第454章

    “吕志伟现在不妙啊,既然已经弄到咱心内了,横着进来,就绝不允许横着出去。”

    徐道突然一拍桌子,语气瞬间有些严肃。

    吓得在场的几个年资低的医师都差点耳鸣了。

    尤其是正在喝水的中年主治张花腾,差点直接噎住了。

    这氛围也是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了。

    “起范了啊,老徐。”张花腾捂住手中的杯子,害怕等徐道又是一个拍桌子,等下他那小心脏可受不了。

    徐道原本严肃的脸上陡然间又变得和蔼可爱起来了:“刚刚不小心用太大劲了……最近健身锻炼的效果有点猛……”

    徐道抬起手掌,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看来这钱交的还是值得啊。

    健身房走一走,老男人也变得刚猛阳气了不少。

    ……

    徐道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试图要把把大家重新引回到正题上:“咳咳咳。。。这个吕志伟大家还是要注意啊,病人还是处在危机的状态,随时可能发生休克,之前几次休克的原因都没搞清楚呢。”

    办公室里微微沉寂下来。

    张花腾将手中的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斜靠着桌角,眉头微皱。

    “是啊,这吕志伟的几次快要休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张花藤说完后,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

    他的目光触碰到周野吾的脸上的时候,犹豫了下,似要张口,但还是没有开口。

    周野吾也是背后一寒。

    还好只是虚晃一枪,不然真要问自己的话,周野吾也说不出什么准确的诊断。

    鬼知道这吕志伟到底什么情况呢。

    现在的的吕志伟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太危险看,到底为什么会发生休克呢?

    办公室里的人七嘴八舌,紧急进行了讨论,就连徐道这样的久经沙城的老医生都不自觉就皱起了眉头:“难整啊。”

    周野吾:“要不要再复查一次CT看看。”

    徐道点头:“目前来看,这是个好主意,不然也没其他更好的方案了,完善辅助检查仍然是当下工作的重中之重。”

    ……

    周野吾想着吕志伟的种种怪状,思绪如同大雨后翻涌的海浪,极不平静,但是却也掀不起半点的波澜。

    “这反复低血压的原因到底是何引起的呢?介入?治疗不当?”

    正当周野吾还在费劲思考的时候,他的耳旁传来了紧凑的脚步声。

    他的听力非常灵敏,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没注意,唯独他注意到这突然要闯进办公室的脚步声。

    他定睛寻着办公室大门的方向看去,空无一人。

    而徐道正站在门那,还一脸疑惑地看着周野吾,两人深情对望……

    ……

    “何事?”徐道问道。

    周野吾有些茫然无措,只见这个时候门外跑来了一个护士。

    正是他们心内科的值班护士。

    “徐医生,张医生你们都在啊……吕志伟那家伙又胸痛了,你们快去看看吧。”护士很焦急道。

    周野吾反应过来,直接一个箭步就跑进了病房。

    “病人现在生命体征怎么样。”周野吾看向一旁在给吕志伟测体温的护士。

    护士拿起体温计,看了眼手中的交班本,回答道:“体温36.4,血压63/34,脉率和心率都是80,血氧饱和度95%。”

    周野吾叹了口气。

    面向吕志伟,他直接用手掌拍了拍这个男人的肩膀:“你怎么样了?听到回个话。”

    房间内鸦雀无声。

    吕志伟昏迷了……

    周野吾大声喊了几遍,吕志伟都没有给回应……

    这场景让周野吾都实在是有些慌张起来了。

    不会已经凉了吧?

    他想起护士测的生命体征,连忙又摇摇头:“是昏迷了,这么低的血压,患者当然会昏迷啊,大脑都供不上血了。”

    很快徐道和张花腾,还有其他几个年轻的医生也都到场了。

    周野吾表现的异常冷静,他仔细查体,指着吕志伟的脖子,大概也就是颈内静脉的位置。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周野吾的指尖看去。

    “好充盈的静脉啊,心衰吗?”张花腾最先反应过来,拿着听诊器也是上前来就查体。

    吕志伟的氧气已经被护士接上了,基本的心电监护也准备就位,就等着下一步的用药处理了。

    周野吾退到后面来,给其他医生也腾点位置。

    徐道拍了拍周野吾的肩膀:“怎么样?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周野吾:“你看患者的颈内静脉这么充盈怒张,肯定是有问题的,要么是右心衰竭,要么是有大量心包积液了。”

    他把自己的猜想都和盘托出。

    讲完后又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他印象里早上来查房的时候,这吕志伟刚刚这个颈内静脉都没有这么明显的啊。

    可现状就是吕志伟确实是颈静脉充盈了!

    颈内静脉会把大脑的血液汇集,然后回流入心脏。

    如果心脏出了问题不能及时把血压泵出去,比如右心衰竭或者大量心包积液等,血液就会堆积在颈内静脉这里,导致颈内静脉明显扩张,这就是颈内静脉怒张。

    “你说的都不错,这个病人心脏是有大问题的。”徐道沉声道。

    “让开……让开,让我也听听看。”徐道上前去,搓热自己的听诊器,对这个吕志伟也是充满了兴趣。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花腾突然喊起来了:“还听你娘的心脏呢,患者心跳停了!”

    “啊!”

    “快来人,准备抢救,心肺复苏和气管插管准备!”

    ……

    一切变化太迅速了。

    徐道和张花腾迅速移到患者床旁,立刻接手抢救现场。

    “马上心肺复苏。”徐道指挥道。

    周野吾看了眼身边的人,二话没说就上去按起来了。

    “1001、1002、1003……”

    “上都给我上,上去接替小吾,别让他一个人按啊,吃不消的。”

    房间内抢救的声音此起彼伏,明明很躁动,却异常的沉寂。

    徐道:“气管插管的东西弄过来,我插,等不到麻醉科的人了。”

    徐道一边快速戴手套,一边让护士把东西摆到吕志伟的身边。

    他直接就准备气管插管了。

    一顿操作猛如虎……

    他三俩下就给吕志伟插上了气管插管。

    然后张花腾推来呼吸机,连接了呼吸机,保证基本的通气氧合。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