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旅研途 你所谓的歧路

在这种物欲横流的年代,周野吾不关心娱乐明星是否祸国殃民,他只知道医者要做的便是悬壶济世。他没有后悔年仅20岁就要以大专学历进入医疗体系遭受同行的歧视侮辱。他没有后悔才22岁就穿着隔离衣奔跑在武汉的感染科重症区。他更没有后悔自己24岁披荆斩棘也要考上那么个985末流的研究生。……如果有一天他双手捧起荣耀。“请让他为自己赢得这tm该死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