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后来的一切

    不管怎样,事情到了现在似乎已经得到了圆满的结局,异次元炸弹的案子开始沉淀,除了江离和他们,估计没人知道神墓的来历,就那样悬死了,而梵天塔的修复工作也终于被提上了日程,那个被炸了三次的倒霉佛塔,可算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宁静,相信将来,依然会香火鼎盛吧。

    至于那个对人间一切都无比好奇的小猫咪墨雨,自从段慕鸿的俯身解除后,叽叽喳喳地对世界的一切都很感兴趣,衣食住行,山川湖海,人情世故,这花花世界光怪陆离,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让她激动地小心肝发抖。

    不过巧的是,在江离去往龙绝山对太岚表示谢意时,她和母狮子诗诗看了个对眼,大概都是猫科动物吧,彼此的气味相当投契,于是乎,在那头母狮子威逼利诱还有小雨本人的强烈要求下,小雨摇身一变,变成了诗诗的妹妹,和她一起去游历天下,看尽世界美景,几人虽然不舍,但还是表示尊重。

    那些日子,要说有什么奇怪的,估计就是当初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游离的诡异力量吧,它的行踪带着不确定性,时隐时现,貌似还没找到它想要找的东西,像是一根刺扎在大伙的心里,天知道这就是哪个要命的家伙搞出来的鬼。

    然而,江离懒得搭理它了,从冥界回来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房间和人间的一切都那么可爱,好在房东太太没有因为他少交了一个月房租就让他卷铺盖滚蛋,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都到了这份上了,那种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让他自己去做妖吧,被折磨了一个多月,太需要和平日常去恢复一下精神。

    所以后来的那些时光,要不在自己家里,要不在大家身边,看窗外白雪纷飞,云卷云舒,离着凶残的战斗十万八千里,他们总算是体会到和平的重要性,就连蒋如是都难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貌似也累了吧,被折磨了那么些日子,能够再活一回很不容易。

    而最让他们高兴的,莫过于在葛坏的努力之下,他们真的打通了连接冥界的天地线,和叶战他们成功通上话了。

    当叶战他们三个的面容出现在电脑屏幕时,大伙儿都在一起举杯欢呼,却险些让他们被薛止水抓个正着,和人间联络可是大罪,要是被发现可了不得,所以他们的交谈也没办法太过频繁。

    步凌天临走之言并非虚假,江离他们离开二到三日后,薛止水等九大阎罗连同数百位冥界神灵被他们从下层地狱接出,得知了转轮王以命恕罪的阎罗们,没有痛恨,依旧为这个悬崖勒马的兄弟痛哭了一场。

    凡事都有因果报应,作为冥神,他们对此深有感触,所以在哀悼之后,九大阎罗重整旗鼓,开始带着阴兵横扫十殿和其他地域,一路所向披靡,将侵占家园的妖怪全部击杀,救下了无数被囚禁和折磨的鬼差和神灵,同时抽出叶羽心和尉迟煌身上的生死簿保护起来,坐镇十殿,开始着手恢复冥界的运行,但是这场破坏实在太大,要想修复如初,依然任重而道远。

    后来,九重天联络过他们,薛止水将步凌天和他所做的一切全部隐瞒了下来,只说他病重身亡,希望能保留他最后的一丝尊严,冥界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再度恢复平静。

    而九重天英雄的传说,也传到过冥界众神的耳朵里,他们很想知道九重天发生了什么,而这位英雄又做了什么,居然能让神魔和平共处,团结一致,然而当他们问起这位英雄的名讳,却没有任何神魔敢说,似乎,那是个禁忌。

    这一切,就像是天意冥冥中注定地一般,不想再让江离卷入,所以奇妙地让他错过了,除了白梦亚之外,冥界,九重天,没有谁发现这个英雄依然存活于世,正在快乐地生活着。

    ……

    几天后墓地

    当他们几个“死人”看着自己的墓碑,心情实在老大的不爽,估计只有蒋如是这个怪脾气才会在看见墓碑遗像的时候这么说:“真是的,我明明有更性感的照片,偏偏挑了这张最丑的。”

    “你要死啊……”其他墓碑的主人看着她不约而同地问道。

    欧阳坤站在他们身边苦笑道:“谁知道你们这么命硬,那时候连渣都找不到,伤心欲绝,总不能连个缅怀的地方都没有啊,所以就给你们立了墓碑。”

    “哼,老子可是能活到八十八岁的,这墓碑,现在还用不着。”孟不凡立起衣领自以为帅气地说道。

    欧阳坤以为他在说笑,笑骂道:“八十八岁,你可真逗,连死都要发是不是……”

    孟不凡顺嘴一说,差点把生死簿脱口而出,让大伙被吓的浑身抽抽,好在欧阳坤没当一回事,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江离顺着这个方向吐槽调侃:“是啊,连出生月日都是518,手机密码666,银行卡密码233333,没救了。”

    “哈哈哈哈……”众人笑成一团,孟不凡却是瞪大了眼睛抓着江离的衣领问:“梨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人生太好猜了,我甚至能看到结局……”江离平淡地看着他说道。

    孟不凡奇傻无比地问道:“是……是什么?”

    “闭上双眼……”江离用剪刀手轻轻为他合上眼皮,“你看到什么?”

    “黑……黑暗。”

    孟不凡静了十秒有余才发现自己被江离耍了,在大家的无情嘲笑中,当场把鞋子取下来一蹦一跳地想往江离头上砸,却被他轻易地躲了过去,看着他们两个在草地上扭打,翻滚,小雪俏笑道:“师父他们真的还像小孩子。”

    白梦亚红唇微张,笑得极是温馨,道:“可不是吗。”

    冷月见她们两人含情脉脉地看着那两个人,心里好笑:“这心底有人的女孩就是不一样,瞧这眼神,都快把他们看化了。”

    葛坏也把她们两个女孩的反应看在眼里,心头嫉妒的火焰烧得大旺,前些日子,他突然得知小雪和孟不凡已经定下情侣关系,让他的玻璃心都快摔碎了,想不到孟不凡比他早一步脱单,还是最可爱最单纯的小雪,啊!!!!!羡慕的要死!!

    正当他想要去江离那里找平衡,结果居然发现……

    他娘的梨子也脱单了啊!!!!!!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一趟下来两个兄弟都有了女朋友?!!他错过的是不是太多了!!最让他愕然的是,江离的女朋友不是别人,而是整个学校都视为梦中情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身材超级丰满高挑的白梦亚学姐!!!

    我的那个大靠啊!!梨子是不是真的拯救过银河系啊!!!连校花学姐都被拐跑了,这就太伤人了吧!!!

    所以葛坏同志那天起十分垂头丧气,三剑客就他是单身狗了,还让不让人活,给不给人一条活路……

    他抓着胸口像是心绞痛一般摇头晃脑,仰天长啸:“啊!!!!气死我了!!!”

    小童抓着他的衣角:“哥哥,你怎么了?”

    葛坏气煞非常:“现在是一步一狗粮,看着他们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结果我独守空闺,连个暖床的都没有!!!我要怎么活下去啊!!!”

    蒋如是坏笑地抚上他的胸膛:“来啊,姐们给你点温暖怎么样?”

    葛坏能一个哆嗦,上次他有心占蒋如是的便宜,结果两条腿被她给掰劈了,到现在还没好利索,让她给温暖?除非是不想要命了。

    “免了,免了!”葛坏赶紧拒绝她的好意,又是仰天长叹,没有过脑袋就脱口而出:“唉……小雪喜欢孟子我多少能接受,可学姐爱上梨子你说这事儿……”

    他刚说出口,忽然捂住嘴巴看了一眼欧阳坤满头大汗,妈的,坏了坏了……

    其他人被他这句话给吓得魂不附体,一人咬牙切齿地给了他一拳,这欧阳坤对白梦亚用情很深,傻子都看得出来,白梦亚还在找时机和他坦白,好让他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能够迎接他人的感情,谁知道葛坏这么一句话突然就把事情撂下了,这可怎生是好?

    白梦亚的脸煞白之中涂上丹霞,欧阳坤听见他的话,身子猛抖了下,看了一眼在附近还在嬉闹的江离,又看了一眼身旁半惊半羞的白梦亚,忽然明白了许多事情,瞳孔急缩,愣了一会儿,但却没说什么。

    他们一群人看着欧阳坤,就怕他受不了打击,顿时没了主意,不晓得该说什么,白梦亚握紧双掌,觉得既然已经道破了,那么索性就在今天和欧阳坤说清楚好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刚想上前说话,江离把孟不凡的鞋子扔出二里地后折回来了,问道:“怎么了?你们脸色那么差?”

    欧阳坤看了一眼江离,忽然轻笑着释然,呼出一口气道:“江离,我们谈谈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