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尉缭

    “滴答,滴答!”

    鲜血滴落在吕不韦脸上,他抬起头看向那道朦胧在火光中的身影,眼神无比复杂。

    “为什么?”

    此时的吕不韦,有些看不明白那位年轻的帝王了。

    他明明可以借樊於期之手,让自己身首异处,而后理所应当的执掌秦国大权。

    令人不敢置信的是,秦王没有那么做。

    与此同时,樊於期感觉心中疼痛,艰难的转过头去,却是看到了持剑刺入自己体内者,居然是自己最为依仗的心腹,瞬间感觉心如死灰。

    “为什么?”

    蒙恬的背叛,樊於期可以理解,甚至于桓齮的反水,樊於期都不会太过惊讶,唯独被自己最为依仗的心腹背叛,他却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那名心腹剑客闻言,脸皮抽搐了几下,继而轻声说道:“今日,吾当与主人同赴死!”

    “噗嗤!”

    话毕,那人猛然拔出了刺入樊於期体内的长剑,转而抹向了自己脖子。

    殷红的鲜血,自樊於期与那名剑客身上流出,迅速将大地染成了红色。

    “噗通!”

    看着自己心腹自刎倒在血泊中,樊於期眼中的不甘与愤恨逐渐消散,继而变成了惨然的笑容。

    “杀!”

    蒙恬暴喝出声,城卫军以及城池守军宛若猛虎出闸,朝着樊於期麾下那些乌合之众扑杀而来。

    “杀!”

    桓齮亦不甘落后,指挥着属下协同围剿。

    这些人本就是乌合之众,成蟜、樊於期先后被杀,也让他们彻底失了方寸,根本没有丝毫斗志,只想着突围保住一命。

    甚至于,就连吕不韦此时都被他们所忘记。

    饶是如此,处于乱军之中的吕不韦仍旧非常危险,稍有不慎都可能被乱军所伤,好在远方有弓弩手戒备,但凡想要对吕不韦不利之人,都会被第一时间射杀。

    蒙恬亦持剑率兵杀来,将吕不韦保护了起来。

    这场厮杀并未持续多久,除了少量漏网之鱼以外,乱军就已经被绞杀殆尽。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那些跟随成蟜叛乱的大族以及宗室子弟,此时也都遭受了无情的清洗,这就使得咸阳整个夜晚都充斥着杀戮与死亡。

    时间缓缓流逝,黑夜总有消散之时。

    秦国王宫大殿门口,秦王政背负双手看着逐渐升起的日出,缓缓等待着蒙恬的消息。

    “大王,蒙恬将军求见。”

    忽然间,魏缭疾步来到了秦王身边,躬身禀报。

    “宣!”

    没过多久,浑身浴血的蒙恬就已经大步而来,他单膝跪倒在地,沉声说道:“末将蒙恬,拜见大王。”

    秦王那紧绷许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他降阶朝着蒙恬走去,丝毫不顾对方身上的血污,将蒙恬搀扶了起来,道:“将军甲胄在身,无需多礼!”

    蒙恬起身,继续禀报道:“参与叛乱之军卒已经全部被杀,与此有牵连之宗室、大族也都被抓捕,如何处置当由大王定夺!”

    秦王沉吟半晌,继而转头向魏缭询问道:“先生,这些人身份地位非同凡响,应当如何处置?”

    魏缭笑道:“秦以法立国,将他们交由廷尉府秉公处理即可。”

    秦王微微颔首,道:“既如此,他们就交由廷尉府处置,不过先生当全程监督。”

    魏缭领命而去。

    浑身浴血的蒙恬,看着身旁的秦王,犹豫半晌过后,终究还是躬身说道:“相国欲见大王。”

    秦王闻言,身体忽然变得略微有些僵硬,脸色也十分复杂:“让相国来见寡人吧。”

    御书房内,已经换了身衣服吕不韦,看着眼前面容尚显稚嫩的秦王,轻声问道:“为什么?”

    这句询问有些没头没脑,秦王却是懂了吕不韦的意思。

    秦王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又是瞒着吕不韦,显然是准备在解决内部叛乱的同时,从吕不韦手中夺回权利。

    按照吕不韦的想法,秦王既然想要夺权,那么借助叛军杀死自己,才是最好的手段。

    他始终想不明白,秦王为何会在最后关头救下了自己。

    沉吟半晌,秦王开口道:“于私,相国乃寡人亚父,从小看着寡人长大,视若己出。父王危难落魄之际,更是因为有相国鼎力支持,父王才得以返回秦国继承王位。”

    “若无亚父,则无寡人今日,此情自当顾念。”

    “于公,相国这些年虽然排除异己、把持朝政,然对于秦国之发展仍旧殚精竭虑,乃秦国栋梁。”

    “寡人虽的确有私心,想要提前执政。”

    “然寡人既为秦王,自当胸怀天下,囊括九州,与秦国有功者,寡人必不负之!”

    这段话,秦王说得铿锵有力。

    吕不韦死死盯着眼前这位年轻的秦王,感受到他与往常那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孩子迥然不同的气质,忽然感到了巨大的陌生感。

    不过很快,吕不韦就想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秦王。

    以前那位,不过是麻痹自己的假象而已。

    “是我小瞧了他,也低估了他的胸怀与能力,或许他真正执掌秦国大权以后,会让秦国变得更好。”

    念及于此,吕不韦大笑起来,对着秦王郑重拜道:“既然大王有此气雄心、气度,臣当舍命相助大王,以平秦国之乱,以熄赵国之怒!“

    秦王闻言,却是沉默了下来,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亚父何至于此?寡人不愿负亚父,若亚父愿意,仍可为秦相!”

    吕不韦笑了笑,再次对秦王拜了一拜,继而转身离去。

    临别之际,吕不韦忽然转身说道:“魏有信陵君魏无忌,赵有平岐君赵嘉,然秦有吾王,则大秦必然兴盛。”

    “吾看到大王统一天下之时,却能为大王铺平道路!”

    言毕,吕不韦头也不回的离去。

    看着吕不韦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秦王感觉内心有些沉重,他缓缓扬起了脑袋,沐浴在初升的朝阳之下,整个人显得光芒万丈。

    “传寡人诏:六国联军攻秦,此大秦生死存亡之际,今有魏缭才德兼备,堪当大任,任国尉一职,统帅秦举国兵马,以抗联军。”

    魏人魏缭,入秦国担任国尉,总领秦国兵马,史称尉缭。

    PS:说说日后的更新以及其他一些事情吧,这本书才开始成绩还不错,奈何刚上架的时候流烟就俗事缠身,再加上个人比较懒,最终导致更新不给力,甚至屡次断更。

    大家也知道,网文这行不管多好的书,断更多了基本就没读者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流烟本来是不准备写下去了。不过后来想想,没能把这个故事写完,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甘。

    既然如此,那以后流烟就为了写作而写作,不会再去考虑成绩以及迎奉读者,大家也看着订阅就行。至于写作风格,会比以前飘一些,不会为了担心读者看不明白而多做解释,就比如秦王的整体谋划、魏缭、蒙恬包括樊於期心腹属下的叛变,这些都不会详细解释,大家自己去脑补,自己去揣测,这样也能节省下很多篇幅。

    至于更新嘛,有时间就会更的,不把这本书写完流烟总感觉心里有根刺。不过宝宝快出世了,现在因为疫情的缘故,双方父母都过不来,如果到时候只有我们两个,那照顾两个宝宝就会很麻烦,到时候可能还会断更,提前更大家说一下。

    最后,流烟希望大家疫情期间注意安全,健健康康的身体比啥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