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我看脑袋是被驴踢了!

    经过了解,事情还总算弄明白了,发生矛盾的两位老人,还真的是一对父子,父亲87了,身体还硬朗的很,儿子63了,看状况,还不如他父亲硬实。

    事情的起引,老人的儿子,觉得父亲上了年纪了,该给老人进行一次全身体检,可是当父亲的,节俭了一辈子,觉得没必要花那钱,说啥都不去。

    当儿子的没有办法,只能出了个坏主意,骗他爹说是去外面吃饭,这一坐上车,直接就拉到了医院了,而当父亲的知道了以后,那还能愿意,于是,也就发生了之前的事情。

    “我从小就教育你,不要骗人,不要骗人,白教你了,连你爹都骗,看来,我打你不是轻啊!”事情闹明白了以后,做父亲的那一位老人,还是没有气消。

    “大爷,大爷,打人不对的。”林云和平安,赶紧又去拦老人。

    “爹,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就知道动手,来,有能耐,你打死我啊!”做儿子的那一位老人觉得自己太委屈了,不由说道。

    平安转头又看向了作为儿子的那位老人,他说:“大爷,你也少说两句吧,这位大爷还在气头上呢。”

    作为父亲的那一位老人,一把拉住了平安的肩膀,平安赶紧转过头来向老人问道:“大爷,这是又怎么啦?”

    老人说的:“你这小娃娃会不会说话呀?”

    平安傻了,不明白你自己哪里说错了,他问道:“大爷,我是哪一句话说的让你不开心了吗?”

    老人不太开心的讲道:“你叫他大爷,有管我也叫大爷,你这辈分不是弄岔了吗?”

    老人说到这里以后,又指向了对面的老人,说道:“他是我儿子,你管他叫大爷也管我叫大爷,那感情,我这当他爹的,还落了一辈了。”

    平安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赶紧说的:“大爷,这是我错了,我错了,你看,咱是不是也来心静气的,好好的把事说清了啊。”

    “爹!来都来了,你就做个检查吧,反正我今天把你拉过来,钱都已经交过了,你是检查也得检查,不检查也得检查。”

    平安赶紧转过身,的那位作为儿子的老人说:“大,大叔,你也先消消火,咱们先巧个地方坐下来,平心静心的把事说通了,好吧。”

    关键时刻,平安没在叫错称呼了。

    林云脱开了身,他对平安说:“这两位老人,你安抚好了,我先去打个电话。”

    “是,队长!”

    平安大眼一瞟,然后发现了不远处的那一排长椅,然后他对两位老人说:“大爷,大叔,你看,我们先到那边坐下吧,万事都没有解不开的,咱们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平安带着两位老人坐到了那排长椅上,接着他开始向两位老人开导,可是这两位老人吧,都死倔死倔的,哪有那么好说话呀,平安费了老大劲,才让两位老人平静了下来,能平心静气的交流。

    就在两位老人平静下来之后,队长凌云才回来了,他的身后带着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两人来了以后,林云手指了一下平安这边,两位中年人,就迈步走了过去。

    两个中年人还没到椅子边,林云就对平安喊:“平安,过来,我们该回去了。”

    “是!”平安应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而那两个中年人,也都分别坐到了两位老人的身边,并且抓着两位老人的手和老人交谈起来。

    平安来到了林云的身边,他跟着林云的身后往外走,并小声地对林云说:“中队长,你这是把他们家的人给找来了吗,是那位老人的孙辈!”

    林云回看了平安一眼,语气淡淡的说:“不是,那是街道办的,负责解决家庭矛盾的专职人员,走吧,回去了。”

    “哦!”平安小声的哦了一声,然后就跟着林云的脚步往回走。

    两人一前一后,前面的林云不说话,后面跟着的平安也不敢说什么话,两人一直走到了消防队,外面的盲道上,到了这里之后,林云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平安见中队长林云的脚步慢了,他的脚步也跟着慢了下来,忽然走在前方的凌云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着上方的树枝,发起呆来。

    平安有些意外,不知道中队长林云在看什么,于是他也走进到林云的身边,顺着凌云的目光往上瞧,最终也看向了树上的细树枝。

    平安看了又看,总算是找出了问题所在,他才发现原来中队长凌云盯着的树枝不对,上面有几个数字已经断了一半,还有的叶子也少了。

    平安小生的对林云说:“中队长,据我观察,这树枝呀,并非是自然断裂,从痕迹上看应该是人为的,估计是有人拿了棍子敲了,不过看这面积,这棍子好像也不细。”

    平安说完这话之后,双手比在了一起,然后又抬头看了一下上面的数值面积,接着双手比了一个篮球那么大,并看着中队长林云说:“中队长,我初步估计啊,棍子都这么粗。”

    平安说完之后,又轻声的嘀咕道:“不过这么粗的话人拿得动吗?”

    林云看着平安比出来的大小手势,他的手不自然的摸到了自己脸上那贴着创可贴的位置,可是看静安那茫然无知的样子,他真没什么话想说的了。

    “你就是个二货!”林云骂了一声,接着迈开大步又走了。

    平安更盲然了,他看了一下手上比的手势大小,又抬头朝上面的树枝看了一眼,接着,他比在一起的手,举了起来,向着树上的树技比了一下。

    平安比了又比,手上调整了又调,之后他把手又放了下来,看着自己笔的大小,小声的嘀咕道:“应该就是这么大啊,难道不对吗?”

    看到林云已经和自己拉开了距离,平安又向树上看了一眼,这才追着林云而去,同时,他他心里面还想着:“谁那么无聊,会去敲那绿仇树上的树枝,还用那么粗的棍子,我看是脑袋被驴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