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苏醒

    在沉重的吱呀声中,这座不知道沉寂了多少年的机关又一次被推动了起来。没有预想当中的尘土飞扬,也没有什么暗箭之类的危险物件飞出来。就只是随着众人将装着不知名物质的火盆推送归位后,那幽蓝色的火墙终于是首尾连到了一起。

    咔……

    就听到一连串的机关声响,正中间圆柱所在的位置被缓缓的托高了起来。一道比人要高上些许,宽有将近一米左右的底为六边形的石柱从地下缓缓升起。

    “该死,这不是那些吸血鬼才用得到的石棺吗?!”托兰虽然不了解机关,但是在看到这石棺的瞬间,瞳孔就缩了起来。作为吸血鬼们,尤其是瓦尔奇哈城堡哈康血裔的吸血鬼的老对头,他对这种制式的石棺那可是熟悉的很。一些因为存活时间太长,身体能量需要蕴养的古代吸血鬼都会有这样的石棺!吸血鬼虽然可以永生,但是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也需要沉睡上些日子。

    只是,这石棺为什么会在这里?

    托兰脸色有点难看,他低声念叨着对斯丹达的祈祷,立在地上的战锤又一次被他握到了手中。一旁的雷曼和欧姆也都是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能让自己老大这么慎重的玩意儿,一定不是好对付的。

    而莱卡斯此时也是表现出了一副不明觉厉的模样,下意识的抬起了手中的剑。虽然说他对这里的剧情很熟悉,可是凡事还是有个万一的嘛,万一这里面封印的冷港之女瑟拉娜苏醒后闹个起床气,想把自己用冰锥冰矛捅成马蜂窝怎么办?

    眼看着那石棺缓缓升到地面上,还不等众人反应,那六面石棺中对着莱卡斯的这一面突然打开,露出了一张苍白精致的面孔。

    那是个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模样。不过当然,在场的人都知道,吸血鬼这种生物,你不能用面容来判断他的年龄。

    这女人明显是还没睡醒,随着石棺打开,她还没来得及睁开眼,腿就一软,往莱卡斯身上倒了过去。

    这下莱卡斯可犹豫了,如果是以前地球上的他的话,或许他会忍不住用自己温暖的胸膛来保护一下这个女人,只是现在,他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近二十年,也从之前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平时期的人类变成了杀伐果断的战友团战士。按照艾拉的教导,这种时候应该不管什么先砍上一剑再说的。

    当然,莱卡斯也没这么做,他只是后退了一步,握着剑的手依旧稳定,剑尖的角度都没有丝毫变化的。如果从石棺里出来来这个,莱卡斯知道名字的女人身体继续前倾的话,他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继续将长剑对着哪里,会不会直接从这女人的胸口刺进去。莱卡斯唯一可以保证的是,如果自己手中的长剑刺入她的胸口话,那估计即便是以她冷港之女的身份,那也估计至少重伤。

    不过好在预想之中让莱卡斯难处理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棺中的女人只是一个踉跄,就恢复了过来。那酒红色的眼眸扫视了一圈全神戒备的众人,女人并没有多少紧张,而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后,用她那独特的充满磁性的嗓音问道:

    “……这里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是谁?”托兰微微皱着眉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我?啊……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

    “吸血鬼……”托兰似乎是在等着女人的确定,又似乎是在自问自答似的低声开口。

    “怎么,你们想要杀了我吗?”女人的嘴角轻轻挑起。“大喊着为了斯丹达,然后冲过来杀掉我?”

    这挑衅的话气得雷曼瞪大了眼睛,眼看着他就要抡起战锤冲上去了,可还不等他发作,就被托兰按住了肩膀。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似乎是因为完全醒转过来,女人的话更加的流畅:“你们帮我回家,我告诉你们,你们想知道的事情。比如……”

    女人侧了侧身,将背后背着的那一卷金色的卷轴露了出来。

    “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你把你背上的那玩意儿给我们,我们承诺不伤害你,并且把你送回去。”

    在看到那卷轴的瞬间,莱卡斯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上古卷轴!你居然有上古卷轴!”欧姆看着那卷轴,不由自主的上前两步,站到了托兰身侧。

    “眼光不错,不过如果你们想要得到它的话,那我得说声抱歉了。”女人说着听上去似乎下一刻就要开打的话,可动作却是解开了背带,将卷轴拿到身前。“如果你们有那个能力拿走的话,这最好。”

    听到这话,莱卡斯不由得挑了挑眉头。游戏里他就有这个疑问,如果说上古卷轴真的是这个世界的珍宝,那为什么就没有人垂涎呢?可不管是哈康还是伊斯拉恩,居然就这么放任瑟拉娜,也就是面前这个女人背着卷轴自由行动?难道是真的因为瑟拉娜本身的实力强横?

    托兰和余下的两个警戒者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后,走向了女人。其他两人同时警戒了起来,如果女人敢有任何的异动,迎接她的将是凌厉的攻击和炙热的火球。当然,这女人也不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足够强大,那她早就可以动手。而现在看来,她显然顾忌着什么,或者是她知道轻举妄动只有可能让自己送命。

    没有意外的,托兰靠近了女人,伸手抓住了卷轴,甚至摸到了卷轴。

    这一刻,即便是年长,可他的脸色也因为激动变得通红。

    只是就在他抓着卷轴,快步退回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手里一轻。卷轴突兀的从托兰手中消失,直接回到了女人手上。

    “这是柄没有封印起来的卷轴,至少目前来看,它无法离开我一定的距离。一旦超过这个距离,那它一定会再次回到我的手上。”女人好整以暇的将卷轴背回的后背,又一次抬眼看向众人。“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种或是规则,或着说预言聚焦的产物,在没有封印的情况下,它无法离开和它预言相关的人物太远的距离,很不巧的是,我就是那个和它预言事务息息相关的人。”

    “如果,杀了你呢?”

    离她最近的莱卡斯长剑突然抬了起来,直指女人白皙的脖颈。

    女人像是这时候才注意到莱卡斯一般回过头来:“那它就会消失,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等待着和下一位预言相关的人出现。”

    听到这个回答,莱卡斯咧了咧嘴,长剑折返,挽了个剑花后直接归鞘。

    “看起来你懂得很多,不得不说,现在看起来只有合作这么一个选择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只是说服了我,至于那边的几位警戒者们,你可能还需要努力一下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莱卡斯,战友团的莱卡斯……”

    “我叫瑟拉娜,来自瓦尔奇哈城堡。”女人笑着点了点头,又往托兰等人那边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