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永远没有终点(大结局)

    “虚实转化,坐山观虎斗?”墟竹冷笑一声,一拳着力于空出。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那我就将你化作虚幻的存在全部扫空,让你真的弄真成假!”

    一股拳力扫尽了时空的前后,将隐隐约约存在,却又并不真实存在的古传侠痕迹,全都清除。

    地球、九州、不周山、远古···。

    一切一切不见古传侠踪影,徒留下古传侠传说的地方,属于古传侠的传说都逐渐的消失一空。

    就连那些与古传侠关系最为密切之人,也开始淡忘了他的存在。

    墟竹却是一愣,然后大笑:“没想到,这一次你自作聪明,作茧自缚了!”

    话虽如此,在场的几位混元,并未放松警惕。

    他们谁也不相信,古传侠会真的如此就被解决消失。

    到了这个地步,从未有人会再心存侥幸,觉得对手不堪一击。

    越等越久,古传侠却始终没有出现。

    “不会是真的消失了吧!”张三丰在另一处战场,却也关注着主战场,一拳挡开杨戬,开口说道。

    杨戬眉心的天眼一开,照遍古往今来,却没有寻得古传侠的一丝痕迹。

    就在此时,核心战场处,墟竹与魔尊骤然同时联手难。

    二者之法竟然毫无阻隔的融合在一处,化作一张无法形容的大网,朝着元始天尊笼罩过去。

    这张网没有开始,没有终结,不粘因果,不涉任何。但是它却真实存在,并不虚假。

    这是一张针对元始天尊而来的法网。

    元始天尊看着这张法网,面色不改,却将一方金印抛向宇宙新生之地,整个人无限的缩小,所有的存在都归于那一枚金印之中。

    啪!

    宇宙破裂出一丝小小的,无法计算的缝隙。

    元始天尊走了!

    他自知不是墟竹与魔尊联手之敌,便将自己的全部存在,化作了一件独特的,穿梭于诸天万界的神异之器。

    而本我遁出了宇宙。

    那神异之器,或许会在下一纪元,起到某种意想不到的作用。

    再造出一个元始天尊来,也说不定。

    核心战场还有三人,墟竹、魔尊以及独孤剑魔。

    相比起已经展露手段,近乎图穷匕见的魔尊与墟竹,独孤剑魔始终都在自保,仿佛是缺乏进取心的。

    “你究竟是谁?你的来历,似乎十分神秘!”魔尊看着独孤剑魔,眼神诡秘的问道。

    墟竹周身黑白轮转,时而光明大放,时而黑暗无边。

    独孤剑魔明面上的来历,他们当然清楚。

    但是他们所问的,却是独孤剑魔更加彻底、真实的来历。

    比如他是如何成为混元的,比如在更早,更古老之前,他的身份是什么。

    独孤剑魔却笑了,他笑的让墟竹浑身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又始终说不上来。

    斩!

    冥冥之中,仿佛听闻一声清叱。

    “古传侠!”墟竹一声咆哮。

    魔尊双目一瞪,正要及时反映,却忽有一剑从无尽虚幻不真实中诞生,然后立于魔尊心头,一挥剑便斩断了他一瞬间所诞生的十三亿九千九百六十八万个念头。

    当初魔尊以心魔企图颠覆古传侠,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古传侠反而在这些魔念之中,种下了梦幻的种子。

    这一刻古传侠从这些魔念之中复苏。

    墟竹覆灭了古传侠在凡时间的一切存在,却无法覆灭魔尊无穷魔念之中,寄托的古传侠之存在。

    一剑破开魔尊的头颅。

    古传侠就仿佛从魔尊的身体里钻出来一般。

    “轰隆!”

    混沌之山从虚无中被招来,然后狠狠的镇压在魔尊身上。

    魔尊的身体被切割成九个部分,各自瞬间炼制成神异之器,各有其灵,再难相聚。

    一颗魔心,被古传侠压在混沌神山之下,居于宇宙深处,难以找寻。

    古传侠当然可以选择在这一刻,将魔尊的全部存在抹杀,让他某种意义上消失。

    但是这么做,其实是在给魔尊机会。

    现在的魔尊被形体拘束,古传侠不抹杀他,反而束缚住他,就是将他排斥出战场,他想要争雄,也要等到下一个纪元。

    而如果进行存在抹杀,但凡逃出一缕痕迹,魔尊都会迅归来,隐藏在暗处,突然出手。

    就如同之前古传侠所做的一样。

    古传侠自己这么做了,也阴了魔尊一手,又岂会将同样的机会送给魔尊?

    “你果然无事!”墟竹看着古传侠说道。

    混元强者,只有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区别。没有所谓的受伤,更没有所谓的死亡。

    只要有一道念头存在,混元强者便是强大的,完整的。

    所以墟竹说古传侠‘无事’。

    叮!

    长剑清鸣,大道剑丸分化出四道剑光,组成了诛仙剑阵,将十方笼罩。让墟竹和独孤剑魔,都置身在剑阵之中。

    墟竹一掌朝着额头一拍,先是飞出一黑一白两颗舍利子,化作一佛一魔,然后又有大日如来从脑后功德轮中走出。

    所谓诛仙剑阵非四位混元不可破。

    此刻墟竹便是以一己之力,化身为四位混元,要破掉古传侠布下的诛仙剑阵。

    古传侠却一声淡笑道:“剑阵!合!”

    诛仙剑阵之中,独孤剑魔不知何时,竟然也架起了一座诛仙剑阵。

    此刻阵中成阵,已然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

    墟竹想要破阵,最少也要聚集十六位混元强者方才可能。

    墟竹被困阵中,存在之力不断被削弱,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原来如此!枉我自称未来佛,竟然被你以未来算计。”

    “独孤剑魔不在现在,不在过去,而在未来。他是未来的混元强者,是你用燃灯古佛和灵宝天尊的存在之力,捏合而成,留下的痕迹。”

    “他追寻时间,来到现在,甚至去往远古,都只是为了成全你,因为成全你,就是成全他自己。”

    “我输了!我还是输了···哈哈!”

    重叠的诛仙剑阵之中,墟竹的声音暗淡下来。

    他的身体化作了一尊无比巨大的石佛,被剑阵锁住,漂浮于虚空。

    他输了,但是并不代表他完全放弃了。

    他留下了一些可能,一些布局,等待下一世,等待下一个纪元。

    那时他的对手不是古传侠,而是独孤剑魔。

    因为这一局的变数,不在古传侠,而在独孤剑魔。

    独孤剑魔看着古传侠,笑着说道:“恭喜你了!”

    古传侠对独孤剑魔同样笑道:“我也要恭喜你!”

    就在古传侠化身虚幻,被墟竹彻底抹除的那一瞬间,他去了未来,同样参与了一场末世大战。

    那一战最后的胜利者,自然是独孤剑魔。

    这是古传侠与独孤剑魔的互惠合作,也同样是古传侠和灵宝天尊的互惠合作。

    因为独孤剑魔,某种意义上,便是灵宝天尊的化身。

    独孤剑魔消失了!他回到了属于他的时空。

    而古传侠宇内无敌,一瞬间便放大自己的存在,让自己的存在填充在这方宇宙的每一个细小缝隙之中。

    “出!”

    一声清叱,无需用力,仿佛本能一般。

    古传侠抽出了所有时空长河中,与自己相关的一切片段,以时空裹住宇宙内的许许多多碎片,然后如同滚滚洪流,撞破了宇宙。

    从宇宙中飞出,扑面而来的便是无穷无尽的混沌。

    而就在这混沌之中,古传侠以携带出来的宇宙碎片为根基,开辟混沌,创造全新的宇宙。

    而在这全新的宇宙之中,他不仅仅是唯一的主宰,更以宇宙为本源核心,参透无穷的混沌之奥秘。

    宇宙的束缚没有了!

    但是混沌本身更加的辽阔,仿佛没有尽头,没有上限。

    但是古传侠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他还站的太低。

    一条路,永远没有终点。

    但是古传侠却更加的兴奋,因为无止境的挑战,才让永恒的生命充满了意义。

    否则,无聊会让不朽的灵魂,早晚因为寂寞而变得无比干枯。最后如同沙漠里的石头一般,即便是屹立在那里,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

    不过在追求更高的境界之前,古传侠决定先去见见自己的一儿一女。

    取个什么名字,似乎是一件很值得思考以及头疼的问题。

    他可不能学习自己的父母,给自己取了个如此蛋疼的名字,以至于从头到尾,仿佛都被嘲笑和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