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做力所能及之事

    在林家吃完晚饭之后,林昭便被林简拉进了书房里,元达公亲自给自己的侄子沏了一杯茶,然后老神在在的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等到热茶稍凉,他低头抿了一口,看向林昭,笑着说道:“这天底下,想要做好一个差事或许不太容易,但是想要不犯错却不难。”

    “给事中一职,掌驳正政令,此权虽重,但是不止一人。”

    元达公声音醇厚,娓娓道来。

    “门下省给事中一共有四人,除却四个给事中之外,上面还有两位黄门侍郎,两位门下侍中。”

    “如今门下侍中只有曹相一人,两位大黄门却都是在职的,给事中封驳政令,不管是中书省的政令,还是百官奏书,只要六品以上都要交给上官审核,因此用不着你担什么责任。”

    元达公看着林昭,轻声道:“新帝安排你到这个位置上,主要是想让政令通畅,既然如此,你便更不用费什么心思了,但凡是中书省的政令,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一律核准交给上官就是。”

    “毕竟驳正政令,乃是门下省的重权,不可能被你这个少年人一个人担在肩上,为叔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是想让你多接触接触朝廷的诸多政令以及百司奏书,见得多了,将来你便会通晓朝事。”

    说到这里,元达公顿了顿,然后低声道:“而陛下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是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门下省,从而让未来一段时间里的政令通畅。”

    “你曾经是东宫官,又是我的侄儿,把你放在给事中这个位置上,门下省的曹相,以及两个大黄门,都会觉得你是陛下的人,只要你这边通过的政令,他们应该都不会驳你。”

    “因此,你在门下省的差事,将会十分好做。”

    林昭坐在林简对面,轻声道:“有这么几个既不会否定你,又能够给你担责任的上官,你这个给事中,哪里还有什么难处?”

    林昭坐在林简对面,一边听着他说话,一边低头喝茶,听到这里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七叔,门下省为何只有一个侍中?”

    门下侍中,作为三省的长官,是天生的宰相。

    按照大周的官制,门下侍中之职,掌出纳帝命,缉熙皇极,总典吏职,赞相礼仪,以和万邦,以弼庶务,所谓佐天子而统大政者也。凡军国之务,与中书令参而总焉,坐而论之,举而行之……

    这种权柄,天然便是真宰相。

    当然了,在大周初年,为了分散宰相的权力,在三高官官之外,另设了同中书门下三品的头衔,后来即便是三高官官,也会加同中书门下三品,无形中门下侍中的权力便被缩小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门下省一般要么不设侍中,要么就是同时设两个侍中。

    因为单独一个侍中掌握整个门下省,实在是……太过权重了。

    正因为如此,林昭才会有此一问。

    元达公抿了口茶水,继续说道:“从前朝廷里,一般都是中书令掌枢,若不设中书令,便是中书侍郎掌枢,为朝廷的首相,但是自从郑相之后,朝廷便再没有第二个中书令,后来连中书侍郎也不设了。”

    “从承平五年以后,三省的主官,尤其是中书省的主官,有些便不加同中书门下三品,不进政事堂议事,只专心本省省务。不再为宰相。”

    元达公低声道:“到了如今,政事堂里的诸位相公之中,就只有尚书仆射崔衍和门下侍中曹松二人,身上还有着三省的差事,其他宰相,都是同中书门下三品入政事堂。”

    “正因为他们两个进了政事堂,反而很难分心本省省务,一般都是交给下属打理。”

    说到这里,林简抬头看了看林昭,轻声道:“如今,只有挂了同中书门下三品的,才是真宰相,其他的头衔不管再重,都成了附庸,崔相的尚书仆射,曹相的门下侍中,都算是他们的兼职。”

    元达公呵呵一笑:“当然了,有了这两个兼职,就会让他们在政事堂的地位高上一些,事实上他们两个人,都不太怎么处理本省事务了。”

    他看向林昭,轻声道:“就连门下省两个不曾入政事堂的大黄门,也常常被请到政事堂或者太极宫议事,无暇专心本省事务,门下省的省务,大多是由四个给事中处理,只有碰到大事了,才会上报上官。”

    听到这里,林昭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大概了解了自己的工作内容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七叔一番指点,我心里有底多了,等过了年关,我便去门下省报道。”

    说着,他抬头看向林简,笑着问道:“侄儿都连升好几级了,叔父你何时顶上一个同中书门下三品的头衔,进政事堂拜相?”

    早在乾德七年,林简还在越州读书的时候,许多人便笃定了他将来一定会进政事堂拜相,后来他被朝廷召回长安,任了国子祭酒之后,更是被长安城上下当成了储相。

    如今,曾经的太子殿下虽然没有正式登基,但是已经即了皇帝位,也就是说,这位越州林氏的七老爷进政事堂,已经板上钉钉。

    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了。

    元达公眯了眯眼睛,轻声道:“大约要在陛下登基大典之后,朝廷才会正式举行廷议。”

    “到时候,为叔才有可能入政事堂拜相。”

    林昭眨了眨眼睛,问道:“杨琼也要拜相?”

    “多半会。”

    林简语气平静:“他是东宫的太子詹事,太子殿下即位登基,他拜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元达公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新皇……需要在政事堂里,有两个新宰相。”

    这个倒是很好解,一般皇帝新登基,必然会把政事堂打造成自己的政事堂,在这个过程里,一点一点往里面塞自己人,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了。

    此时,原先的东宫官之中,就只有林简这个国子祭酒,与太子詹事两个人,有资格一步迈入政事堂,成为大周的宰相。

    林昭端起面前的茶碗,领了林简一杯,笑着说道:“七叔还是尽快拜相罢,以后侄儿在朝廷里有了个宰相做叔叔,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顺畅许多。”

    元达公瞥眼看了看林昭,笑了笑:“三郎你这般年纪,便是正五品上的大官了,莫非你还有什么别的事要做?”

    “这是自然。”

    林昭把目光看向了北方,声音平静:“七叔,侄儿坑笃定,最多五年时间,北边一定会起兵祸。”

    “到时候莫说侄儿是个门下省的给事中,便是成了门下侍中,兵祸临头,也只能听天由命。”

    “但是七叔做了宰相之后便不一样了。”

    林三郎呵呵一笑:“有七叔这个宰相帮忙,侄儿或许能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