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意外之人

    夜色下的游乐园,只有一些值班的邪教徒在周围游走。

    看起来,清冷又沉寂。

    邪教徒更衣室。

    一只手悄悄从里面拉开门,身影一闪而过,迅速窜进了一旁的阴影角落里。

    “全都装好了。”

    “你确定?这才过去了三分钟而已?”

    在黑暗中,杜维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他有点怀疑汤姆是不是在敷衍自己。

    站在他旁边的汤姆不屑说道:“三分钟已经足够了,我可是把二十多身衣服,都装上了监听器和隐形摄像头,这对我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这事,他太熟练了。

    杜维纠结的说道:“你没有弄错衣服吧?一定要装在她们的教服上,不是她们的工作服。”

    汤姆点了点头:“绝对没弄错,每件衣服我都仔细检查了。”

    杜维嗯了一声,也不在多心,便赶忙说道:“信号传输能稳定维持多远的距离?”

    汤姆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大概一公里吧,这些摄像头和监听器都是专供给我们使用的,小巧隐蔽,信号非常强。”

    杜维彻底放心了:“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离开游乐园,在围墙外面等有人换上那些衣服。”

    汤姆嘿嘿一笑:“希望她们能给我们一个惊喜。”

    ……

    临近三点。

    一队在游乐园内巡视的邪教徒,回到了更衣室里。

    领头的是一名金发的中年白人妇女,即便她年纪大了,但身材保养的依旧很好,并没有白人特有的发福现象。

    “都去换衣服跟我去参加仪式,四点之前,我们必须到场。”

    白人妇女带着命令的口吻呵斥着,边说她边走到自己的衣柜里,拉开门以后,从里面拿出了一身带着兜帽的黑色常服。

    其他邪教徒,也都是年轻貌美的女人,每个人的身材都非常曼妙,再加上面容姣好,让人一眼看去,就忍不住怦然心动。

    可当那些女人褪下简朴的衣服的时候,暴露在空气中的大片肌肤,却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许多伤疤。

    触目惊心……

    维达教的教义就是痛苦和死亡,因此每个邪教徒都会被灌输自残和折磨的念头。

    那名白人妇女见其他人开始换衣服,自己也走到一旁,换了起来。

    夜晚的游乐园基本不会有其他人进入。

    因此,她们也就没有太多忌讳。

    可这时,白人妇女却抽了抽鼻子,奇怪的说道:“我怎么感觉我衣服有点味道。”

    略微刺鼻。

    就好像沾染了什么东西似的。

    但她翻了翻,也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

    其他人也是一样。

    白人妇女只好摇了摇头:“估计是没洗干净吧。”

    她并没有注意到,在衣服的夹层里,装着一枚袖珍型的黑色窃听器,而在她的衣领处,透过针织物,则隐藏着一枚隐形摄像头,只不过手法实在是太过隐蔽了,不是专业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科技的力量对恶灵用处不大。

    但对人却意外的好用。

    ……

    另一边。

    在游乐园外面。

    杜维和汤姆拿着一个ipad,连着两个耳机,靠在围墙边上正仔细观察。

    “仪式,四点,听起来好像她们正在做一些隐秘的事,而且好像已经持续了很久。”

    杜维摸了摸耳机,不由得在心里思考了起来。

    如果维达教的人是最近才开始进行仪式,那么这些人不可能这么悠闲,最起码态度上不至于等到三点,才开始更换衣服。

    也就是说,她们所要做的仪式,很有可能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

    一旁的汤姆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喃喃自语道:“维达教真是该死,这个邪教太让人恶心了,她们的教徒居然身材和样貌都这么好,这种邪教必须被消灭掉。”

    天知道,汤姆到现在还是单身。

    他除了去红灯区以外,根本就接触不到女人,顶多能接触到犯人。

    杜维对汤姆很无语,他一把夺走屏幕,盯着上面的画面看了起来。

    隐形摄像头传来的信号并没有汤姆说的那么强,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些邪教徒正在移动的原因,因此画面略微有些卡顿。

    而且,现在是深夜,反馈回来的画面十分黑暗,很多地方都看不太清。

    “再等一等。”

    杜维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四点钟。

    那时候,就能知道所谓的仪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虽然现在已知的信息量很少。

    可杜维却有种直觉,维达教的仪式绝对和那个东西有关,而仪式举行的地点,很有可能就是原本榆树街的所在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约莫十多分钟以后。

    屏幕上的画面开始稳定了下来。

    杜维看到那些换上了“衣服”的邪教徒,来到了游乐园最里面的一面墙前面。

    耳机里,也传来了稀稀疏疏的虫鸣。

    并没有人说话。

    紧接着,便看到那名白人妇女走到墙边上,轻轻敲了三下。

    咔嚓……

    墙面上出现了一道规整的裂缝,原来是一扇特质的门……

    在里面,有火堆在燃烧。

    灯火通明。

    这里是一处荒地,但再往前看,则又是一堵围墙。

    维达教似乎把这片区域隔离了起来。

    有三十多名维达教的人在里面跪着,低声念诵着经文。

    白人妇女等人走进去以后,也跪在了地上,开始念诵。

    她们跪地的方向,都对准了一颗枯死的榕树,整个树干都开裂了,有的地方还残留着被火烧过的痕迹。

    并且,在树的主干上,还钉着一块被烧坏的路牌,发黑的钢制路牌材质上,印着几个字符。

    杜维钉着屏幕仔细看了一会,只能分辨出“街”这个字符。

    他心中不由暗忖:难道是指的榆树街?当年在那场大火里残留的路牌?

    维达教是一个邪教,她们所举行的仪式,相对来说都非常的血腥且邪恶。

    献祭是她们的主流。

    而某些年份悠长的东西,往往有可能是恶灵的媒介。

    杜维正想着,一旁的汤姆指着屏幕说道:“快看,又有邪教徒进去了。”

    闻言。

    杜维立马看向了过去,屏幕里,陆陆续续有近百人穿过了那面墙,来到了这处荒地。

    在墙壁旁边站着的邪教徒,即将关门回到原地跪下的时候。

    忽然……

    杜维瞳孔一缩,他看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在了那颗枯死的榕树面前,并且低头冲维达教的人张开了口……

    是虚荣教派的那名成员,克罗克·墨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