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萌生退意

    “咔嚓嚓!”

    暂停的雨夜,如同平静无声的镜面慢慢碎裂开来,只一刹那,天地倾覆,万物再生生机。

    望那雨有声、风冷,林檐屋角有拳头大的铃铛叮当作响,就好像一个人狠狠的憋了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气血不畅,也是痛苦到了极点,脸上青筋暴露,仿若在下一刻就要暴裂开来一样,但在此时,但是呼出了气,这一口气很长,很长,舒爽到了极点,因为,当这口气付出之时,便是生的希望。

    尹浩便是如此!

    “呵!来!……人!”

    尹仲本是个极其沉稳的人,每一句话自他口中说出,都显得那么斩钉截铁、不可反驳。

    但他这句话说出之时,整个人去也没了力气,身体内有数之不尽的疲惫袭上心来,就好像多日未曾休息,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总是睁着眼睛工作,疲惫只是一点,更重要的是看不见希望,如今的他只想大睡一觉,但和睡觉相比,命相对而言却更重要了。

    “尹庄主,别白费力气了,铁卫队起不了作用的!”

    林一凡叹了一口气,将还在昏迷的东方交到他的手上,凝重道:“带着人退出去吧,这童心……暂且交给我和二爷。”

    空间封锁一破,尹仲一刀斩出,如浪如流,更如同一头破封而出的浊龙从刀尖而出,一刀更将天地间的一切都已斩碎。

    童心打出的雷霆巨掌,也然被其震碎,虽未伤其根本,却也争得了一丝喘息之机。

    尹浩确也知事情变故反复,实不在是他说能掌控的了,此时的她心中竟隐隐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擒下那什么童心,要不然,又怎么可能有后来这么多事?可此时已经由不得他后悔了,事情紧急,脚步连踏,已与仓储之间,从门缝内挤了出去。

    不远处,童博已经跌落于地面,溅起片片泥水。

    “铮!”

    尹浩刚走,天地间风云再聚,极其恐怖的威压在临,所有人的气息都忍不住一滞,林一凡从未见过如此强大之人。

    只见童心脚踏虚空,一圈圈涟漪自他脚底升起,荡向四周,初时未及微风,待进时却早如天倾,似一只遮盖天地的大碗骇然扣下,所有人都难脱牢笼。

    “叮!”

    林一凡握剑,侧分而立,剑尖斜指地面,雨丝化为流水至剑尖滴落。

    天几天仿佛在这一刻又静了,这,已经是另一个层次的感知,眼里看到的,远远不如耳朵里听见的。

    “滴答!”

    “滴答!”

    雨滴清脆,却散发着浓浓杀机。

    童心隐匿于天空上,再次挥掌拍下,激荡而出的竟是数之不尽的锋利利气。

    刀光剑影,刀剑齐鸣。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当的是一个好神魔。

    “小心,且不论武技,就以内功修为来说,此人当不在我俩之下,我俩也是半神,他更强,怕也走入了那神魔之境,是唯此世间唯一真神!天下无敌,不可力敌!”

    尹仲如妖如魔的身影正屹立在暴乱的风雨中,白发张扬激荡,手中刀光烈烈,竟是荡出无穷刀气,他见林一凡剑意高涨,颇有一试高低之意,忙开口提醒。

    “我知晓!”林一凡默然点头,神魔之境,这,早就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力敌的了,但他和尹仲不同,林一凡早就想走了,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笼罩住了自己,就如同为了世间最毒的毒蛇盯上了一般,显然,这家伙的目标明显就是自己,此番,当真是不得不打,现在觉得巧了,要不是和尹仲童博达成了交易,暂且罢手,此时独自面对,也不知今夜能不能走?

    须臾间,刀光剑影已近,锵锵深不绝于耳,刀剑碰撞,迸发出烈烈杀气。

    刀近、剑削,划破空气,如同势如破竹一般而来,如此之势,却不可力敌!

    林一凡回头看了一眼尹仲,心地忍不住暗叹,看来,今夜要走,还得尹仲这个老怪物了。

    殊不知,尹仲也是这样想的,林一凡不同于尹仲,尹仲又何尝不是?

    林一凡就算对这个世界再熟悉,他也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而尹仲在这个世界已经活了500年,他知道的奇闻秘事,世间的真理,世界尽头的秘密完全不是林一凡所能比拟的,他也生了要走的心思,但要走,谁断后?

    但眼见童心攻来,林一凡和尹仲却都不能再等了。

    林一凡抬剑,风起云动,一缕剑芒似那昼夜交替之时,划开晦暗天地的光,先有尘光尽去,随后剑气冲霄!一剑落下,林一凡再出剑,连出十三剑。

    同时,一侧,有刀气袭杀而来,力劈华山,刀气一泻而过,云卷风骤,刀光撕开雨幕,往前方斩去,刀光之下,一切尽为齑粉,山庄内似是多出一道鸿沟,豁口,笔直延伸而出,朝天空中的童心冲去。

    “先战吧!”

    “要走?恐还得找机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