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五章 这不就是武林盟主吗?!

    张庭和范良会来是李巍没想到的。而他俩居然说要请客更是李巍没想到的。

    其实在李巍的想法里,之前两人被收拾的那么惨,那件事早就已经了了。

    谁能想到今天还能遇到,还特意跑到他住的房间门口来请他?

    “哎呀瞧两位,这么客气,”李巍赶紧客气道:“不至于不至于,之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什么误会不误会的,这么点事也不用太过在意,过去就算翻篇,咱大家以后还是好朋友嘛。”

    眼看李巍这么好说话,张庭和范良俩人的心顿时全都放了下来。他们现在也发现,李巍这人确实给人感觉人品很不错,之前是不知道,现在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但是印象确实很好。

    这么一想,张庭和范良俩人更是拼命邀请:“李老板,你看咱们大家都是同行,以后都在这个行业混口饭吃,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起吃顿饭喝点酒,拉近一下关系,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今天我们俩请客,李老板您就尽管放开了吃就行!”

    江元武则在一旁拼命吹风:“对对对,咱们今天就是好好拉近一下感情,刚好我之前有幸在这酒店里的一家餐厅里吃过一顿,正好今天咱们就去那吃!”

    说真的,吃饭这种事李巍现在早就已经习惯了。

    之前他跟公司的员工们在百草园几万一顿的饭也都吃过几次了,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不过真正吸引他好奇的是,这皇朝万鑫里面,还有这种独立出来的餐厅?

    这还真不知道!

    “那个,这里的餐厅不应该是酒店自己的吗?”李巍好奇道:“听几位老哥的意思,这里的餐厅还分种类的?”

    “那必须啊!”张庭之前也是个场面人,这里自然是没少来,他笑了笑,说道:“老弟你可能是头一次来这边,具体的情况不大懂。这皇朝万鑫是五星级酒店,自然有酒店自带的餐厅。不过这酒店里面也有独立经营的餐厅。我今天打算请老弟你吃的这家,可以说是全沈阳最顶级的火锅了。”

    最顶级的火锅!

    作为一个中国的吃货,李巍那必须得去啊!

    “那我还真就得去尝尝了!”李巍二话不说就穿戴整齐:“走走走,那今天正好跟三位老哥好好喝点,正好这同行会议我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三位老哥经验丰富,一会给我讲讲。”

    “妥!”张庭眼见李巍答应,心情顿时大好,他笑呵呵的当先带路:“李老板,这边请!”

    张庭请李巍去的这家火锅店,名字很特别,叫和牛一本。

    反正就是一个挺奇怪的词,和牛是啥李巍是知道的。但是这个一本么……

    李巍就知道有个一本道,那是他在家跟王萱小亲亲偶尔会学习一下情侣之间一些知识的教程视频网站。

    进了点门,非常专业的服务员面带微笑的走上前来先鞠了一躬,之后微笑道:“欢迎光临,请问几位有预订吗?”

    “兰阁。”张庭淡淡道。

    “好的,先生这边请。”服务员当即带四人到了一个包间之中。

    不愧是高端的店面,李巍进了包间好奇的四处张望。包间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各种东西都非常讲究。

    墙上挂着字画,下面的落款是“王尔烈”。

    这王尔烈李巍是不认识,但是看那水墨山水的笔触,想必应该是大家之手。

    包间之中的桌椅板凳无一不精,尤其是这套餐桌和凳子,古香古色,充满中国古典风格。

    张庭先把李巍安置在最里面的座位,这才笑道:“李老板,大家都是装修建筑行业的,这套桌椅我之前也好奇的问过一嘴,服务员的回复是,这房间里面的这一套黄花梨桌椅,造价20万。”

    李巍:“!!!”

    果然不愧是高端的品牌呀,装修这玩意确实是多钱能都怼进去。

    之前他一直以为马可波罗,天格实木就算顶级。

    现在才知道。

    这些乱七八糟的外来货,跟国内真正的高端东西比起来,提鞋都不配。

    看来以后弄什么东西,不能只着眼于大方向,细节更得弄好。这套桌椅都20多万,那墙上的那幅画估计也不能便宜了?

    果然,张庭继续介绍道:“这字画的落款是王尔烈,说起来这位王尔烈先生还是咱们东阳人,在国内书画界也是非常知名的人物,这幅字画据说是十五万拍下来的,想来应当不假。”

    李巍赶紧点头。

    既然有来历,那定然没啥问题。

    四人很快坐好,服务员把菜单用盘子捧了上来。

    张庭接过菜单,直接递给李巍,笑道:“李老板,咱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您得意些什么口味尽管点,不要见外。我和范总我俩今天就是本着化解前嫌的想法来的,所以不用给我们省钱。”

    听他话里的意思,这里的东西应该是不便宜?

    李巍也没多想,结果当他打开菜单看到里面的菜品的价格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为啥张庭说不要考虑价格的问题了。

    正宗日本和牛。

    2888一盘,4两。

    正宗三文鱼,388一两。

    燕窝粥,588一例……

    锅底,188/位。

    李巍看着菜单上面的价格,说真的他现在多少感觉有点虚。

    其实以他现在的身家,一顿饭真说花个两万三万的也不是花不起,但是这么高端的价格真的是头一次见。

    以前都只是在网上或者小说里见过,现在终于在现实里看到了……

    “张总,这个价格,有点略高啊,”李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赶紧把菜单递了回去:“这么贵,弄的我还真就是不敢点了……”

    “李老板,瞧你这话说的,”张庭赶紧说道:“这家餐厅的平均每人消费是五千元,咱们四人使劲吃有个两三万也足够了。您就别客气,这样,我来点吧,您跟着吃,这总行了吧?”

    然后他不等李巍点头,直接就跟服务员说道:“和牛先来四盘,三文鱼四两,燕窝粥四例,锅底四个……飞天茅台两瓶。”

    他这一顿点,李巍在一旁听的瞠目结舌——看样子这家伙是真的够带着诚意啊,光是听着随便算了一下,转眼就三万来块进去了。

    看得出来,之前他挑衅的那一次被自己给打了个不轻,现在是真的吓坏了……

    “好的先生,马上走菜。”

    服务员接过菜单下去安排。

    菜品上的很快,说起来虽然这家店的东西确实贵,但是上菜的流程其实也就是那样。

    李巍是第一次吃正宗日本和牛,这玩意又叫雪花牛,看这家店的肉质确实是肉里面夹杂着淡淡的白色雪花斑点,吃的时候还有服务员站在一旁专门指点怎么吃口感最好。

    李巍照着试了试,确实不错。

    张庭和范良俩人很明显也是吃货,虽然一顿饭干进去起码三万来块,不过吃的时候确实也挺过瘾。

    张庭感慨道:“说起来啊,这些东西其实都还好,虽然贵但是最起码吃起来不麻烦。真正的高端东西,那个我也只是听说,也想去吃上一次,可惜一直没舍得花那个钱。”

    李巍顿时一愣:“中餐?”

    “对。”张庭笑了笑,道:“其实说真的,真正的美食还得是中餐。我知道北京有一家餐馆,每个月只接待一桌,这一顿饭起步就是一百万,还得最少提前半年预定。据说这家餐馆祖上是正宗的皇宫御厨,满汉全席现在全国也就只有他们一家能做的出来。别的不说,他们家光是做的那一道开水白菜就是18888,具体怎么做我是不知道,反正是真的吃不起……”

    李巍:“……”

    咳咳,不是哥们吹牛逼,论美食,全世界所有国家加在一起,跟咱中国都没法比。

    其实也不是说国外的就是怎么怎么高端,只不过中国真正的高端东西,一般人吃不起而已。

    就比如说张庭说的这个……

    “哈哈,瞧张老板您说的,以后大家一起赚钱,还是有机会的嘛。”李巍呵呵一笑。

    人嘛,总该有个梦想。

    等以后有机会,高低带咱家亲亲老妹儿还有双方爸妈去吃一次尝尝味道!

    火锅吃起来还是很快的,每一会的功夫,四人吃了不少东西,酒也每人三四两下肚,这话也就多了起来。

    李巍涮了片和牛之后放到嘴里,边嚼边道:“对了,明天上午九点就是同行会议了?三位老哥给我好好讲讲,这同行会议我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或者我需要干些什么?我是头一次来,里面的很多规矩我都还不清楚。”

    在场的张庭范良江元武三人里,张庭算是领头羊,他的年纪最大,资历也是最老。

    这同行会议他之前就已经参加过三次了,可以说是门清,当即说道:“老弟,这同行会议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注意的。明天就是正常的报道进场,不过因为这个同行会议是要选行业龙头,也就是话事人,所以来的各大公司的老板属实不少。咱们东阳市有头有脸的装修公司别看就只有十六家……恩,算老弟你的公司是十七家,但是跟装修有关的其他公司大小老板也都会来。这人数就多了,差不多有个五十来人。”

    装修行业五十来人。

    李巍赶紧记住。

    张庭又继续道:“建筑方面,也就是咱们常说的土建,这部分的大小公司一共是24家,加上一些材料商,总共差不多有八十来人,这些加起来就有一百三十多人了。”

    “这么多!”李巍顿时惊叹:“张哥,这么多人都来开会,这选龙头的过程怕是得很激烈吧?”

    “那可不!”张庭一听这话,顿时一拍桌子,道:“老弟这可真不是老哥我跟你吹牛逼,就这同行会议,之前龙头都在的时候那基本就是走个流程就差不多了。但是这一次可不一样了,因为尹广龙进去了之后,这工程龙头那就空出来了。别看这龙头大哥只是咱们私下里的一个名头,那也是一群人要抢破头的。到目前为止,我知道的,就有三个人要竞争这个位置。这三个人分别是隆昌工程公司的老板毛信然,圣龙工程公司老板马承志,乐居工程公司老板姚和平!”

    听到这里,李巍瞬间就彻底无语了。

    正所谓三人一台戏啊,这两个人争起来就足以打的难解难分,三国混战,那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

    “这个……”李巍小心翼翼的问:“这么争起来的话,一天时间这会议怕是开不完吧?”

    “一天?”江元武在一旁猛摇头:“三天能选出这龙头就可以烧香拜佛了!”

    李巍:“……”

    “这其实都不算啥,”张庭继续道:“这三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班底,之前尹广龙在位的时候因为他的阳子建筑是咱们东阳市最大的公司,压的这三人抬不起头也就罢了。现在尹广龙进去了,这三人肯定要打的不可开胶。而除了这三个人争着龙头大哥的位置外,还有第四股势力,这第四股的势力其实就是像小江,我和范总这样的中立派,换句话说也就是墙头草。”

    范良在一旁笑嘻嘻的喝了口酒,道:“我和老张我俩公司不大,没什么话语权,所以一直也就没合计当龙头。既然不合计当龙头,谁当跟咱们其实也没啥关系。不过咱们这么想是咱们的事,好歹在选这龙头大哥的时候咱们那也是可以投上一票的。所以指不定那边人马可能就会来拉拢咱们。”

    李巍:“……”

    行了。

    四国混战。

    三国混战就够麻烦的,现在是四股势力互相倾轧拉拢。

    要不怎么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呢,这个圈子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内里这勾心斗角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李巍赶紧问:“张总,这个,老弟我问一句哈,这龙头大哥好像也没什么好处吧?至于这么多人抢成这样?”

    “这个怎么说呢,”张庭仔细的想了想,之后道:“老弟你对于权力这种事情可能不是特别热衷,我这么说吧,对内,龙头大哥接活肯定好接,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太过分,大家多少都得给点面子不会拼命去争。对外,比如咱们市内开个什么行业会议,龙头大哥那是必然到场的,这跟市里领导接触的机会多了,活那可不就好接多了嘛?然后再加上龙头大哥平时也都会跟相关的各大公司打交道,那内里的好处可绝对是不少的。”

    听到这里李巍顿时明白了。

    怪不得这些人这么打破头要争这个龙头大哥的位置。

    说白了,假如说这工程建筑装修行业就是个江湖的话,这龙头大哥那不就是武林盟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