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大结局!

    “我确实没想到,这才过去几个时辰,你不但伤势全部恢复,而且这一身修为也有所精进?短短时间就能从涅槃境提升到了大贤境,你藏得挺深。”魔千楼饶是见多识广,故作镇静的那张面容下,心头也难免惊骇起来。

    以他的认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冷月被他打伤到什么地步,他心里最为清楚。

    何况,这女人自己又太疯,当初动用了禁术,想要恢复就已经很艰难了,眼下居然还连续提升几个境界。

    这种事他闻所未闻。

    他更担心的是,大乾皇朝还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强者在。

    古踏仙已经被他排除在外,眼下古踏仙身陷囹圄,和天道对抗,哪有闲工夫来这蛮荒之地。

    所以势必有其他人在暗中帮她。

    苏冷月心知林曙光此刻恐怕正在祭坛空间内和邪神分身对抗,心想若是真如林曙光所想成功献祭了邪神,恐怕林曙光的底牌又能增加不少。

    这样的话她吃下这洞天福地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魔千楼……也不是不能留住。

    晋升大贤境,又和林曙光一通双修,眼下她的境界早已经今非昔比,对上魔千楼,她难免跃跃欲试。

    魔千楼注意到苏冷月的神色变化,心里已经有所想法,不过还是背负双手,冷笑道:“不知你得了什么奇遇,居然伤势可以全部恢复,不过就因此你想要和我抗衡。在我看来,无异于是以卵击石,我的强大你应该领悟到才是。”

    涅槃境在世俗之中算作强者,在一些宗门内也基本上都是长老的层次,大圆满更是有一席之地。

    但比起魔千楼来说,却是一钱不值。

    放眼如今天地,比他资质更强的背景除了古踏仙的个别儿子以外,其他人根本不配当他的对手。

    甚至古踏仙的儿子在他眼下这个年纪根本不及大贤境,所以哪怕是古氏最强的二皇子在他的眼里,也是不值一提。

    年轻一辈中能让他忌惮的屈指可数。

    如今的苏冷月显然也没有进入这个行列,到底是时日尚浅,还不被魔千楼这样的天骄放在眼里。

    话虽如此,苏冷月也不恼怒。

    她在意的不是魔千楼的性命,而是此处宝地。

    只要魔千楼还在这里,她和林曙光就不能安分寻找宝物,更别提【龙陵】!

    唰!

    迎着魔千楼冷冰冰的视线,苏冷月根本不再废话,身上血气狂涌,好似惊涛骇浪,

    当空一震,人就到了魔千楼的面前。

    正如林曙光之前所说,苏冷月如今实力提升,催动【大永恒术】后,爆发出的速度,果然就超过了之前杜仲离施展的术法。

    如此速度之下,啸音如雷。

    指尖黑色莲花涌现。

    这一击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崩杀,却从中透露出可崩山河的毁灭气息。

    更何况现在苏冷月现在的【大永恒术】已经在林曙光的刺激之下大幅度提升,毁灭气息循环往复,威能非同寻常。

    “嗯?你的规则之力竟然提升了这么多!”看见苏冷月如此威势,魔千楼脸色微变,也不敢再怠慢。

    甚至眉宇之间出现了几分凝重之色。

    手一抬。

    周身当即出现了九团黑雾飞升,犹如黑龙一般,这九股龙形气流将他全身护住。

    与此同时。

    手掌切下。

    黑龙化形,极其快速,化作龙爪,以奔雷之势迎上了苏冷月的攻击。

    两人在刹那之间交手。

    犹如核弹爆炸。

    战斗的余波席卷四面八方,爆炸的气流被激荡得到处都是,整个宫殿像是发出了刀剑切割的声音,让人心态崩裂。

    噼里啪啦!

    暗中躲藏的殷无锋被一些余波席卷到,身上的骨头发出了挤压声,几乎就要就被撞飞,他连忙后退躲闪。

    早先他就奉林曙光之命暗中蛰伏。

    他们殷家的确有【圣人剑】,不过这一来一去,恐怕黄花菜都凉了,还好他听从林曙光的吩咐暗中蛰伏,不然魔千楼这个挨千刀的真要背着他进了这宫殿。

    他心里也不忘心惊。

    这还是苏冷月和林曙光的战斗余波,那岂不是说若是两人任意一人真正的攻击打在他身上……岂不是说他必死无疑?

    “这两各真实怪物啊……莫非这苏冷月也已经进入了大贤境?肯定是了,这力量简直恐怖惊人,单单是余波轰击在我身上,我都有种支离破碎的危机感,要不是我之前突破到了涅槃境第十一重天,恐怕这余波都能震得我吐血。”

    殷无锋暗暗惊骇,对于林曙光也生出了好奇,“能够和苏冷月一同前来此地,看来我这位新主人恐怕来历也不凡……”

    躲在暗中沉思。

    对面,魔千楼大声喝道:“苏冷月,你不是我对手!束手就擒把吧!”

    口中如此说着,魔千楼却暗中发力,九股龙形气流突然变化。

    分化出三头真龙,驮着他。

    他身后更是长出了三头六臂。

    每只手臂都捏着印决。

    向内一合。

    规则之力推演发力。

    立刻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十丈之中出现了一股恐怖磁场。

    磁场之内。

    黑雾弥漫,但凡被它们经过的地面、壁画都发出了冰霜一般的冻结声,所有一切都被冻结,甚至连空气中的灰尘都被冻在了半空中。

    “寒狱结界?!没想到魔帝已经把这秘法传给了此人,看来魔千楼是魔道精心培养出来的新一代,不然不会这么多年不声不响。不过就算是寒狱结界又如何!”黑色莲花的包裹下,苏冷月在寒狱结界之中行动自如,好似一点都没有被影响。

    这一幕让魔千楼心里一沉。

    怎么会!

    他想不明白,和苏冷月才多久没见,可怎么突然间这女人就变得这么强了?

    “啪嗒!”

    旁侧虚空陡然碎裂。

    一道身影掉落了出来。

    殷无锋一脸尴尬和惊骇。

    他躲得好好的,谁知道魔千楼的规则之力竟然能够顺着空间漩涡,他一时无法抵抗直接一头栽了下来。

    眼下被苏冷月、魔千楼盯着,多多少少有点心里发毛。

    “你怎么在这里!!!”魔千楼怒声喝道,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殷无锋给耍了。

    殷无锋无心回答,来自魔千楼规则之力带来的寒霜已经逐渐将他吞没,只能全心全力抵抗这股规则之力。

    不等魔千楼收拾他。

    苏冷月突然长啸一声,气场再度节节攀升。

    黑色莲花在【大永恒术】的增持下,突然旋转起来。

    黑莲打开,一层接着一层展开。

    一股蓝色火焰从中耀出。

    苏冷月一顿。

    没有找到林曙光的踪影,心里也好奇,他是如何做到的,竟然能够凭空帮自己。

    林曙光的三味真火可比她凝结出的黑色莲花要奥秘许多,眼下同黑莲而起,熊熊不灭。

    苏冷月脚踏黑莲,真火弥漫在四周,把她的身躯烘托得高大无比,好似众神之王。

    真火冲出。

    破啸声冲天而起。

    居然在瞬息之间,将她身遭的结界破解得干干净净,一切冰霜都被毁去。

    殷无锋一惊,似乎被苏冷月的手段震慑住。

    魔千楼更是一惊。

    这火焰竟然能够焚烧他的意志?怎么可能!

    他修炼的可是魔道最为玄妙的一门秘术……除非!古踏仙来了!!!

    不可能!

    苏冷月这时间却是身形一闪,骤然降临魔千楼面前,一掌劈下。

    魔千楼错愕中回过神来,双手再捏出法诀。

    体内当即好似有真龙长吟。

    震荡爆炸之声中,他上前踏去。

    气势陡变。

    居然变得凝重如山岳。

    同样一掌劈去,四周虚空都为之震颤碎裂。

    苏冷月的攻击就这般被化开。

    可魔千楼却瞪大了眼睛。

    苏冷月的攻击虽然被拦下,可那种神秘莫测的诡异火焰却跟随而来,沿着碎裂虚空蔓延上他的意志之内……眼见着就要蔓延至他的全身。

    魔千楼惊骇失声。

    这前所未有的变故也让殷无锋愣住。

    也此刻。

    林曙光双目紧闭悬浮在空间祭坛内。

    在他四周,无数【金露】浮现。

    祭坛之下,却赫然跪伏着一道身影……若是魔千楼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道身影的身份。

    邪神!

    堂堂神灵竟然跪伏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脚下,这一幕传出去恐怕要引来轩然大波。

    放眼全天下,能够以信仰存活下来的神灵本就不多,哪怕邪神身份特殊,不为正道所容,但就算是玉虚宫宫主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和邪神平起平坐。

    恐怕也只有古踏仙、姬无锋、魔帝万伏龙才可以不将邪神这种上古遗种放在眼里。

    而邪神却毫无察觉自己这一跪有多么惊世骇俗,虔诚恭敬的跪伏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

    林曙光悠悠睁开眼,好似沉睡了亿万年,那双眸子里漆黑无比,扫向邪神的那一刻,这位存在了无数年的神灵却浑身颤抖。

    “真的是……您吗?”他问的小心翼翼。

    林曙光看着他。

    抬起手。

    一抹火焰稍纵即逝。

    邪神当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我没有染指【龙陵】。更没有联合天道……吾以信仰为生,魔、魔神……您能回来,吾必助你一臂之力。”

    魔神!!!

    林曙光敛起视线,眼神幽幽。

    一句话不说。

    只是目光莫测的看着祭坛之外……

    在这之前,他如何想得到原来一切都如他的印证。

    当年梦中的刀客便是他。

    血色妖刀的主人也是他。

    中州出现的魔山是他曾经布局留下的一缕残识,如今的一切都来源于当年身为【魔神】的布局。

    “我是谁?”

    林曙光在刚刚接受这些信息的时候一脸迷茫。

    他是林曙光。

    凭借氪金系统降临异世界。

    可如今却知道,当年他进入这个世界并非是巧合,一切是无数个轮回,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于当年身为【魔神】的自己不服天道审判,只手遮天,以一己之力摧毁天道。

    所以这里的世界意志并不完整。

    而他之前降临的世界便是这个世界以外残存的本源之一。

    “魔山”欺骗了抱剑宗那位护院太上,以世界意志困住哄骗了他数万年之久,直到他林曙光降临才终于获得了一丝得以返回的契机。

    抱剑宗如何了,“魔山”不在乎,那位魔神更不在乎。

    这个世界会变得怎样,更没人在乎。

    当年无数圣人、天神齐杀魔神,最终魔神消失,诸圣绝迹,天道崩裂。

    可事实上,魔神没死,分下三缕神识,转世重生……这其中过去了悠悠岁月。

    直到林曙光出现,这盘棋才算真的活了。

    “【过去】,【现在】,【未来】……这三道才是真正的【永恒】之道。”

    “这盘棋太大了,魔神的三缕神识分别化作这三道……”

    “【过去】是【龙陵】神识,如今已经被我吸收……而我代表【未来】,再融合了【现在】,三门重合,便是魔神降临之日。”

    “【现在】的身份还是个谜……我和他之间只能存活一人,成就魔神。除此之外,天道虎视眈眈,这才是最终大敌。”

    林曙光目光幽幽。

    他没有去管【现在】如今是什么身份,他在乎的是自己能够存活下来回到那个小家。

    随着心念。

    氪金系统浮现。

    “到头来你才是我最后的底牌……”

    “魔神大人?”邪神小心询问。

    别看他如今声名在外,可在当年,对于魔神而言,他充其量不过是一只蝼蚁。

    当年的天道何等强大,远是如今天道的数万倍,但仍旧被魔神打的千疮百孔。

    邪神惧怕,更惊骇。

    他以为魔神死了……连天道就快要陨落了,这个老怪物居然还没死!

    天哪,难道当年的屠天又该上演了?

    林曙光目光幽幽地看着外面的苏冷月。

    如今他已经融合了【过去】,实力暴涨,对于世间奥义可以说是达到了巅峰造极的层次,轻易就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宿命。

    可她发现苏冷月的宿命却是——【古踏仙】!

    “你是谁……”

    邪神小心上前,谄媚笑道:“魔神大人,您如今刚刚恢复,不如炼化了这【龙陵】本源,对于您的实力有莫大好处。”

    林曙光眼一瞥。

    邪神忙避开视线,就听耳畔传来林曙光淡漠的声音,“去找万伏龙,告诉他这一切。”

    邪神迟疑道:“魔神大人,您恐怕还不知道,万伏龙如今已经融合了天道的部分本源,若是这一次他能够获得【魔龙塔】以及【天子戮】,恐怕这世间再无敌手……这样的人绝不会甘心做人臣。”

    “你只管去。”林曙光的话不容置疑。

    既然前世已经布好局,他顺水推舟便是。

    眼见苏冷月和魔千楼的战斗进展的格外焦灼,林曙光也紧跟着开始炼化【龙陵】。

    而随着他炼化,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尽虚空。

    魔帝万伏龙忽然睁开双眼,一脸凝重……“竟然能够搅动天势,是谁?”

    太乙仙门。

    姬无锋站在山巅,忽然望天,片刻收回视线,吩咐道:“一切按计划行事,三日之后若没有我的消息,你们便永世沉寂,不可再打出太乙仙门的名号……活下去吧,乱世出,邪祟起,天道新主究竟是谁……”

    抱剑宗。

    “恭迎护院太上回山!”

    轩辕城。

    血海翻腾!

    “请圣上出山,护我大乾太平!”

    ……

    这一日,大陆沸腾。

    当日,【永夜】降临。

    无数怪物破土而出,残杀人族,一座座城池被攻陷。

    第二日。

    苏冷月没找到林曙光的踪影,接到轩辕城某位的信号,匆匆离去。

    第三日。

    天崩地裂,整个天空被血海弥漫。

    苍生末路,尸骸遍野。

    也就在这一日。

    大乾皇朝的主人古踏仙出关,等来的不是天道劫杀,而是太乙仙门姬无锋的对决。

    “你我本无怨。”古踏仙一身龙袍,目光冷淡,气息绵长悠久,深不可测。

    姬无锋持剑而立,“我知道,但这是太乙仙门的使命……当年老祖有令,若古帝执意引动天道崩灭,我太乙仙门自古护天,绝不留你性命。”

    “你打不过我。”

    “我知道。”

    “何必呢?”

    “或许,这就是命。”

    姬无锋冲下,义无反顾。

    噗嗤!

    绝代强者就此陨落。

    古踏仙自始至终没有去看他的尸体一眼,而是抬头看着天。

    他身后的那些大乾重臣无不目光惊骇。

    “陛下……好像变了,变得更加无情了!”

    一轮血瞳浮现天际。

    整个天地被一股浩然正气充斥。

    轩辕城外,入眼密密麻麻的怪物足以万亿之多,不断厮杀试图冲入轩辕城。

    可随着血瞳出现,所有怪物在一瞬间纷纷化作湮灭。

    天道出现了!

    虚空走出一人。

    魔帝万伏龙!

    古踏仙目光淡漠的看着他,“帮我,还是帮它?”

    万伏龙阴恻恻的看着他,“他回来了,你想好结果了吗?”

    古踏仙神色不变,依旧负手而立看着天空,“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古踏仙,你真的该死,若不是你一意孤行,苍生怎会如此!”万伏龙发狠道。

    古踏仙不语。

    万伏龙忽然出手,一只手直接按下,好似要将古踏仙碎尸万段。

    可手掌落在古踏仙身上之时,却像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竟然攻破不了半分。

    万伏龙想要收回手,却惊骇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不受控制了。

    就听古踏仙淡淡开口:“当初邪神的话你没听吗?”

    万伏龙一惊。

    古踏仙一只手搭在邪神的头上,好似轻抚,“你只不过是当初魔神的一缕邪念,既然他回来了你就该臣服才是,何至今日。眼下你的因果该了却了。”

    万伏龙满脸惊怒,恐怖的声势将整个轩辕城震裂成废墟,可却发现竟然在古踏仙手中根本挣扎不得。

    这个人到底隐藏了多深!

    他惊骇道:“你我本同源,他回来了,你难道不想成为活下来的那股意志!”

    “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古踏仙随意道,来自万伏龙的规则意志被他不断吸收,“姬无锋有他的使命,我也有。当初只有【过去】、【现在】、【未来】三道意志,却不想你这小小邪念竟然也有一番造化,我一直刻意帮你,为的就是今天……当他的祭品。”

    “古踏仙,你疯了!没有我帮你,天道杀劫之下,你必死无疑,你只是他的三分之一!你以为他现在还有实力对抗天道吗?”

    古踏仙不为所动。

    远处一道光点浮现,紧跟着一道人影浮现。

    看着林曙光,古踏仙脸上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你终于来了。“

    林曙光看着他,“你想好了?”

    古踏仙当着万伏龙惊骇的目光,将他彻底瓦解化作一股能量,指了指天空中的血瞳,“天道意志不足,乱世也并非我意,实际上是这股邪念在暗中搞鬼,我没插手就是为你创造机会。”

    “你让苏冷月故意靠近我,赠我【大永恒术】,还设局让抱剑宗送来祭天符,你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不愿意杀我,自己对付天道?”林曙光皱起眉头。

    古踏仙摇摇头,“若是能够摆脱这宿命,我情愿只做普通人。我累了,杀了我,这天道留给你对付了。”

    林曙光闻言冷笑,“你都不愿要这宿命,我会要?”

    转过身。

    只手抓刀。

    背过古踏仙,在他错愕的表情下,登天而去。

    天地见的虚空气流霎时间急剧的激荡,狂涛怒浪一般的涌动呼啸,如同遭受到了黑洞的牵引之力一般向着他的身影疯狂汇聚。

    “充值!全部充值!”

    “【主宰】开!”

    “【魔神之躯】开!”

    【终极奥义】全面提升。

    半个天际在霎时间仿佛被林曙光的这一脚踩塌了一般。

    一圈一圈膨胀的浩大气浪如同海啸一般,层层叠叠、铺天盖地,以灭绝天地的态势骤然向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出,一时间发出的恐怖巨响几乎引发天地同震!

    而在这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中,林曙光人刀合一。

    以一往无前、不可一世的势态虚空迸发,璀璨绝伦的刀光带着浩荡如雷的滚滚音爆,闪闪烁烁的雷霆光芒化为一道流星划破了天际,瞬息刺入了滚滚而来的血瞳洪流!

    这一刀之下,他身后……古踏仙哪里隐隐约约的发出似欣喜,似期待的声音:

    “真像……”

    轰隆!

    好似于无声处听惊雷。

    霎时间,一股宏大强悍的杀伐之感将这方天地化作了泥沼,将一切物质的运动凝固于其中!

    一股无比霸道浩荡的威严席卷天地!

    林曙光的意志化身彻底苏醒!

    他不是魔神,他就是他自己!

    “你究竟是谁......”血瞳一分为二,似有呢喃。

    整个天道这一刻彻底崩坏,难堪这一刀之威。

    时间洪流汹涌而下将这个世界彻底吞没。

    林曙光转过身,凌驾众生之上。

    古踏仙仰望着他,目光错愕惊骇……“你成就【永恒】了?!”

    林曙光没有理会他,而是召唤出春秋蝉,脸色终于柔和,“我们回家。”

    蝉翼展开,高亢的啸声兴奋传起。

    下一刻,金光闪过。

    整个世界像是被固定了一般。

    林曙光的身影从中神秘消失,纵使消失,这里的一切仍旧被冻结,停滞在他一人的意志之下。

    ……

    火浪一般的热潮此起彼伏着,却在某个悄无声息中,世界静止了那么一瞬间。

    趴在课桌上的林曙光缓缓睁开眼,炽热的阳光一路穿过与三层楼齐高的老槐树以及半掩窗帘下的玻璃最终落在了他的脸上。

    下一秒,一张久别重逢的脸遮掩了他所有的视线:“老林,快别睡了,马上就该咱们觉醒了,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成功……”

    “徐……杰?”林曙光咧嘴一笑。

    一个念头,这个世界蛰伏的各种因果都随之泯灭。

    我回来了!

    ——

    【大结局了!感谢这一路兄弟姐们们的陪伴和支持,风华感激,年后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