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勇敢的少年哟

    能不尴尬么?

    被林凡吊打了一顿,还挖坑给埋了,而且还抢走全身宝物,甚至连剑都被抢走。

    这让他本来就十分尴尬与愤怒,还觉得丢脸。

    原本秋陌白想着,自己找个机会把自己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顺便暴揍林凡,出出气。

    可结果,林凡与季初彤一战,却是直接刷新了秋陌白对林凡的认知,让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林凡的对手。

    至少目前不是!

    无奈,再加上剑十七的追问,他只能把这一切都告诉自家师叔,所以事情也就演变成了……

    刀剑神宗剑子不敌呵呵真人林凡,连飞剑都被抢走了,无奈之下,求助长辈,以大欺小,想拿回自己的剑!!!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这?!

    堂堂剑子,怎么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结果去沦落至此,秋陌白如何能不郁闷?!

    此刻,他都已经认命了,勉强压下尴尬出现在这里。

    可林凡竟然说不认识自己?!

    你这狗贼,把我揍了、埋了、抢了,一回头说不认识我?!

    你这跟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渣男有什么区别?!

    花前月下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就叫人家牛夫人?!

    气死人了!!!

    此刻,秋陌白大致就是这样的心情,甚至气到他一句完整的话都不太能说得出来,只能怒气冲冲瞪着林凡,表达自己的愤怒。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林凡一摊手:“我是真的不认识你了啊,所以你们刚才要我把东西拿出来?”

    “请问是什么东西?”

    “要你就说啊。”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说了我不就给你了么?”

    “你不说,我怎么也不可能给你们的对不对?”

    “林凡,你则狗贼!!!”

    秋陌白气到几乎吐血,连布下隔音阵法,这才怒吼道:“你就是想要羞辱于我!”

    他算是看明白了。

    林凡这不就是想让自己亲口承认,穿云剑被他给抢了么?

    一旦说起来要穿云剑……

    虽然大家都知道穿云剑在林凡手中是事实,但有几个人知道自己的剑是被林凡抢去的?

    可此番,一旦这事儿嚷嚷开了,自己的脸也就彻底丢尽了。

    秋陌白自然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我为什么要羞辱你?”

    “你谁啊?!”

    秋陌白:“……”

    剑十七:“……”

    你特娘的这是在杀人诛心啊!

    无奈了,最气人的事情是什么?!

    怒气冲冲去找人家麻烦,想要回自己的东西,结果人家却一脸淡然加懵逼的问你是谁!

    揍了你、埋了你、抢了你之后,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不曾关注过你长什么样……

    简直是岂有此理?!

    “够了!”

    剑十七身为长辈,自然不愿看见自己的后辈接连受辱,便怒道:“你很不错,也很有天赋。”

    “但未能成长起来的天才,什么都不是!”

    “若是不想离开三圣城那一刻便变成一具尸体,便立刻将穿云剑交出来!那不是你该持有之物!”

    “这等极品道器,乃我刀剑神宗剑子秘传。”

    “秋陌白学艺不精,被你抢走,这数日时间的掌控,便是对他的惩罚,而今日,你若不将其物归原主……”

    “哼!”

    “不物归原主就要咋滴?”

    林凡眨巴着眼:“唉,我就觉得很奇怪诶,这位长老,你是在威胁要打死我吗?”

    “这里可是三圣城啊!”

    “而且……”

    “你们这样一说我不就记起来了么?你不就是那个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剑人是吧?”

    “至于剑,我还真有几把,但我也不知道哪个是你们掉的,这样吧,我来问问。”

    哗啦啦……

    这厮念头一动,接着,一番手,三把造型与穿云剑酷似的飞剑在其身前浮现并漂浮。

    而后,他看向秋陌白,笑嘻嘻开口:“勇敢的少年哟。”

    “你掉的是这把金穿云剑呢、还是这把银穿云剑呢,还是这把铁穿云剑?”

    “你?!”

    秋陌白一愣。

    剑十七也是一时间愣住了。

    他们还以为,林凡会真的老老实实把穿云剑交出来,可结果……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金银铁?虽然长的都像是穿云剑,但实际上却根本什么玩意儿都不是好吧?!

    金银在凡人眼中自然值钱,但是在我们修仙者眼中算个什么?!

    “都不是!”

    秋陌白低吼:“快把我的极品道器穿云剑还给我!”

    还给你?

    林凡笑了笑。

    笑话!!!

    到咱手里的东西,还能轻轻松松、随随便便就还给你?!

    想得太美了吧?!

    这厮咧嘴:“哦,明白了,原来你说的是这一把穿云剑啊……”

    嗡。

    穿云剑浮现,在其头顶盘旋,洒落阵阵属于道器的莫名光泽,让秋陌白面色铁青。

    在他看来,林凡这番作为实在是太高调了!

    毫无隐藏,直接催动了极品道器,那光芒闪耀之时,旁人想不注意都难。

    这得有多丢人?!

    他似乎感受到了无数道无比锋利的目光‘刺’来,让自己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

    但……

    穿云剑就在眼前,哪里还有时间关注其他?!

    他强迫自己不去看众人的眼神,只是郁闷的盯着林凡:“还给我!”

    “哦……还给你?”

    “可这难道不是我的飞剑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说要还给你就要还给你?!”

    “你且叫一声,看它答应么?!”

    “林凡!”

    秋陌白面色更黑了。

    我叫一声它答应么?它又不是生命,拿什么答应?!

    当然,事实上就算是‘法器’都有这个‘功能’,莫说是道器了。

    可问题就在于,穿云剑已经被林凡所‘炼化’,从这个角度来说,穿云剑现在就是林凡的东西!

    换言之,林凡想‘叫’它,它随时都会答应,可是自己?

    怎么‘叫’都没用。

    你都已经炼化了,还让我‘叫’它?这不是逗我玩儿么?真当我好欺负啊?!

    秋陌白此刻几乎咬牙切齿。

    “林凡!”

    剑十七再也看不下去了,怒道:“同样的话莫要让我再说第二遍,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选择才是。”

    “知道,当然知道。”

    林凡摊了摊手:“但,你敢在城内杀我么?”

    “你们刀剑神宗,敢在三圣城内撒野么?”

    “……”

    剑十七目光彻底冷了下来:“你总归是要出城的,不可能一直待在城内。”

    “何况,事情起因本就在你,你们原本无冤无仇,是你为了让丹成子获胜,才有了之后这一系列的变故。”

    “穿云剑也本就是我刀剑神宗之物,你真以为你能带走么?!”

    “你们也别吓我。”

    林凡摊了摊手,也不再装了,直接摊牌:“到了我手里的东西,凭几句话就像拿回去?”

    “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穿云剑本就是你们的?事情还因我而起?可当初首先下杀手的可并非是我,而是你家剑人……哦,抱歉,是剑子。”

    秋陌白:“(??へ??╬)!!!”

    “我留了他一条命,只拿走一些身外之物,就已经很给你们刀剑神宗面子了。”

    “现在穿云剑归我了,你还想三两句话要回去,甚至还威胁我?!”

    “是,我不可能一直待在三圣城内,但你说,我若是将穿云剑给拍卖了,换到的灵石,能否聘请一两位大能者,护送我一些时日啊?”

    “只要出了他们护住我一些时间,离的远了,便是天高海阔任遨游,凭我的手段,你们还想寻到我?!”

    林凡呵呵一笑。

    怕?

    他还真不怕!

    甚至都不怕被人拦住,因为这本就是齐紫霄的肉身,自己只不过是化形了而已。

    只要解除化形,林凡便‘凭空消失’了,任何人都无法再找到他。

    在这种情况下,还怕个鬼?!

    你们用堵门来威胁我?

    我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你们都不知道,还怕你们堵门?!

    再威胁我,直接给你们丫卖了!

    “你敢!”

    秋陌白咬牙:“何况谁人不知穿云剑乃我刀剑神宗的贵重之物?谁有如此胆量,胆敢买走?”

    “是么?”

    林凡撇了剑十七一眼:“老爷子,这剑人没多少见识,从小就在修炼,但你却是清楚的,你说,这等极品道器,我若是公开拍卖之类的,是否有人会出价?”

    剑十七面色更黑……

    是否有人会出价?

    废话,必然有人会出价的,而且还会出的特别欢!

    极品道器可不是常见货色,为了这等好东西,些许危险算的了什么?!

    所以,他几乎能够预料到,一旦林凡真这么干了,想将穿云剑拿回来,可就更难了。

    “你待如何!”

    无奈,剑十七只能黑着脸询问,气势也不由弱了几分。

    “终于像是要好好谈的样子了。”

    林凡笑了笑,露出自己那满口洁白的牙齿:“那咱们就来好好商量商量,你们愿意出多少灵石,把这穿云剑买回去?”

    “什么?!买回来?”

    秋陌白一愣,而后怒吼出声。

    但此刻,却被一旁的剑十七伸手拦下,错愕看去时,只见剑十七面沉如水:“你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