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章 要么阵碎,要么他们死

    “本将,大夏军部破阵司副司丞,施业。”

    汤都城外,顶天立地的战争神木之上,属于破阵司的据点平台,一道来自破阵司副司丞浑厚的声音响起,转眼便传入下方所有人的耳中。

    随后这位面容并不粗犷,身材精瘦的副司丞,眸子里闪动着灵动的智慧之色,望着下方一张张的年轻的脸庞,询问声再次传出:

    “诸位不妨去回想一下,若是时间回到三年前,你们在做什么?”

    询问声落下,施业停顿数息,声音嘴唇张开,声音再次滚滚传出:

    “三年之前,你们或在家中浑浑噩噩,或游手好闲,亦或跟一老师傅,学些砌墙置瓦的手艺活,准备养活自己。

    “运气好些,有人也许加入了某个宗门,憧憬着可以成为内门子弟,或者正在寒窗苦读,期望通过朝试入朝为官。

    “而本将,还在和无尽山和那些杀不尽的异族,挥刀对砍!”

    这一道滚滚而出的声音,在耳畔不停缭绕之际,在场的所有年轻一辈,各个皆屏息凝神,整个平台骤然间变得犹如针落可闻一般。

    下一息,来自副司丞施业口中的声音,再次于前方传下:

    “第二个问题,三年前的尔等,有没有想过会有如今的光景?

    “如此优渥的生活和修行条件,悉心教导的学宫先生,还有曾经梦寐以求的道魂、功法、兵器,还有知识!”

    施业的声音刚刚落下,下方一位位双拳握紧的年轻军士,眸子里有一团烈焰燃烧而起,几欲开口怒吼高呼,但却被前方的施业直接抬手阻止。

    随后这位行事作风并不走寻常路的破阵司副司丞,双手缓缓下压,示意面前年轻一辈的骄子们保持平静,浑厚的声音,再次传出:

    “本将此时不需要你们怒吼,呐喊,只需要你们去思考,思考方才的问题。”

    话音落下,施业的眸子眯起,继续不轻不重的继续开口道:

    “诸位应该清楚,咱们国度这涵盖所有子民,包括你我、妻儿、父母等等的巨大变革,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自然值得吾辈用生命去守护!

    “或许尔等之中,会有人觉得委屈,认为自己年岁尚浅,甚至还在学宫之内求学,就要被征召到战场,但是本将可以告诉你,这年纪在咱们军中,就是狗屁。”

    说到此言时,施业终于带上了那自尸山血海中拼杀而来的铁血煞气,浓郁冰冷的杀意,使得整个平台之上的气温,都下降了不少,紧接着铁血之音,继续响起:

    “在大夏,就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尔等这一辈,无论是吃穿用,还是修行,皆是神州浩土历史上最好的,因此当整个天地剧变,危机降临的时候,就理应冲杀在最前,这很公平。

    “不单单是你们,如今全大夏的学宫子弟,全部都被征召为预备役,若是真有朝一日,我们这些在役军人倒在了前面,那么就由他们顶上。

    “这是责任!”

    责任二字,这位破阵司副司丞,说的格外斩钉截铁,随后其目光继续注视着面前的一位位年轻人们,话风一转,声音传出:

    “实话告诉尔等,就在不久之前,大夏六部各司挤破脑袋的派出了自己精心培养的年轻一辈,参与皇后娘娘的护卫队伍,企图向整个朝廷,向陛下展现出自己蓬勃发展的实力。

    “结果呢,结果本将不说,你们也很清楚,搞砸了,竟然搞砸了!”

    这一句咆哮,施业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而这道言语一出,面前的年轻一辈之中,有不少人极为羞愧的低下头,双拳握的更紧。

    “犯错并不可怕,吾大夏的荣耀,便是知错能改,但是各位,本将再次提醒,咱们如今身处的,可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战场,面对的敌人,同样是前所未有,因此稍有不慎,便是阴阳两隔,所以都给本将拼命!”

    话音说完之后,施业对着前方一挥手,身侧一位位破阵司司吏,便带着一封封卷宗,大步向前,将其快速的分发给面前的年轻一辈们。

    “此次吾破阵司征召尔等的任务详情,全部记录在这卷宗之内,各位有一刻钟的时间理解消化,若是还有不懂,便来询问本将。”

    清晰的声音再次响起于平台之上后,施业大步流星的走向这座平台的最前方,一边行走,一边继续开口道:

    “诸位皆是大夏各大学宫最强的年轻一辈,这么多年来,陛下一个人扛起了整个大夏,现在尔等也要为陛下分担,奋勇杀敌!”

    “诺!”

    一声整齐划一的怒吼声过后,平台之上拿到任务卷宗的年轻一辈们,齐齐张开手中的卷宗,低头望去,这其中自然是包括站在一处的敖白。

    下一息,快速扫过卷宗的敖白,眉头一挑,直接开口道:

    “虽然将我等征召到了破阵司,但却不是让咱们去破除汤都外的那座古老大阵。”

    敖白的话音落下,一旁握着长枪的关山北点点头,年轻的声音传出:

    “自然是不会让咱们去破阵,咱们这些人之中,或许对于阵法有着皮毛的研究,但是真正要用来破除这种上古级别大阵,怕是给上几百年,都不一定撼动几分。”

    关山北说完之后,挥手将自己的宝贝长枪挂在背后,同样低头望着手中的卷宗,声音再次传出: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破阵司之中有的是专门修炼破阵之法的修士,咱们的任务,则是护送,护送这些破阵司的修士们,平稳的抵达汤都城墙,并且保证他们破阵时的安全。”

    关山北此言一出,周围一位位的年轻一辈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无比凝重,因为平日里作战任务极为丰富的他们,自然清楚,在所有任务之中,战场护卫任务的危险性,可排进前三之列。

    这意味着,在破阵司修士破阵之时,他们这些负责守护的屏障,必须和城墙之上的上古仙人们死磕,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和汤都外的那座寰宇星辰大阵,有且只有两种结局。

    要么阵碎,要么他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