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大家再见】

    “早。”

      “早。”

      风和丽的清晨,一群戴着口罩,从企业大门外鱼贯而入的职工们,一个两个的打着招呼。

      三无宅男李晨也是员工们的一员。

      还是那个小城,还是那个熟悉的家乡味道,但当他回顾风景时,只觉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一年前,就是在这座如今世界闻名的小县城中,他偶遇了那位美丽的姑娘。

      那时的她还没现在这么出名,只是一名随处可见,拿着手机直播训练过程的小美女而已。

      因为喜她当时减肥下来的容颜,宅男属满满的他,走出了家门,每天都蹲守那位姑娘,更是在之前了解她是女主播以后,变成了她的死忠粉。

      再往后……

      “珑爷已经很久没现了,也不知她现在处何方?我可是因为她的鼓励,才踏上了小职员之路的,她可千万别给我消失了,我还想继续当她的粉丝呢。”

      李晨摇摇头,转而不再观看距离单位不远处的那条临河跑道。

      跑道依旧,甚至被县单位重点加固,每天不知有多少慕名而来的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游人,到此膜拜、回忆、传诵‘那位女孩’的故事。

      当李晨转进入单位办公楼,只见在跑道上,有一道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姿,沐浴于晨曦微露的阳光下,轻松写意的小跑着。

      “呼呼……呼……我,我说贾亮,你、你到底是、是不是在用你姐的训练方式啊,我怎么感、感觉这么假呢。”

      在这名戴着口罩的男生旁,另一道略显臃肿的姿,气喘吁吁,已然跟之不上。

      “我当然在……用我姐的跑步方式,你要不信……就、就别跟着我好不。当然,就算我姐回、回来了,我也不会介绍给你认识就是了。”

      “别,我跑、我跑还、还不行吗?话,话说你,真、真的想去考猎人证吗?你、你可不是你姐。”

      “我当然不是我姐,就算比、比不上我姐,我考个普通猎人证还、还考不下来吗?我可是被我姐指点过的。”

      “好,你、你厉害,你考吧,也许哪、哪天你姐回来,就、就把你指点成金、金牌猎人了,到、到时可别忘了我。”

      ……

      阳光下,两名年岁仿佛的少年人,一前一后,气喘吁吁,恣意释放着青的活力。

      一如一年前,在这条比起如今静寂许多的无人小道上,那道卖力的窈窕影。

      只是……他们两永远也追不上那道影,包括当事人在内,谁都知道这点。

      因为,她是个活着的传奇。

      县城老城区内,有一大片的城区,如今是封锁着的,除了早前就居住于此的居民外,外人根本难以得入这片地区。

      “李大姐,这菜真不用你钱,菜你拿着吧。”

      “哪能不用钱,咱们家也没啥地方能用得上钱了,你就收着。”

      买完菜的李英,一路上成为瞩目焦点,与邻里唠唠家长里短,然后笑逐颜开的回到家中。

      “老头子哪,你怎么又在看电脑,叫你别天天守着电脑,多出门走走不听,以后体缺乏运动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老屋中,李英发现戴起眼镜的丈夫贾胜,又守在电脑前,不时被画面逗得乐呵笑笑,又不时流露出一抹自责。

      不用看李英都知道,老伴又在翻看,女儿以前的直播视频录像。

      “回来了?外面还要戴口罩吗,要实在辛苦,让那些军队孩子帮忙带带菜吧。”

      “老叫别人带带带,你个老头子,女儿上回挂电话回来,不是说了别太麻烦别人吗?以前我都能买菜,现在为什么就不行了。”

      李英没好气的白了老头一眼,自顾自的回到厨房忙活。

      这段时以来,也不知为啥,以往强势的贾老头子,开始被贾母李英拿捏住了,而且在谈起女儿的时候,老头子往往是羞愧交加,恨不得逢人就说对不起女儿。

      好嘛,老父亲变了子,对以往充满火药味的贾家而言,也是好事。

      “对了老婆,上回女儿电话里好像讲了,最近会回来一趟的吧,你可得多问问行程,我好买点东西,再跟家里其他亲戚说一声,他们都想跟小珑儿见个面,别忘了呀。”

      “好好好,又是那帮子亲戚,以前可没见他们正眼看咱们家……”

      ……

      “哇,你个坏孩子,又把家里电线拔了。毛毛!你给我站住!过两天回家,我可不带你哦。”

      “什么?你说笙笙带你去?好啊,笙笙这混蛋,把我家孩子带坏了,看我一会儿不给她好看。”

      远在相距县城数百公里的巨型都市中,一个安保条件极佳的小区内,曼妙姿的主人,与一头浑毛绒绒的小动物,在大房子里跑来跑去。

      别忘房子大到什么地步,客厅能让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了怕扎心。

      妥妥豪宅呀。

      更关键的是,这豪华的房子,竟然不要钱,白白住的呢。

      “笙笙,你给我说说,为什么带坏我家毛毛,这才回到龙夏几个月呢,它都变坏孩子了。”

      面对打,打不服,骂,骂不通的小白熊,追逐了半天的姑娘,停止行动,气呼呼拿起手机,对电话另一头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指责。

      “呃,我……我这两天没空呀,嘻嘻嘻,不是的,我没有责怪你啦,我知道你很忙,哈哈哈……我挂错电话了,就这样,工作辛苦啦,我在家里等你哦,么么哒。”

      本来气急败坏的女孩,在被电话那头反过来说了些什么后,怒意立马烟消云散,转变得须溜拍马状,点头哈腰的连忙找借口挂了电话。

      “好烦。”

      放下电话后,女孩不顾形象的滚到光滑而又充满奢侈感的地板上,骨碌碌滚来滚去。

      “呓?毛毛滚。”小白熊撒欢跑腻了,眼见姑娘滚得可好玩,它也一齐在地板上翻滚起来。

      “为什么呢?分明都停播了,干嘛回到龙夏还这么累呀,早知道就在国外多玩一段时间再回来。”

      女孩把自己一头绸缎般明亮柔顺的长发,揉搓成鸡窝头。

      “内系啦,毛毛内,要玩。”

      小白熊学着她,把爪子放脑门上用力揉呀揉,毛绒绒的毛发都变成鸡窝。

      “不许学爸爸。”

      女孩瞪了它一眼。

      “毛毛学。”

      小白熊不甘示弱,与姑娘躺着互相比斗鸡眼。

      “啊啊,毛毛也叛逆期不听话了,我不活啦。”

      女孩再次头痛的抱着小螓首滚来滚去,小白熊与她一块抱着脑袋滚起来。

      “对啦,我跟爸妈说过,这几天会回去的,只要我回去了,说要享受天伦之乐,那些领导呀,部门呀,部队,还有想见我和给我捐款的人,就会放过我了吧?嘿嘿,然后我故意待在河边自己的别墅里,宅着玩电脑,玩十天半个月再出来。”

      突然,姑娘像是想起什么,漂亮而又明亮的大眼睛亮起,明眸皓齿上浮现一抹小小得意神态。

      “毛毛看动瓜片。”

      小白熊插嘴道。

      “好,给你看动画片,但一天只能看三个小时,不然眼睛会看坏的哦。”

      “好哒。”

      有了好办法,她得意洋洋,再联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躲回故乡房间里宅了,她心变好了点。

      走到诺大房屋的落地窗边,拉开窗帘,再俯瞰百层楼高的下方高楼大厦,她心旷神怡。

      “好高呢,虽然比起新世塔矮了不少,可这是正常人类文明的结晶,整个城市也比起新世城要更祥和多了,这才是我想要的文明社会嘛。新人类算什么鬼,不过……”

      这姑娘,自然就是结束了南大洲之行,辗转了半个地球后,回到龙夏故里的贾珑。

      如今的贾珑,比起以往,还要更为知名,地位也高到难以置信。

      但她本就不喜这些,所以哪怕有好房子住,有好东西吃,却还是令得她难耐心烦意乱,每天都想着放弃当下不是接见这个,就是与那个会晤的生活,甚至连媒体上天天都有自己的新闻,她也懒得关心。

      就想要回到故乡县城的小别墅里,过着自己的懒散生活。

      最好所有时光都倒流,回到刚开始直播的子多好。

      “是啊,能回归多好,因为现在的文明社会,跟一年前的,已经不同了……”

      从百层往下看去,虽然仍旧是车水马龙,仍旧是人来人往,但总归是变了。

      人人戴着口罩,这是因为红眼病毒肆虐。

      街道上不时有些角落,闪烁着双目血红的影。

      连动物也不少染上了病症,出没于人类社会之中。

      “各位观众中午好,这里是午间新闻时间。现在为您播报今的要闻摘要。”

      “当地时间昨清晨,龙夏第一批南极建筑队伍到达当地,受到南极新人类派别的烈欢迎,新人类首领徐伟亲自接见慰问了建筑队伍,并对我龙夏的援建表示诚切的感谢。”

      “与会的龙夏第三建设局副部长张无同志说,南极建设是一项艰苦任务,我们龙夏要发挥踏实勤恳的作风,与新人类队伍进行最有效的合作,力求做到双方利益最大化,对此,徐伟首领表达了肯定与赞赏……”

      打开电视,占了整整一面墙体的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让贾珑很是熟悉的面容。

      只是这副面容,与几个月前在新世塔见到的那狼狈样,多了沉稳与自信。

      “新人类么,没想到真被徐伟搞起来了,南极建设,还与所谓的旧人类建立起了联系,甚至把红眼人的名称都去除,官方名称变成新人类了……厉害。”

      女孩施施然躺在沙发上,慵懒无比的样子,就差没有睡着过去。

      可是在看着画面中,那一名名与普通人相谈甚欢,仿佛与正常人无异的红眼人时,她一双蕴含星辰般的美丽眸子中,不时闪烁着奇异光彩。

      “希望徐伟这些家伙别想搞花样,不然啊,女武神可是会再次出动的,哼哼。”

      “另外,他们肯定会得意了吧,整个世界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好像都认清事实,知道人感染红眼病毒是大势所趋,所以对待红眼人变得柔和了不少,还有人开始骂我,说我阻止人类进化,嘿嘿……这就是人么?”

      “不过没关系,我还是我,贾珑,也是那个前一世的贾龙,不管是不是存在前世,我自己认定了就行。”

      “没错,纵然世人不认可,纵然新世国还会再次冒头,纵然过不多久,还有那什么外星文明入侵的危险,但我想做什么,只需凭着自己本心就可,因为,我是贾珑,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哈哈哈,毛毛,下午不管那么多啦,咱们去开飞船去月球玩好不好!”

      “好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