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

    此时站出班来的乃是只是一个寻常的大臣。

    没什么出奇。

    这也并不让李世民觉得有些意外。

    因为历来朝中的巨大争议,都是一些看上去不太重要的大臣站出来挑起的。

    这更像是某种导火索,真正位高权重的人不会站出来轻易开口说话,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需要有转圜的空间,而对于那些年轻一些的大臣们而言,他们则不在乎这个,毕竟他们年轻,还有的是机会,不妨先积攒自己的名望,哪怕因此而触怒了天颜,大不了罢黜,可名望在此,将来迟早还要起复的。

    这里头有一个深沉的逻辑,表面上他们是仗义执言,可实际上,却说了某一个群体不能说的话,开了这个口,只要社会的基础不变,世族拥有足够立足的资本,那么即便获罪,也不过是短暂的蛰伏而已。

    李世民凝视着这个年轻的大臣,一字一句道:“卿何人?”

    这年轻人道:“臣杜青。”

    李世民几乎不多想,目光便落在了杜如晦的身上,不用去想,这一定是京兆杜家的子弟。

    杜如晦面露苦笑,李世民只看杜如晦的神色就知道,虽然同为京兆杜家的杜如晦颇有几分跟着自己一条道走到黑的勇气,可是这并不代表,整个杜家也愿追从杜如晦。

    毕竟,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

    某种程度而言,杜如晦越是在这件事上表现出暧昧,倾向于宫中,杜家人则越担心杜如晦给家族造成巨大的影响,而他们则越要站出来,向其他人自证自己的清白。

    李世民平静道:“卿何出此言?”

    “敢问陛下,吴明因何而反?”

    李世民并不急着揭露答案,而是看向这年轻气盛的大臣:“卿以为呢?”

    “吴明谋反,是因为邓氏的缘故啊,邓文生有罪,可是邓氏何辜,陛下大肆株连,以至宇内震恐,天下哗然,吴明之反,不过是因为这大兴株连所引发的后患而已。一个吴明,不过是区区刺史,他一谋反,则扬州世族尽都影从,难道……只是区区一个吴明,不忠不孝。这扬州的世族以及官吏,也都不忠不孝吗?臣以为,问题的根本不在于一个吴明,而在于陛下。”

    李世民手微颤:“噢?在于朕什么?”

    杜青慨然道:“在于陛下效法隋炀帝之事,以至于那些积善之家心生疑虑,钟鼎之族心怀恐惧,臣子们已无法预知天威,惊恐交加,这才是吴明等人谋反的缘由。凡事追根溯源,便能寻觅到解决的办法,陛下现在要征讨叛贼,却不对叛的缘由进行追溯,其结果就是反叛愈来愈多,朝廷的军马疲于奔命。陛下,臣以为,此事关系极大,在此存亡之秋,陛下理应明辨是非,明察秋毫。”

    “朕不能剿?”李世民看着这侃侃而谈的杜青,面上依旧没有表情。

    杜青正色道:“臣以为,可派一天使,前往扬州,述明陛下的心意,那吴明等人,自然而然也就愿意束手就擒了。”

    “当然……还有一个前提,陛下必须对诛灭邓氏……”

    李世民随即道:“那么,朕就派卿去如何,卿家八百里加急,前往扬州,去见那吴明,朕的讨伐大军,随后就到,卿家若是能说动,固然是好,若是说不动,朕起兵为你报仇。”

    杜青:“……”

    杜青感觉陛下这是吃错药了。

    几个意思?

    招抚叛贼,本意是让你李二郎承认错误和过失,保证诛灭邓氏的事绝不会再发生。

    可你却让我去劝降?

    自己只是说说而已。

    鬼知道那吴明因为什么缘故反叛,单靠我这一张嘴,若是人家大怒,砍了我的头颅怎么办?就算不砍头颅,一旦挟持了自己,与官军作战,到时兵荒马乱的,自己的小命也休矣。

    杜青一时懵逼。

    “既如此,朕便下旨……”

    “陛下……”杜青大怒,他感觉李二郎侮辱了他,这分明是故意的,作为臣子,君王是不应该这样羞辱自己的,杜青昂首道:“陛下难道不知道问题的根本,招降吴明,并非是根本,而陛下滥杀无辜,效隋炀帝旧事才是根本所在。陛下怎可避重就轻?”

    李世民突然大喝:“避重就轻吗?”

    杜青万万没料想,方才还冷静的李世民,下一刻突然反目。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是鸦雀无声。

    “朕避重就轻又如何?”李世民凝视着杜青。

    杜青:“……”

    “朕再来问你,朕诛灭了邓氏,又如何?”

    杜青一口血要喷出来,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方才口若悬河所说的话,固然引经据典,而且很有道理,可自己的道理,一切都在对方讲道理的前提之下,方才可以使人信服的。

    那么,一个非常可怕的问题是……

    如果对方……他不讲道理呢?

    “吴明要反,尔口口声声,为吴明辩护,认为他不过是因为邓氏被诛灭之后,心生恐惧而已。这些话,没错,朕也相信,他如何能不恐惧呢?邓氏犯罪,他吴明罪责也不小。邓氏侵扰小民,他吴明就没有吗?现在害怕了,惊惧了,不知所措了,于是便敢反,带着军马,围困朕的弟子,这是臣子所为吗?这是乱臣贼子!”

    李世民厉声大喝。

    殿中的人都不做声。

    李世民随即虎视杜青,双目有着锥入囊中一般的锐利,他而后一字一句道:“杜卿家左一口吴明如何如何,右一口朕如何如何?现在吴明已反,贼子杀戮官军,这历朝历代,贼杀官,官杀贼,本是理所当然之事。可你处处为吴明袒护,为他辩解,朕只问你,尔是贼,还是官?”

    杜青心一沉。

    这是不讲道理啊。

    “贼子作乱,不可一概而论。臣以为……”

    “少来此绕圈子,朕只问你,尔为官,为贼?”

    李世民显然失去了最后的耐性。

    他甚至已想好了,对方若是敢说一句为贼,便立即命殿中禁卫将这家伙直接用金瓜锤死。

    杜青脸色铁青。

    士人是不喜欢做选择题的,他们喜欢做阅读理解,任何一件事,都可以发出一大通的感慨,他们说话和行事,历来喜欢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唯有如此,才显高明。

    可陛下显然过于简单粗暴了。

    李世民的大喝,让他心里一颤,他原本还准备了一大通的理由,来给吴明辩护。

    当然,给吴明辩护的目的,不是因为他和吴明有什么私交,目的在于,正好借着这个吴明谋反,来告诫皇帝,诛灭邓氏的事,是万万不能开这个先例的。

    只是,李世民此刻死死的凝视着什么,他没这么多时间和一个杜青在此纠缠。

    杜青稍一犹豫,最后垂头道:“臣,自然是官。”

    李世民冷笑:“朕看你不配为官,食君之禄,却心向贼子,也敢自称为官吗?”

    杜青感觉自己人格上受到了侮辱,一时义愤填膺起来,他振振有词道:“陛下何出此言,臣只是为了社稷而已,陛下与那陈正泰私访扬州,这是人君所为吗?随意诛灭邓氏,这又是天子应该做的事吗?现在吴明等人反了,难道不该追究?陛下今岁以来,性情大变,这都是陈正泰在旁的缘故,现如今……他也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些话,是杜青的心里话。

    杜青愤怒了。

    此刻他放肆的发泄着自己的大胆,可这又如何,大不了,罢黜我杜青罢了,我杜青说出来的乃是天下人的心声,我杜青即便不为官,也有诺大的家业,足以一辈子衣食无忧,锦衣玉食。他日我得了盛明,照样会有无数人前仆后继的举荐我,朝廷还是得征辟我杜青为官。

    李世民闻言,大怒。

    “来……拿下!”

    听到这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李世民终于无法忍耐了。

    禁卫听罢,已是如狼似虎的冲进殿中来。

    朝中百官大恐。

    直接殿中拿人,还是贞观朝的第一次。

    杜青也没料到,陛下居然如此硬气,和从前的李二郎,完全不同。

    禁卫已至面前,杜青口呼道:“岂有殿中拿大臣的道理……”

    禁卫们却将他按倒在地,他不服气,依旧大声疾呼:“陛下连纲纪都不要了吗?”

    殿中已是哗然一片,杜青固然是出头鸟,大家作壁上观,某种程度,不过是让杜青来试水而已,谁想到陛下的反应如此激烈。

    这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于是,许多人蠢蠢欲动,想要为杜青说情。

    可他们抬头看李世民时,却见李世民脸色铁青,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拖至太极门外仗打,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杜青脸色一变。

    其实他确实是来做‘魏征’的,但是,他没想过让自己做比干啊。

    魏征和比干之间的区别是,魏征如何痛骂皇帝,皇帝也得表示朕错了,你说的都对,卿家真是敢言之士。

    而比干这种,是真的会死。

    杜青感觉整个人都瘫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气力,他双目无神,脸色苍白如纸一样,张口还想说什么,禁卫们便拖拽着他出殿。

    刚出殿中,杜青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呀,这不是开玩笑的。

    于是,他顿时开始挣扎,想要挣脱孔武有力的禁卫,偏偏这禁卫反剪着他的手,越是挣脱,越是疼的厉害,于是杜青歇斯底里的大喊:“陛下……陛下……陛下要效商纣王吗?陛下因言治罪,难道就不怕……这天下更多的吴明……”

    这是他最后说的要挟,因为杜青已被拖拽的远了,他的声音殿中的人已听不清了。

    李世民隐隐听到杜青方才的声音,已是勃然大怒。

    ”陛下,万万不可,打死一个杜青,那么天下人视陛下为何?”

    “陛下,今日杜青若死,谁敢在陛下面前言事?”

    “陛下……”

    此时……连房玄龄也觉得过了头,他知道陛下在盛怒之下,便徐徐站出来:“陛下,杜青不过是胡言之辈,何须与他计较,若将其杖毙,反成全了他的忠义之名,不若罢黜,再不叙用。”

    李世民冷冷道:“他既说出了多行不义四字,既然他自诩自己忠诚敢言,那么朕就成全了他的忠义之名吧。”

    说着,李世民更加愤怒:“陈正泰危在旦夕之间,还要被你们这样的侮辱吗?他有何错,又为朕分了多少忧,现在,他人还生死未卜,就已有人敢妄言多行不义吗?好,朕今日让说这话的人知道,什么叫做多行不义。”

    群臣哗然。

    不过杜青确实有些过头了,人家陈正泰说不定都已被乱贼们砍成肉酱了,尸骨未寒,这个时候你跑去说什么多行不义,也难怪陛下勃然大怒,这不等于是在人家坟头上蹦迪吗?

    人死为大啊。

    只是杜青无论如何也要保的,这要是开了殿中杀人的先例,那还了得。

    许多人搜肠刮肚,等着进言。

    却在此时,那张千匆匆进来:“陛下,奴有事要奏。”

    李世民正在怒火中烧,不过张千乃是内常侍,最知自己心意,此时朝议,他一宦官,是不该入殿奏事的,除非遇到了紧急的情况。

    李世民看着瞠目结舌的大臣们,显然这些大臣们已经被今日一次次规矩的破坏而震惊。

    李世民道:“说!”

    “陛下,不知什么缘故,突然……交易所那里,发生了变故,似乎有一些资金,疯狂的在收购陈氏的股票,短短一个时辰,价格疯狂的攀升,奴觉得可疑,特来禀奏。”

    张千是个聪明人。

    上一次,叛军的消息刚刚传到宫里,那交易所就事先得知了什么消息一般,疯狂的开始暴跌。有了这一个教训,专门陪伴在李世民左右,为李世民鞍前马后的张千便学聪明了,专门在交易所里设置了人手,随时打探。

    而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整个交易所发生了十分诡异的局面,似乎有某些手握巨大资金的人,在疯狂的收购,这和前几日的大跌,完全不一样,这陈氏家族涉足的股票,统统止住了跌势,应声而涨,而且涨的十分厉害,属于只要你敢开价,我就敢买。

    事有反常即为妖,这么大的事,张千觉得还是率先来奏报一下为好,别让其他人抢在了自己的前头。

    李世民面沉如水,此时他心情极糟糕。

    不过陛下还未开口,张千就察觉到了陛下的心思,于是立即又道:“这一次大量的收购,显然不是陈家的回购,这两日,陈家虽也大力在回购,可是根本没有将行情拉抬起来,显然……拉抬价格的人,绝不只是陈氏这样简单,奴之所以来奏报,是觉得这件事过于突然,是不是……又有人提前收到了什么消息?”

    殿中的人或多或少,对那交易所是有一些了解的。

    听说交易所那里又出了怪事,竟也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