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定策

    与此同时,Den-Liner中。

    同款的车厢背景前,不同的人,展开了不同的场景。

    野上良太郎、樱井侑斗和盖茨,一边吃饭,一边聊了起来。

    而他们这场谈话的重点,正是在没有了骑士通票的情况下,该如何把计划继续推行下去。

    顺便一提,天津四因为在汤里加了樱井侑斗最讨厌的香菇,已经被樱井侑斗赶回Zero-Liner了。

    而那份加了香菇的汤,则被樱井侑斗转送给了盖茨。

    盖茨:“……”

    不吹不黑,那汤,味道是真不错。

    他甚至还想再来一碗……

    咳!

    言归正传。

    野上良太郎他们的计划,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

    风塔罗斯完成契约,打开过去之门,飞到提德将Hana和久永慎吾改造成异类骑士之前的时间。

    二、

    将空白车票置于久永慎吾的身上,读取风塔罗斯飞往的时间,并将其日期刻印到车票上。

    随即,他们立刻动身,前往车票上显示的【过去】。

    三、

    与风塔罗斯汇合,与时劫者提德战斗,阻止提德将Hana和久永慎吾改造成异类骑士。

    以上。

    所以,野上良太郎他们第一个谈到的话题,便是,假如直到第二个阶段开始之时,魔王还没有把骑士通票还回来的话,那么,他们该如何回到过去?

    毕竟,没有了骑士通票,就算有车票在手,野上良太郎也没法驾驶Den-Liner去往对应的时间。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难。

    因为,Den-Liner不行,不是还有Zero-Liner吗?

    由樱井侑斗驾驶Zero-Liner来使用车票也是一样的。

    甚至,就算是Zero-Liner也出了状况,也没关系,因为还有盖茨的时光魔神机打底啊。

    稍微修理修理,就能继续飞啦。

    毕竟,之前在时空隧道中的那次碰撞,损坏的只是时光魔神机的外甲,作为其核心的时空转移系统,仍然可以正常运行。

    总之,第一个问题,就此顺利解决。

    开胃菜结束,接下来,就该上主菜了。

    野上良太郎向盖茨问道:“关于跟提德战斗的事情,盖茨,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错,回到过去,只是小事。

    能不能阻止提德,才是他们这次计划是否功成的关键。

    而在野上良太郎和樱井侑斗都无法变身的情况下,作为唯一的战力,盖茨的成败就变得至关重要。

    只是盖茨在听到这个问题后,却是微微一愣,脸上浮现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想法……什么想法?”

    盖茨心想,他们的计划,说穿了,不就是直接去突提德的脸吗?

    那还需要什么想法……

    就,直接上去打啊。

    “???”

    野上良太郎被盖茨这句反问给问的脑子一懵。

    这么莽的吗?

    野上良太郎看着盖茨沉默一下,略带迟疑地说道:

    “……我觉得,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儿的好,毕竟,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而樱井侑斗听到盖茨那句话后,则是毫不客气地直接斥道:

    “盖茨,你真的意识到你所背负的责任的重量了吗?”

    说完,不等盖茨开口,樱井侑斗就继续道:

    “正如野上所说,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而作为唯一战力,你的输赢,与我们这次行动的成败,可以说是直接挂钩的!

    可你现在这种心态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你觉得,只要我们过去了,提德就会束手就擒?”

    樱井侑斗生气地道:

    “你真的做好完全的准备了吗!?”

    樱井侑斗紧紧盯着盖茨的双眼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可以请你跟我们说一下,你打算怎么应对提德的能力吗?”

    时停,精神控制。

    跟樱井侑斗一起去拜访过石森章太郎的盖茨自然也是知道这个情报的。

    但要说怎么应对它们……

    盖茨:“……”

    在樱井侑斗的注视下,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说不出哪怕一个成型的应对方案。

    是啊,先不说精神控制,单是时停这一个能力,就麻烦的不行。

    试问,如果时劫者不是用它来逃跑,而是用它来战斗的话,该怎么办?

    当然,盖茨之所以会忽略这个“重要问题”,也是有原因的。

    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

    在以往的异类骑士事件中,因为时劫者的时停能力在常磐庄吾的面前完全无效,所以,时劫者在与他们相遇时,第一个反应从来都不是抬手时停,而是,置身事外,或者,扭头就跑。

    久而久之,盖茨也就不怎么在意时劫者的时停能力了。

    而等到月读也拥有了时停的能力后,时劫者的这一招牌能力,在盖茨的心里,就彻底没有了威慑力。

    从这一方面来看,其实,盖茨,早就已经习惯了有常磐庄吾在的战斗。

    只是,盖茨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罢了。

    也是直到这时,被樱井侑斗点醒,盖茨才第一次真正有了他要一个人去战斗,一个人去面对一切,一个人去解决问题的实感。

    很微妙的,当盖茨意识到常磐庄吾可能真的不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出现了的时候,从他的内心中下意识升起的,不是别的,正是一抹淡淡的怅然。

    而那抹怅然,名为孤独。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巨大的压力。

    那是,他之前从未考虑过的,名为失败的压力!

    “……抱歉。”

    盖茨向樱井侑斗道歉道。

    是他,太过浮躁了。

    樱井侑斗闻言,深深呼出一口气,没有说话。

    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重。

    野上良太郎连忙打圆场道:

    “其实,关于应对时停的方法,我这里倒是有一个。”

    面对因为这句话而看过来的樱井侑斗和盖茨,野上良太郎继续道:

    “作为在时间之中行驶的列车,Den-Liner是不会受到时劫者的时停影响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我也没法追着提德来到这条时间线上。

    说实话,要不是中途受到了异类Den-Liner的阻拦,我也不会跟丢提德。

    当然,这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既然Den-Liner不受影响,那么,Zero-Liner自然也不会受到影响。

    所以,只要在提德时停后,让Zero-Liner进场去扰乱对应空间的时间,提德的时停自然会不攻自破。”

    说到这里,野上良太郎顿了顿,继续道。

    “而且,如果提德因为时停成功而放松了警惕的话,那么,Zero-Liner的突然登场,或许还能起到意料之外的效果……比如,在提德反应过来之前,将还未被赋予异类骑士手表的Hana和慎吾,直接救走!”

    说完,野上良太郎向樱井侑斗和盖茨问道:

    “怎么样?你们觉得这个解决方案如何?”

    樱井侑斗想了想,点点头道:

    “我觉得可行。”

    “我也觉得没问题。”

    盖茨也同意道。

    于是,关于时停的问题顺利解决。

    然后便是提德“精神掌控”的能力。

    对此,樱井侑斗提出的建议是:

    “按照提德的设计图,我觉得,只要不与他手背上浮现出的那只眼睛对上,应该就能避免被他这个能力影响到。”

    盖茨想了想,缓缓回道:

    “我知道了,在战斗的时候,我会注意的。”

    “嗯。”

    樱井侑斗与盖茨对视一眼,随后点头,既是对盖茨的话做出回答,也是在表示揭过先前的事。

    盖茨暗暗松出一口气,嘴角不由轻轻勾起一抹笑意。

    接着便是在他们穿越回【过去】之后,对处于【现在】的久永慎吾和Hana的安置问题……

    按理说,在这个异世界中,应该没有比Den-Liner更适合安置他们的地方了。

    然而,无论是Hana还是久永慎吾,都有着一个不知何时就会爆发出来的隐患,那就是……他们的身上,都被提德种下了“精神控制”的种子。

    所以,三人想了半晌,最后,得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用昏睡来避免提德“精神控制”种子的爆发。

    这样想着,三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转向了Hana和久永慎吾吃饭的那一桌……

    随后,三人同时起身。

    但马上,野上良太郎就被樱井侑斗给按回了座位上。

    野上良太郎:“……”

    野上良太郎坐在座位上,眼看着樱井侑斗和盖茨走到柜台前,开始与直美小声商议起来。

    虽然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是,野上良太郎仍然可以猜到他们商议的重点内容。

    无非就是,“咖啡”“饮料”“昏睡”之类的词汇罢了……

    啧。

    好孩子千万不要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