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冲击北宫

    “阉贼误国,霍乱朝纲,我等奉大将军之命,前来铲除十常侍,还请上面的兄弟,打开大门,让我等进去”

    北宫门下,一名武威将军,盛装铠甲,手持长枪,站在北宫门下高声,身后数万的大军,也跟着嘶声厉喝。

    一阵阵的声音波浪,一浪接着一浪朝着远处传播。

    黑夜中,将北宫周边很多人都惊动了。

    这一夜,显然又会是很多人的彻夜不能眠了。

    “放肆!皇宫尔等也敢乱闯,想造反吗?”

    今夜守卫北宫的正是黄叙,在苏哲的上军校尉训练一段时间,他依然融入到了上军校尉部,而且靠着自己的实力,他成为了四个军侯之一手里掌控两千的军队。

    不得不说,黄叙的天赋很高,再加上苏哲的指点,让他的实力提升的极快,到如今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二流的程度,虽然刚刚达到二流,但是黄叙的年纪才多大,只有十几岁,不到十八岁,达到二流。

    可想而知,天分之强,让吕布麾下的那些将领都是十分的羡慕。

    吕布被征召到了上军校尉,他在并州的麾下以及结交的将领,历史位面的八健将,除了臧霸、张辽其他都来了。

    高顺成为了最高的军司马,其他的诸如侯成、魏续等实力都在二流。

    黄叙能够成为军中军侯,自然是击败了几人,才得到认可的,而不是他的身份。

    在军中实力才是一切,尤其是想这种中下层的军官,首先看重的实力,在军中苏哲,从来也没有对他有多少的优待,他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汗水换来的。

    这也是他自己极为自豪的原因。

    守卫皇宫,原本是羽林军的责任,但是自从刘辫上任后,就换了,换成了西园校尉,而且还只有苏哲刘备他们几个校尉部。

    就算是袁绍他们也没有这个机会,面对刘辫的不信任,他们也只能忍着,不管这么说,刘辫都是大汉最高的那位,至高无上,只要汉室没有被推翻,在洛阳城,刘辫的话,依然很重。

    尤其是二十万的虎贲军,完全听命于刘辫。

    站在北宫城头之上,看着下面数万的大军,黄叙却没有丝毫的胆怯,相反眼神充满了火热。

    他只有两千的军队,但就是这两千兵力给他极大的底气。

    甚至比起他父亲麾下一万的虎贲军还要强大,论兵员的苏哲,西园校尉部的士兵,那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中的精锐,经过层层的对战选拔出来的,有些厉害的大头兵,放在地方,都是什长的存在。

    可想而知,这些人个人的勇武,再加上上军校尉如今人人着甲,而且还是铁甲。

    这两千铁甲重步兵,绝对是战场上的噩梦,堪比重骑兵的存在,真的战斗起来,就算是三万虎贲军围杀他们,结局如何,都实属难料。

    更别说那面的那些军队了。

    以黄叙的目光,一眼就看出,下面的军队,只是杂牌而已,虽说那为首的武将,气息不错,但是黄叙依然不怕。

    他身后还有数万的大军,一旦爆发,那些人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实际上他已经让人通知老师了。

    “这位将军,我等是奉大将军之命,前来诛杀阉贼,还请小将军能够给个面子”

    “哼!大将军的命令,有大将军的军令吗?拿出来看看”

    黄叙依然不屌他,开什么玩笑,他的职责就是守卫宫门,谁知道这些人闯进来,到底是不是诛杀张让段珪他们,要是吓到了陛下怎么办?

    而且老师之前,就叮嘱了西园校尉,要守好宫门,别说何进的命令,就是太后的命令都不行。

    “小子,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将军,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下面的人,顿时有些怒了,立即怒目而视。

    “呸!尔等再不离去,那就等同造反,敢冲击宫门,诛三族,你们都想清楚了,大将军可是陛下的舅舅,他会派人来攻打皇宫”

    黄叙脑袋可是相当的灵光,下面那么多人,虽然他不惧,不过一旦大战,他这里总归会有损失的,两千对数万,这不是数字游戏。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人跟着他,他也不希望他们有什么损失。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老师带着其他的大军到来,到那个时候,即使发生战斗,他们都有碾压的胜率,那时候损失可以降到了最低点了。

    黄叙的话,让这些大军中,起了纷乱。

    一句话,底层的士兵,他们都是听命行事,但是不代表他们是傻子,一开始他们并不清楚,今夜到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的。

    只是上官下令了,他们就只能跟来了。

    实际上正真知道的,只有那些将军以及他们的亲兵。

    如今黄叙这高声厉喝,声音传遍每个士兵,那些士兵也听到了,大部分都有些害怕,尤其是听到要诛三族,更是有些想要退却了。

    他们虽然没什么见识,却也知道,谋逆的大罪啊,冲击皇宫岂不就是造反谋逆,就算是军中的一些底层军官,也都迟疑了起来。

    说到底,正真要冲击皇宫的是那些高层,他们想要冲进皇宫,至于是不是诛杀阉贼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放屁,某来奉大将军的命令,前来清君侧,诛杀阉贼的,你如此阻拦,是不是和阉党一起的”

    这位将领脸色一变,不过他脑子也转的很快,立即就反击了一句。

    “哈哈!本军侯乃是黄叙,振武侯之子,岂是阉党一块的,尔等想要诬蔑,也要找准人”

    “现在我不管你们到底是奉谁的命令,给我立即退下,否则我数三个数,就立即放箭”

    “一旦爆发大战,尔等就是反贼,当年黄巾逆贼马元义,冲击北宫,被我父亲击杀,我今夜也正好拿下尔等”

    黄叙感受到背后已经有人支援了,顿时底气大增,于是声音越发的严厉。

    “该死!黄忠之子”

    顿时这为首的大将,脸都有些绿了,本来冲击北宫这件事,就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既然他背后的人,也给他保证,并且还将大将军推出来,到时候,只要事成,他也没有什么问题。

    大不了将自己先贬到地方,过几年,自己将更上一层,正是如此,他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带着他麾下部分羽林军,前来冲击北宫大门的。

    但是结果没想到,刚来就遇到一个愣头青,大将军的军令,在对方的眼里连个屁都不是。

    本来以为可以顺利进入皇宫,结果人家根本不将大将军放在眼里,甚至连他几万的大军,也不放在心上。

    那时候他有些愤怒的,但是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之后,他原本的杀意,顿时被浇个干净。

    振武侯黄忠之子。

    振武侯何许人也,在洛阳城,那绝对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了,可以说是新皇登基后,大汉的第一战神了。

    顶级的战力,确实可以让人望而生畏。

    作为他的儿子,黄叙很低调,甚至洛阳城知道他的不多。

    但是不管多不多,有黄忠这个老爹在,黄叙在洛阳城绝对是少有的不能招惹之人,就算是那些世家弟子,也不敢轻易招惹黄叙。

    因为黄忠这位大汉第一高手,当然是明面上的,也许暗中可能还有更强,至少那些地仙强者实力还是在黄忠之上的。

    除非是黄忠指挥二十万的虎贲军,以军气增幅自己,可能与地仙比肩,单打独斗,黄忠确实不是地仙的对手。

    这也是为何黄巾能够给大汉带来那么大的伤害,而边章这些人就不行,要知道边章他们造反叛乱,军队更加的厉害,但是也只能霍乱一州。

    而张角的太平道却可以霍乱整个大汉,因为这一切有张角这个地仙坐镇。

    地仙的实力绝对十分恐怖的,道门有地仙,自然其他儒家也许会有隐藏的半圣,墨家武者,剑客,难道就没有武圣剑圣了。

    大汉的水还是很深的,不过这些人即使有,恐怕都躲在某个山林中很少出来的。

    甚至很多一品的高手,都不会轻易的出来,不是所有人都想那王越是一个官迷。

    当然王越的大名,在洛阳城也十分的有名气,尤其是近年来,王越前往草原,一人一剑杀入草原王庭之中,消息传来,也确实震撼了很多人。

    剑客能够做到他这个地步,确实很难,一般的剑客,敢冲击军阵,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的。

    自然再次王越回到洛阳,很多世家都开始接触了,和几年前的模样,真的是天地差别。

    然而这个时候,王越也已经不再理会他们了,因为他成为了刘辫的剑术老师,并且苏哲还特意让他组建一支剑卫,秘密守卫在刘辫的身边,成为刘辫的深宫近卫。

    可以说是天子近卫了,这权利,也是极大的,位卑权重可以这么说,也已经满足了王越的官迷念头了。

    毕竟他的官职,也算是相当于羽林郎将了,只在那中郎将之下。

    而且因为天子近卫统领,往往比起中郎将还要更大,毕竟天子近臣,可想而知。

    王越的名气,是靠着他一人一剑杀出来的,而黄忠更是如此。

    洛阳城两大顶级高手,都是天子最亲近之臣,这也让很多野心勃勃之人十分的忌惮。

    今夜之行,其实也是他们一次尝试,一次试探,如果成功了,那自然是最好的,失败了也无所谓,顶多丢弃几个棋子罢了。

    但是眼下张南并不清楚他主子的想法,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是陷入了进退两难之际了。

    黄忠的儿子,他还真的不敢招惹,作为武将,他更加清楚顶级战将的实力,那真的不是他这个二流实力可比的,恐怕自己真的连黄忠一招都接不住的。

    如果真的伤了对方,黄忠会没动作吗?

    黄忠是谁,振武侯,中护军将军,虎贲军的统帅,军中正正的大佬,就算是大将军,也不敢轻易招惹的。

    虽说黄忠官职在大将军之下,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论实权,黄忠绝对在大将军之上的。

    毕竟他坐拥二十万的虎贲军,一声令下,二十万大军就能出动,而大将军可以吗?

    绝对没有这么多的威势的,就算是他张南,到时候,也只是听他主子袁绍的话,而不是大将军的命令。

    所以真的伤了黄叙,那么黄忠绝对会报复,到时候,恐怕就算是他主子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他。

    他主子袁绍是四世三公袁家弟子不错,但是黄忠到了这个地步,绝对可以无视袁家了。

    毕竟人家在朝堂之上地位不低,而且还是侯爷,更加重要的是,他的实力,不说睥睨天下,但是至少很少有人可以比拟的。

    当然也许不会动他主子,但是要动他,他能挡得住吗?

    张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然而现在可不容许他多思考,这一次前来的,可不只有他,还有其他人。

    “小娃娃,就算你是黄汉升之子又能如何,识相的赶快让开,否则我们动手了”

    莽汉就是莽汉。

    这下子,张南不动手也不行了。

    张南怒目看了那莽汉一眼,那莽汉好像是大将军的手下,果然什么人就有什么样的手下。

    对于大将军,张南也没有太多的尊重,一个杀猪辈,不过是好运,妹妹成为皇后,否则的话,他不过依然是一个杀猪。

    而且还只是普通的杀猪,一辈子成不了大事的杀猪辈,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张飞的本事,人家那是正真的天赋异禀。

    而他何进不过是靠着妹妹。

    不仅是士族那边看不起他,就算是很多武将也是如此,尤其是武将,他们更加重视勇武。

    而偏偏何进根本就没什么本事,文不成武不就的,你勇武不行,但是如果兵法谋略高深,那也可以。

    然而可惜何进也没有,就是一个废物,自然得不到多少忠心。

    这个时代,就算是投靠某人,这些人也都要看看这人值不值得他们投靠,何进他是贵为大将军,地位很高。

    然而正真有能力的人,说实话,根本就不屑于股,大部分投入他门下,不过是士族一种手段,当然也有一部分没什么能力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