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无意义

    三名孔雀长老被逼到这个份上,也是没的选择,无论是剑脉一方,还是法脉一方,都要见个分晓,这让它们是有苦难言!

    它们的苦就是这个圣器孔雀翎!

    在外人看来,孔雀翎是有器灵的,这个说法也对也不对,真正的秘密只有它们孔雀一族的高层才知道。

    实际上,孔雀翎是没有自生的器灵的,它所谓的灵,根本就是来自于其本体的灵!

    它就不应该叫孔雀翎,而应该叫凤凰翎!

    就是真正的太古圣兽凤凰身上颈项间的一根羽毛,也是最通灵性的数根羽毛之一,拔下来被当成了孔雀一族的圣器。

    当然,肯定是凤凰主动赠与的,而不是被人强行拔下来的,留在这支烟孔雀族群中作为镇族之宝,这其中的缘由就连烟孔雀一族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既然是太古圣兽的通灵之羽,那么它一定就是禀承的凤凰的意识,而这点灵识在很多时间中并没有停留在这支孔雀翎中,而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凤凰本体中滋养……

    结果就是,虽然这个孔雀翎的空间很神奇,能力也神秘莫测,但在很多时候它其实是靠本能而自我运转的,并不总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

    这就是孔雀一族三位长老一直迟迟不提依靠孔雀翎来判断事件真伪的原因,如果和普通灵宝一样,它们何至于想不到这点,还需要娄小乙这样的螻蚁来提醒?

    三位孔雀长老的交流是这样的,

    “孔雀翎的秘密事关我烟孔雀一族的安危,绝不能暴露出去,如果让人知道它在超过一多半时间其实是处于无灵状态,会让一些不安份的起不好的心思!”这是水烟长老。

    “现下的状态我们不能拒绝人类的要求!不是因为真相!而是拒绝本身就显的奇怪!会让它们想的更多!人类一旦怀疑,就没他们挖不出来的秘密!”这是寒烟长老。

    “如此,就只能假做沟通,圣灵在则一切解决,圣灵不在,我们需假做通传之人,代做决定,那么,此人该如何处理?”这是云烟长老。

    “有罪,但罪不至死!”

    “有罪,应惩罚其身,直至铭烟醒来!”

    三人达成一致,就由云烟长老拜请圣灵,以请得圣灵的回溯时空。

    众人一起抬头,因为云烟长老拜请的方向就在头顶,那座实虚不定的大鸟塑像!哪怕以这里境界最高的元婴真人的感知,也完全感应不到塑像一丝一毫的气息。

    云烟有些忐忑的把意识透了过去,心中其实是不抱太大希望的,在她漫长的生命年轮中,真正接触这个上族真灵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而且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在五环相对来说比较平静的环境下,也没什么特别的需要圣灵解决的问题,所以对孔雀翎中的这点圣灵在不在,它们其实也没把握,境界层次差的太远!

    但这一次,幸运站在孔雀一族一边,在听到云烟长老的请求后,很快的,大鸟塑像有了反应。

    光影开始变的斑驳,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这一瞬间,在场的每个修士仿佛都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不确定的,隐隐约约的,支离破碎的未来……

    这是不完整的命运显迹!

    筑基修士还好些,因为他们不太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但金丹和元婴们却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惊!尤其是元婴真人,他们已经开始在道境上有所涉猎,很清楚这样的异像到底意味着什么……

    只是一次睁眼,就有命运大道的波动,这太不可思议!意味着这支孔雀翎器灵超绝的境界!

    睁眼命运显,这什么根脚?

    但这样的显迹也不过是一瞬间,紧接着命运消散,那座大鸟塑像图腾开始动了起来!

    不是移动,它在自己的空间也不需要移动,只是双翅开始缓缓扇动,光影交错中,尽显优雅!

    没有威压,也没有任何限制,但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们都明白一个事实,就实力而言,他们的生命可能就在那只大鸟的一次扇动中!

    三位孔雀长老化身原形,以孔雀的形态匍伏于地,这是下族对上族的礼仪,已经不需要说太多,圣灵既然显迹,没有什么是它搞不清楚,尤其还是在它自己的空间。

    娄小乙感觉有点不对,因为他正在向那座塑像缓缓飞去……

    问题在于,不是他自己要飞的!以他一贯的作派,这种时候都是恨不得躲在人群中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

    特-么的是谁在推我!他差点喊出声,不过心里是明白的,这就是孔雀翎圣灵对他的摄取!这个过程,谁也挡不住!

    他不清楚孔雀翎之灵对人类的验证是采取的什么方式?其实其他人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对一个小小筑基来说,需要把这个人摄取到近前么?

    难道不是一道神识意念就能解决的事?还值当把人抓到身边,恨不得在脑袋上插根管子?

    非常灵,当然做的是非常事;也没人能说什么,谁也不知道孔雀翎之灵的行为特点,连孔雀长老都不知道,就更别提这些人类修士了。

    境界越高,越知道敬畏,所以元婴真人没敢作声,金丹修士也保持沉默,只有最低层次的筑基们,反倒是有些胆大的无赖。

    比如,嵬剑山的屈良,“师兄,我怎么看着有点不对劲?这不像是圣灵对低阶修士的回溯探查,倒像是……”

    旁边的听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嗯,就像山脚下的良家妇女被山大王看中,正掠往新房呢!”

    屈良大点其头,就觉得这位苍穹剑门的师兄看法很是独特,有知已的感觉,

    “不错,就是这个调调……不过和一只鸟,这,这很有难度啊!”

    说时慢,其实快,娄小乙被摄出,其实也不过数息时间,只不过姿势状态看的悠闲,其实速度似慢实快,还没等众人完全反应过来,人已经消失在了大鸟双翅带起的光影流苏中,

    人们看到的最后一眼,只是这小修略显惊慌无助的眼神,向后伸出一只手,仿佛要抓住什么……

    听风说的不错,换身行头,这就是一副经典的良家小媳妇被山大王掠走的场景……

    屈良就没心没肺的笑,“不打紧!斐柴来五环就是被掠来的,这种事他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