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大唐幸甚有卿(全书完)

    罗士信安排诸路大总管班师回朝,叫来刘仁轨,让他去通知新罗国王金白净准备启程:在他离去时,又叫住了他道:“定方与郡王殿下在军略上无可挑剔,然政治上的许多东西他们一个接触的少,另一个身为皇亲,了解的不透彻。@对于新罗盟友上的事情,在我离开之后,还需要你来权衡之间的关系。”

    刘仁轨作揖道:“仁轨得大总管器重,委以重任,势必不敢有任何懈怠。新罗之事,仁轨会处处谨慎对待。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堕我大唐威势,更不会落人口舌。”

    罗士信放心的点了点头,让刘仁轨去了。

    算计新罗,罗士信心底还是存着一点点的内疚的,毕竟双方的关系是友军。新罗在全局战役中又取得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若非他们抵挡住了大和与百济的联军,唐军入侵高句丽未必就如此顺利。为了抵挡大和与百济的联军,新罗确实也付出了很多,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海东半岛的归属牵扯到全局的关键,以新罗目前与唐朝的关系,若让新罗得到大部分的海东半岛,将会成为第二个高句丽,甚至比高句丽更加难缠。因为大唐目前与新罗相处的太好了,大唐没有理由与新罗为敌,而新罗则可以尽情的吸收着大唐的文化知识,逐渐壮大,成为屹立海东半岛的巨人。

    世间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哪怕新罗与大唐在如何的水乳交融,终有背道而驰的一天。

    海东半岛位于中国的东北。位于向西方展的唐朝的大后方。新罗一但与大唐背道而驰,就会威胁大唐的大后方。历史上杨坚、杨广征伐高句丽并非是没有理由的。想要向西方展,必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是故从长远来算。唐朝必需要抓住海东半岛的主要控制权。

    当然直接灭了新罗是一劳永逸之事,只是世间之事并非随心所欲的。虽说胜者为王,历史由胜利者来记载,但即便是胜利者也需遵守一定的游戏规则。新罗是大唐的附属国,为大唐抵御大和百济,立下汗马功劳。若大唐回头就收拾了新罗,有新罗这个例子在,以后大唐就别想在国际上结交什么国际盟友了。

    这大唐想要成为真正的强国真正的第一,固步自封是不行的。必须走出世界。这走出世界除了实力,还需要一点点的信誉。毕竟国与国之间的交流,除了战争还有贸易、互助等等一系列的外交,谁都不希望拥有一个背后捅刀子的盟友。

    因此新罗这档子事很难处理……

    罗士信为了大唐的利益,也不得不昧着良心给新罗下了一个套。鉴于新罗对大唐平定海东的贡献,罗士信将新罗被大和国、百济国侵占的良州、康州、尚州还给了新罗,并且给了新罗征伐百济的夺取百济领土的机会。表面上看以算是仁至义尽,但实际上却借助大和国之手,消弱了新罗最后的实力。

    以新罗现在手中握有的兵马。自保都不够需依仗大唐庇佑,也没有可能跟大唐争地盘了。

    此次战役最大的赢家自然是大唐,新罗损失惨重尽管寸土未失却一寸土地也未获得,可算凄惨……

    人心难测。罗士信现在无法确定新罗是否存有怨言不满,特地嘱咐刘仁轨多多注意,妥善处理。

    整备了三日。罗士信下令班师。

    凯旋之师这一进入幽州地界立刻受到了百姓的欢呼迎接……隋末人口锐减最大的因由在于大运河以及三伐高句丽。其中幽州作为第一战线总指挥部,当初的情形更是户户戴孝。哭声不绝,惨不忍睹。如今罗士信率领大军捣毁京观。覆灭高句丽为他们雪耻雪恨,家家户户无不感激涕零。也在这里,他得到了恩师李靖西路军得胜的消息与情况,当然也听说了侯君集的表现。

    对此罗士信并没有异样的情绪,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李靖的军事能力自不用说,孙武、韩信这些先贤级别的人物。至于侯君集,抛开对他的小小成见,此人在军事上的水平还是很了不起的。能够取得如此成绩,也不意外。

    大军方才出了幽州地,罗士信便得到礼部官员的接待,让他兼程行军与西路李靖会师。

    东路西路两路大军,罗士信因要准备水军舟船,晚李靖一月出征,在李靖他们取得最终胜利后的一月,罗士信也马到功成。他们所消耗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这先后相差不了多少,为了方便也为了节省开支,朝堂决定两路大军一起受礼一同庆贺。

    是以特别派遣礼部官员让李靖一方减慢了度,又让罗士信加快行军,以便恰逢其会的会师一处。

    也由此可见,大唐目前的经济确实因为双线作战而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朝廷想尽一切办法的节约开支,以维持国家的经济运转。

    对此罗士信也表现了极为配合,这国家的钱省一分是一分,没有必要计较许多。

    李靖、罗士信都是当代名将,带队行军是统军基础,两人都掌控的如火纯情。在约定时间内,一刻钟不差的与长安城的南门会师。

    师徒两人相视一笑,并肩并骑往长安郊外行去。

    侯君集、李大亮、李道彦、高甑生、张士贵、张镇周、程名振等一干大将位于其后。

    来到长安郊外,远远望去,旌旗遍野,规模隆重。负责接洽的礼部官员道:“陛下正在前方迎接诸位凯旋。”

    李靖、罗士信与身后诸将相继动容。礼部官员事先并没有告诉他们这点,一个个都极为震撼:这君王亲自出城郊迎接凯旋功臣,在唐朝立国以来却是头一遭。即便昔年李世民一战擒二王,抵定中原都未有如此荣耀。

    诸人赶忙下马徒步而行。让身后兵马止步,数十员大将一并上前。

    来到近处。李世民正领着文武百官正面迎来。

    这许久不见,这位大唐皇帝虽精神抖擞。比之以往却消瘦了许多:比起在前线征战的罗士信等人,他这位皇帝的压力亦不可谓不小。

    李靖、罗士信领着诸将上前行礼:

    “李靖……”

    “罗士信……”

    “携麾下诸将拜见陛下……”

    李世民快步上前先将李靖搀扶而起道:“爱卿南定荆扬,北清沙塞,西征南荒,战无不捷,使我大唐皇威远畅,古未有辈,古之韩、白、卫、霍岂能及也!”

    李靖忙说不敢。

    接着李世民又将罗士信搀扶而起,双手撑着他的肩处道:“年不足三旬。万里远征,灭三国掳三王,做他人难以想象之事,走他人没走过的路。朕都不知如何赞你,唯有一句大唐幸甚有卿。”

    罗士信也道:“陛下谬赞!”

    李世民拉着李靖、罗士信对他们后边的诸将高声道:“诸位为我大唐抵定边患,扬我国威,辛苦了。朕代表大唐,代表大唐所有百姓,恭贺诸位凯旋。”

    这迎接得胜之师是习俗。是惯例,就算罗士信在如何的归心似箭也只能耐着性子走这个过场。

    李世民显是准备充足,轻车熟路的说着各种激昂的话,将气氛带动起来。

    在打算折回长安的时候。李世民分别拉着李靖、罗士信的手道:“两位大总管与我一同上车,接受百姓欢呼……”

    说着不等李靖、罗士信拒绝,拉着他们上了他的銮舆。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旁,随着仪仗队一同入城。

    在进入长安城的那一刻。罗士信在城楼上看见了自己的妻儿……

    进了皇宫,祭祀天地。献俘太庙,论功行赏……

    李靖本就功高卓绝,此次又立有如此大功,毫无疑问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出将入相之第一人,官拜尚书右仆射,位列大唐宰相。

    罗士信亦是如此,他原本的辅国大将军再次提升,正式受封为骠骑大将军,刑部尚书也提升为兵部尚书,统管全**事。

    经此一役,大唐威震天下,声势如日中天,周边诸异族部落都效仿北地部落的举动,尊李世民为天可汗,向大唐臣服。

    凭借此战打出来的威势,大唐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掌控了西域,丝绸之路得以畅通无阻。

    两线作战虽为动摇大唐的经济元气,却也伤及筋骨。

    未来的五年里,大唐并未动用一兵一卒,但是大唐的力量却得到了全面的充实,斗米四五钱,外户不闭者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十里不粮,民物蕃息,四夷降附者数以百万人,天下大治。

    身为兵部尚书的罗士信最有体会,现在的大唐因为全新的炼钢法的普及,将士手中的兵器都换成了全钢制,火器也渐渐的掌握,军马已过百万匹,军事实力之强悍,目于天下世界也只有西方的大食国能够一战……

    李靖在成为宰相之后,深惧盈满,知足而退,虽未淡出视野,却行明哲保身之事。

    罗士信与之正好相反,他不以官职爵位为念,依旧混迹朝廷,依着性子而行,有什么说什么。同时他为人不贪权,不重权,不将权势放在心上,虽身为兵部尚书却从不染指兵权,只提拔有用之人,不培养心腹。也因如此,位高功大,却依旧君臣不疑。

    罗士信的出现推动了历史的进程,让大唐提前了数十年屹立于天下……

    历史因为他的出现,已经开启了新的篇章……

    大唐的未来也充满了无限可能……

    (全书完)

    完本了,在写这全书完三个字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多少喜悦。感谢所有支持无言的书友,不管你是看正版的,还是盗版的,只要你看无言的书,就是对我的一种承认。但无言是个坑货,这个是最大的实话。不论更新还是文笔,都有着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这里说声抱歉。

    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也许是经验也许是别的什么,没能将心中的故事,以最完美的形式写出来,有些愧对支持无言的书友。

    最后感谢你们的支持,正是有你们的支持,才有了这本《大唐虎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