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狙击枪派上用场

    风山的宝,不,准确的说是刀风镇的宝,是陈立松也要保护的东西。

    这是他回到刀风镇的使命之一。

    陈氏祖先宝藏,刀风镇传说中的神秘宝藏。

    而田边一心要想谋取这里的宝藏,明里暗里不断向刀风镇派兵到风山里搜寻,不论刀风镇所埋藏的陈氏祖先宝藏是否真实存在,陈立松作为陈家后人也好、华夏子孙也罢,绝不允许这些小鬼子如愿以偿!

    不断地骚扰鬼子的风山游击队,也不论之前的目的是为了阻止鬼子在刀风镇寻找宝藏、还是为了保家卫国杀敌驱寇,都值得去帮的,如今遇到危险被鬼子所围困,陈立松救人义不容辞。

    更何况,他还是陈立松。

    陈立松再也不理会刘国龙想要劝说一起去刀峡的想法,他对远处的山峰细致地观察一番,便紧抓着从小鬼子狙击手手中缴获的那支九九式狙击枪,朝那片太阳升起的地方而去。

    他所要去的位置,是一处坡地。

    这地方正好有树、有坡、有石头,距离驻地及游击队当前所藏身的小山峰并不远,却也是一处高地,而且背后也是一片密林。

    往那边奔袭而去的路上,陈立松早已做了一番估量:凭手枪的射程,对包围游击队的小鬼子肯定构不成威胁,但现在手中的狙击枪,正好派上大用场!

    他摸了摸手中的枪,又摸了摸腰间沉甸甸的子弹夹、子弹盒,在心中忍不住“感谢”二藤三郎一番。

    不错,给了一支枪,还送一堆子弹!

    他相信,这些子弹虽然只有一百来颗,却能给底下的小鬼子带去足够的伤害。

    救人,万分紧急,所以他的动作很快。

    找到一处极佳的狙击位置藏好身,陈立松已经可以听到底下小鬼子的叫喊声了。

    叫喊的,是一名小鬼子。

    小鬼子操着并不流利的中国话在喊,是在劝降。

    只是任凭山峰之上的游击队并没有什么回应,也不怎么再开枪。

    那座小山峰虽并不大,却由一片密林覆盖。

    陈立松还知道,那座小山峰不仅树林茂密,还有怪石林立,是藏身的绝佳之处。

    看来,郑来顺他们很懂得利用地形。难怪在小鬼子重重包围之下,游击队还能保持着有效战力。

    有两个小鬼子见喊话没回应,便想悄悄地摸上去……

    然而这时,山峰上的枪声却如约而响。

    这两个小鬼子立即中枪倒地,被其他小鬼子给拖了下来,不知死活。

    藏在密林与石林之中,游击队算是躲在暗处了,对于擅长在平原阵地作战的小鬼子机械部队来说,的确能够抵挡一时。

    所以,双方的枪声并不激烈。

    可惜的是,这座小山峰实在太小了,若是小鬼子舍得子弹用机关枪开路,游击队的危机立现。

    要说枪支弹药,游击队肯定是劣势。

    要说兵力人数,鬼子的人数是游击队的好几倍。

    要说吃,对,是口粮,游击队是匆忙之间被追逐到这座小山峰之中,肯定没带吃的。

    要说形势,游击队现在已经被鬼子团团围住了……

    陈立松知道,这些小鬼子围而不攻,还派一个懂说中国话的小鬼子阵前喊话,明显认为吃定了躲在小山峰之上的游击队。

    难怪这些小鬼子现在并不着急着强攻。

    “山上的风山游击队听着,只要你们缴械投降,对你们之前所犯的一切罪责,宽宏大量的皇军保证既往不咎,还会给你们一笔大大的奖赏……”

    两名中弹的小鬼子被抬走后,那名会说中国话的小鬼子手中的大喇叭,又开始朝小山峰上展开宣传攻势。

    呯——

    陈立松二话不说抠下了扳机,结束了这名小鬼子的性命,大喇叭的喊话嘎然而止。

    伴随着这名喊话的小鬼子倒地,鬼子兵队伍一片骚动,纷纷四处张望,察看子弹来源的方向。

    “是陈立松!是陈立松!”

    二藤三郎已经回到鬼子的队伍中去了,立即果断地做出了判断。

    他如今所在的位置,并不在陈立松狙击枪射程之内,所以陈立松对他也没办法。

    短暂的骚动之后,鬼子兵已经做出反应,一些人朝陈立松藏身方向看了过来。

    “在那边!”一名鬼子军官手中扬着指挥刀,指了过来。

    “哒哒哒……”

    随即,一阵机关枪的枪声暴响,子弹飞射而来。

    只是很可惜,虽然这些子弹可以射到陈立松藏身的山上,却没了任何威力,就连掉在草丛里的声音都显得很无力。

    那名指挥官手中的指挥刀又是一挥,有十名鬼子端着插着刺刀的枪,摆着战场进兵的队列,杀气腾腾地朝陈立松方向扑来。

    “来得正好!”

    见这十名小鬼子列阵而来,陈立松并不急着开枪。

    他有把握一颗子弹可以解决一名敌人,只是想让这些小鬼子有来无回,不允许有一个溜走!

    所以,他要让这些鬼子走得更近一些,一枪结果一个,就算他们往回跑,也能一一干掉。

    **

    随即,一阵机关枪的枪声暴响,子弹飞射而来。

    只是很可惜,虽然这些子弹可以射到陈立松藏身的山上,却没了任何威力,就连掉在草丛里的声音都显得很无力。

    那名指挥官手中的指挥刀又是一挥,有十名鬼子端着插着刺刀的枪,摆着战场进兵的队列,杀气腾腾地朝陈立松方向扑来。

    “来得正好!”

    见这十名小鬼子列阵而来,陈立松并不急着开枪。

    他有把握一颗子弹可以解决一名敌人,只是想让这些小鬼子有来无回,不允许有一个溜走!

    所以,他要让这些鬼子走得更近一些,一枪结果一个,就算他们往回跑,也能一一干掉。

    随即,一阵机关枪的枪声暴响,子弹飞射而来。

    只是很可惜,虽然这些子弹可以射到陈立松藏身的山上,却没了任何威力,就连掉在草丛里的声音都显得很无力。

    那名指挥官手中的指挥刀又是一挥,有十名鬼子端着插着刺刀的枪,摆着战场进兵的队列,杀气腾腾地朝陈立松方向扑来。

    “来得正好!”

    见这十名小鬼子列阵而来,陈立松并不急着开枪。

    他有把握一颗子弹可以解决一名敌人,只是想让这些小鬼子有来无回,不允许有一个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