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隔着栅栏是婚房

    张田农担心自己走了之后陈小东会对陈立松不利,却又害怕这个正规军队出身的正规军人,所以不敢回话,只是木讷地站在一旁,觉得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陈小东冷冷地看了张田农一眼,一把将他手中的火把夺了过来插在墙上,问道:“你害怕我杀了陈立松?”

    “不……不……不是,你不……不能动他。”

    “放心,我陈小东也是陈庄人,跟陈立松算是叔伯兄弟。你,去去去,赶紧给你们老大铺床去!”

    陈小东o

    “哦,那我……”

    “滚!”

    张田农拍拍陈立松肩膀,轻声安慰道:“立松哥,就委曲你一会了。不过你放心,老大他说,只要你不破坏他娶媳妇,立松哥你怎么都好。他安排我好好照顾你呢。”

    陈小东听得很不耐烦,又狠狠地呵斥张田农道:“滚!”

    张田农悻悻地看了陈小东一眼,因为刚才的火把已经被陈小东插到墙上了,所以又从牢房角落找了一支火把。

    他想就着墙上的那支火把点火,但见陈小东正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便不敢点了,低着头匆匆地离开了牢房。

    想必他拿着火把,到忠义堂点去了吧。

    看着张田农被陈小东赶着离开,陈立松张口就想骂人。

    这是刀峡,李飞脚的刀峡,刀峡初生张田农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还会怕一个前来作客、刚才还被众人控制住的小小**!

    陈立松只有暗自为张田农叹息一番,想骂陈小东,却不知从何骂起。

    陈小东见张田农被他吓得连个火把都不敢点,直望着门口冷笑一声,回头又将一块大肉给陈立松喂来。

    他一边喂,一边发牢骚道:“呵!想不到我堂堂陈氏大房,还要伺候陈家的一个贱种!呸!赶紧给我吃了!”

    陈小东与陈天福一样,都属于陈庄长房一支。

    “你解开绳子,我自己吃!”

    陈小东不傻:“妄想!给乖乖地吞了!”

    陈立松本不想吃,无奈一天下来没吃什么东西,虽然这种被迫的喂食很不舒服,然而“咕噜”直响的肚子却受不住可怕而诱人的大肉米酒香气,便一口咬下,心道:“吃饱喝足了再说!”

    被灌了几口酒、喂了几块肉后,他感觉浑身有了力气,便又开始挣扎。

    可是手脚与身体被绑于柱子上,空有一身力气与武艺,也奈何不得粗大的绳索。

    李飞脚给他准备的绳索可真够粗!

    “别折腾了!”陈小东冷笑道,“老老实实地呆着吧!虽然都是陈庄人,我可跟你不一样。”

    陈立松正想说陈小东几句,只听得一阵“吱呀”的开门声,一支点燃的火把将隔壁的屋子照得亮堂。

    原来这牢房与隔壁的房子,中间就隔着一排栅栏,而拿着火把的人,是张田农!

    当然,他的身上还跟着一名刀峡的汉子。

    陈小东提高声音朝那屋喊道:“那个谁,你们老大就睡在那边?”

    张田农应道:“是啊,老大一直都睡在这里。”

    有一个人跟着他一起整理屋子,张田农应过来的话,稍稍有了点底气。

    陈小东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有意思!陈立松我问你,你是不是中意李飞脚今晚娶的媳妇?”

    “你问这干嘛?”李飞脚平时睡的屋子竟然就在眼前,陈立松也感觉很意外。

    张田农两个人正在铺床,不知道他俩从哪弄来了一床大红被,在火把的光亮下,陈立松竟感觉无比的刺眼!

    陈小东看看整个屋子,又看看陈立松,发现两间屋子之间虽有栅栏隔着,而栅栏中间有一扇门,并没关上,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好玩!真他妈的好玩!这房子,这房子……我看看!”

    他突然又从身上将刚才塞在陈立松嘴中的布团取了出来,重新塞进陈立松的口中,一脸邪气地附在陈立松耳旁怪笑着轻声说道:“嘿嘿嘿……陈如意儿子,你小子今晚可以大饱眼福了!一会你跟我就藏在这边,静静地欣赏,说不定……嘿嘿……”

    看着陈小东邪得不能再邪的样子子孙孙,陈立松真想伸手狠狠地揍一回这小子,然而自己双手却被绑得死死地动弹不得。

    而且两条腿也被绑着,踢也踢不得。

    现在还被这该死的陈小东用布团塞住了嘴,连骂都骂不成!

    想必山寨的夜间安静,陈小东虽压着声音说话,张田农却听得清楚。

    张田农说道:“这两屋是通的,我们老大说了,让我们一会带立松哥到我们住的地方休息。”

    陈小东有点失望:“哦?那不是一点都不好玩了?”

    “你想干嘛?”

    “没干嘛,很不好玩!”

    他略显无聊,冷冷地看着张田农二人。

    张田农他们已经将床铺铺好了,并着手贴窗花、摆喜烛。

    过了一会。

    门外又响起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带着一阵冷风进来的,是路辉的副官刘保。

    “快!收拾家伙,赶紧追!”

    “下山?”

    “是,他应当喝多了,这是个好机会!”

    “刘长官,您看……”陈小东跟刘保低声耳语一番,时不时朝陈立松看来。

    不知他俩说了什么,那刘保竟莫名地兴奋起来。

    他也像陈小东刚才那样,两眼在隔着栅栏的两间屋子里四处张望。

    婚房那边,张田农俩人准备推门而出。

    刘保问张田农道:“你俩收拾好婚房了?”

    “嗯。”

    “准备带这位老兄走?”

    “是的,刘副官。”张田农应声,似乎恍然想起两屋是互通的,跟同伴招呼道:“这里可以过去。”

    他俩朝陈立松走来,。

    刘保问:“要不要我俩帮忙?你俩能拖得动这小子吗?”

    “不用。”张田农伸手就去解绑在陈立松身上的绳子,“立松哥,你不要为难兄弟……”

    陈立松知道张田农要带自己到刀峡弟兄一起住的地方睡,好让这里单独给李飞脚与林青荷做新婚婚房之用。

    忽听到“哐当”一声,一支火把落地。

    跟着倒地的,还有张田农与他的同伴。

    刘保很得意:“我俩这手劲,够他俩昏睡到明天了!呵呵呵!”

    他们一人一个,迅速将张田农两人拖到牢房角落,并用东西给遮上。

    陈立松看在眼里,想去查看张田农是否被俩人弄死了,无奈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却毫无办法。

    陈小东邪里邪气地指着陈立松道:“让他俩带走了他,今晚就不好玩了!”

    “看得出,这小子对那妞有点意思,呵呵呵!只是让这小子今晚独自一人大饱眼福,实在太便宜了他!”刘保一脸邪恶地看着陈立松,仍对林青荷念念不忘:“那妞实在漂亮,今晚便宜李飞脚了!”

    陈小东手中忽然多了一根细铁丝,在陈立松与刘保眼前晃了晃:

    “我有办法,相信我的这位堂弟到下半夜可以解开身上的绳子。”

    想必他在藏起张田农时,在角落找到的。

    “这小子要是在李飞脚与那妞……时解开,那真是太有意思了!”

    “要不,我俩也躲这里慢慢欣赏?”

    火光中,刘保似乎很兴奋。

    然而他犹豫了一会,对陈小东下命令道:“正事要紧,赶紧的!”

    陈立松听着他俩对话,回想刘保刚遇到林三才时的眼神,感觉到刘保他们现在要对林三才不利,而李飞脚今晚娶林青荷似乎娶定了!

    他想着想着,刚才喝的酒一下子上了头,一时又恼又急却无能为力。

    陈小东离开时,拍了拍陈立松的脸,并在他耳旁轻声说道:“磨。磨两三个钟头,你也读了几年书斋,知道相信你手腕上的绳子会被你磨断。哇呵呵……”

    “声音别弄太大,李飞脚发现了你,又叫人把你弄走,你就看不到精彩了!呵呵呵……”

    看着刘保与陈小东邪笑着离开屋子,屋里没了火把一片漆黑。

    陈立松清楚,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角落里躺着张田农与另一个刀峡兄弟。

    自己的不远处就是是栅栏,栅栏的那边是李飞脚的婚房!

    他的手掌心里多了一根东西。

    那是陈小东离开时,给他塞的一根细铁丝。

    细铁丝很细,而且很短,短得只有一只手掌心一般宽。

    磨!

    这铁丝能磨断手腕上的那根粗绳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