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谁知盘中餐

    眼见饕餮即将要成型,许仙连忙手忙脚乱的想要打开一支暂时空置的营养舱,想要跳进去,躲起来碰碰运气。

    但可能是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他在几次三番的尝试之下,居然接连输错了营养舱的密码,导致舱门彻底锁死。

    而此时的饕餮已然是聚拢成型,正循着空气中的气味,朝着许仙的方向,试探性的蠕动着。

    只见许仙回头望见那一幕场景,冷汗都下来了。

    他眼见着开启那空置的营养舱无望,随即发狠地咬了咬牙,便直奔着王多福所在的营养舱,加速冲了过来。

    那饕餮眼见着眼前的猎物有所动作,便也紧随其后的加速跟了过来,与许仙的距离那是越来越近。

    关键时刻,许仙那厮居然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只见他头也不晕了,是手也不抖了。

    只听“嘀嘀嘀嘀”四声,四位数密码毫无凝滞的依次按出,瞬时便打开了王多福所在的营养舱舱门。

    随后便只听得“哗”的一声,营养舱内那泛着碧绿的液体流淌了一地,而身上还插着数根管子的王多福也仿佛一条鲶鱼般,顺势就滑了出来。

    “兄弟,抱歉了哈!”

    “……”

    许仙只来得及说上一句抱歉,便再也顾不得其他。

    趁着滑出来的王多福吸引着饕餮注意力的功夫,一溜烟就躲进了那营养舱内,并顺势就准备重新关闭那营养舱舱门。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些连接着王多福身体的管子卡在了营养舱的门缝之中,让舱门无法真正的闭合关死。

    许仙见状,只得用手死死扒着舱门,让那道缝隙尽量留的是越小越好。

    却说那王多福,听到许仙向他急速靠拢的脚步声后,便心知不妙。

    结果没出3秒,许仙那个坑货便打开了他的舱门,将他抛在了外面,自己则躲了进去。

    王多福则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在有心无力的状态之下,也实在是做不了什么。

    此时的他,千言万语只来得及在心底里汇聚成一句话:

    “CNM!”

    只是他念头刚起,便感觉到有一条滑腻的触手,沿着他的小腿攀附而上。

    那冰凉的湿腻的触感,让他被触及到的部位,都起了一层绵密的鸡皮疙瘩。

    王多福这才意识到,原来那镇静剂的效果不仅没有屏蔽他的思维和听觉,而且连触感都是全部放开着的。

    只不过此时这些感官上才刺激,非但没有给王多福带来活命的本钱,反而成为了一种折磨他的手段,让他倍感煎熬。

    王多福一边忍受着越来越多的触手,触及自己敏感部位时所带来的羞耻和恐惧,一边在心底里将许仙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许仙你个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

    这是王多福自心底里发出的最后一声绝望、不甘的呐喊。

    恰在此时,也许是上苍听到王多福在生命最后阶段的祈求声,也许是“最终幻想(残缺)”在口不能言的情况下,依然发挥了作用。

    总之,饕餮在面对着眼前这位不能动弹、任人宰割的“大餐”时,居然忽然间又失去了兴趣和热情。

    也许是它觉得“既然要吃,那么还是从会动的吃起比较保险”,也许是此时王多福身上的气味,让他暂时失去了胃口。

    反正它毅然决然的放开了王多福,转而向许仙所在那个营养舱的缝隙中,渗透了进去。

    许仙眼睁睁的看着那可怕的怪物将王多福拿起来又放下的、忍俊不禁的模样,却丝毫也笑不出来。

    因为下一刻,那烂泥般的血肉,便和他预想的那样,从舱门的缝隙处渗透了进来。

    并且随着那些血肉涌了进来,那可怜的营养舱的门缝,还被越撑越大。

    许仙强忍着心中的惧意,才没让自己像个娘们般,惊叫出来。

    但越来越多触手状的血肉,仍然不可抑制地向他身上攀附而来,让他也体会了一把,王多福刚刚经受过的“刺激”。

    且在这种躲无可躲的狭小空间内,那感觉简直就是收获了“Double”份的快乐!

    然而,就在许仙将被饕餮彻底吞噬的刹那,只见那许仙居然灵机一动,从白大褂的外侧口袋中抽出了一只钢笔,便猛然间打开舱门,循着血肉还没填补上的空隙,将钢笔扔了出去。

    只见那钢笔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随后便撞在一个金属的操作台上,翻滚着落下,并发出了一阵“当当当”的脆响,顿时是将那饕餮的注意力,又重新吸引了过去。

    那怪物猛然转“头”,对着那钢笔落下的位置无声且快速的涌了过去。

    许仙只看见眼前一花,所有的血肉便猛然间从狭小的玻璃舱内退了出去,并追上那些先前呈捕食姿态“扑”出去的血肉,重新聚合成了一滩蠕动的血肉组织的“海洋”。

    “呵呵,无脊椎动物就是没有脑子!”

    许仙无声嘲弄了这么一句,便朝着先前那密道中疾窜而去。

    却说那怪物吞噬了钢笔,才发觉上当后,便转头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嚎叫,随即便朝着许仙奔逃的方向,极涌而来。

    许仙余光一扫,吓了一跳,急忙更是脚下加速,朝着那近在咫尺的暗道,就要跨入进去。

    谁知饕餮那血色的肉团一缩一伸,便有一道长鞭似的黑芒,朝着许仙的脚踝上疾射而出。

    瞬时便粘住了他的脚踝,并猛地往后一拽,将许仙摔了个狗啃屎。

    许仙让这一摔,摔的是有些七荤八素的。

    只是还未等他缓过劲来,那些蠕动的血肉,便像是泰山压顶般,朝着他所在的位置,当头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