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大阵

    直径百里宽阔的一处山谷盆地,被一个巨大的泛着七彩灵光的光罩护得严严实实。

    就在这光罩四周,高空中,地面上,一只只形状各异的妖物魔物或躺可站,一个个盯着这光罩和周边地形打量,放眼望去,这些妖魔足足有数百头,隐隐分成了四个组群,从四个方向包围了被这七彩光罩笼罩的山谷盆地。

    守在盆地北侧的乃一群魔物,有人形有兽形,为首的四头魔物体内灵压强大,皆有着相当于人族大罗金仙境界的实力,按着人族对魔物的划分,乃是十一级魔兽。

    守在盆地东侧、西侧、南侧三方的则是妖物,东侧妖物以狮、虎、熊、狼等走兽为主,西侧妖物以鹰、鹫等猛禽为主,南侧方向则是一群体格庞大的海妖,这三方妖物中为首者同样是十一阶大妖。

    而在东南方向的空中,站立着一群十一阶的大妖巨魔,与地面上的众妖魔不同,这群妖魔皆有着人族的形态,有直接化作人形,有人身妖首,有妖首人身。

    统领这群妖魔的,正是那名精擅空间挪移之道的白衣女子和那名人形魔物。

    众妖魔一路追踪李鱼一行而来,此刻这数量,比当日在海上设伏围攻李鱼一行时要少了许多,甚至不足一半,可十一阶妖魔的数量却并不比当日少,反而是增添了一批新生面孔,分明是从别处寻来的强援,有这些强援的助力,众妖魔的总体实力怕是不比当日弱。

    “两位道友,还没有看出眉目吗?”

    那名身披金甲的人形魔物突然口吐人言,目光则望向了白衣女子左侧的两名妖物,言语神态间透着焦躁不耐烦。

    听此一问,其它妖魔亦是纷纷转头,把目光望向了二妖。

    这二妖,一老者一中年,那老者头顶道冠,身披月白色松鹤云纹道袍,手中持着一杆玄丝拂尘,脚下踩着一团雪白云朵,腰板挺直,面色红润,鼻直口方,若不是身周有道道妖气缭绕,完全就是一副仙风道骨的人仙模样。

    那中年男子的形象则相对差了一些,身形瘦小佝偻,一张猴子脸,头发焦黄稀疏,脸颊瘦削无肉,不过,一对黄光闪烁的眸子却是精光四射。

    此刻,这一老一中年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下方的七彩光罩左顾右盼。

    二者目光所及,穿透半透明光罩,能看到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山峰之上立着一杆杆灵光闪烁的阵旗,不少阵旗之下还有修者守护,这些修者一个个身披战甲,或坐或站,看不清面容神情,却能看到,有不少修者正在仰头观望,似乎是要透过光罩看清光罩外的强敌。

    光罩颇厚,层层叠叠,各层之间有道道五颜六色灵光流转、穿梭,这些纵横交错的灵光,时而幻化出一张张七彩光网,隔绝外部的目光窥探,时而幻化出一只只神兽虚影,在光罩之内四处游走。

    这些神兽虚影以上古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主,间尔还会凝聚出凤凰、麒麟、白鹤、巨猿。

    在这光罩内部,盆地的正中心位置,充斥着一团巨大的雾团,这雾团内有道道彩光飞舞,有片片玄文闪烁,彩光符文变幻间,一尊尊神兽法相如走马灯般幻化而出,仔细看去,这灵雾内冲出显化的法相,与光罩内显化的法相乃是同步生成,又同步幻灭,每当这法相幻灭之际,光罩就会颤动着迸出一道道强横灵压,这灵压如浪涛般冲着四周扩散,引动虚空阵阵水波般荡漾。

    这一道道灵压极其强横,在这灵压冲刷之下,无论是天上的大妖巨魔还是地面上的妖魔皆是心存警惕,严阵以待,不敢大意,不敢太过靠近光罩。

    就在方才,众妖魔刚刚逼近这光罩之时,一只脾性暴躁的双头血魔按捺不住性子冲向光罩,抬爪发出了一击,结果,这一爪仅仅是让光罩颤了两颤,而紧跟着,诡异的一幕发生,光罩之内冲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灵光,眨眼间在空中凝聚成一尊千丈之巨的巨猿法相,这巨猿方一成形,猿爪一伸,掌中多出了一杆千丈长的五色长棍,抬手一棍击向这双头血魔。

    这一棍,竟是蕴含无边巨力,且诡异地封印了虚空,把这只双头血魔直接锁禁在了空中,面对这当头一棍,这双头血魔竟如泥塑木雕一动不动,任由长棍当头砸下,两颗头颅瞬间崩碎,百丈高的魔躯向下坍塌崩碎,瞬间化作肉泥。

    这双头血魔乃是十级巅峰的魔物,有着人族顶尖金仙的实力,且皮粗肉厚,却被这虚幻的一棍击得神魂俱灭,毫无反抗之力,而这还没完,这巨猿法相一棍击出后并没有收手,反而是挥动长棍冲着双头血魔身后的其它魔物一通猛砸,足足砸出了十余棍,这巨猿法相和手中长棍才轰然破碎,化作了一团七色灵光没入下方光罩之内不存。

    众魔物被棍影砸倒一大片,其中有两只魔物被当场砸杀,伤者成堆。

    众魔大骇,吓得是掉头鼠窜,众妖物亦是被震惊,纷纷远遁。

    从这巨猿法相体内透出的灵压以及这一道道棍影中蕴含的巨力来看,这巨猿法相发动的攻击,丝毫不亚于云端这位人形魔物首领的全力攻击,可以说,此刻这云端之上的众妖魔,没有一个愿与这样的强敌对阵。

    正因如此,明知道李鱼一行就躲在这光罩之中,众妖魔虽把这光罩给团团围困,却没有一只妖魔敢于冲上前去发动攻击。

    这光罩下的大阵,太玄妙,太强悍!

    光罩隔绝了灵觉查探,就连这空中的一众大妖巨魔也无法把灵觉探入光罩之内,无法弄清光罩内修者的数量与位置,无法窥穿大阵虚实。

    而当日海上一战的阴影未散,以李鱼为首的众人仙联手攻击时的场景太震撼,太凶残,万星飞坠,大批法器自爆,暴雨般的无差别密集攻击,让众妖魔无处可遁无处可逃,一个个心生绝望,眼下,这座大阵又是恐怖如斯,一尊凭空凝聚的虚幻法相就能灭杀十级巨魔,这般情景,怎不让这些大妖巨魔心摇神旌?

    这老者和中年,乃是众妖魔中的阵法宗师,当日海上的那座幻阵,那立下大功的设伏圈套,正是这位中年妖族所设,而这位老者虽没有参与当日那一战,乃是新来的援兵,可其阵道神通却比这位中年更强。

    而此时,这两位阵法宗师已经观望了近小半个时辰,却皆闭口不言,和昔日秉性大有不符。

    “鹿老,你觉得呢?”

    中年妖扭头冲身畔老者问道,声音艰涩难听,像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张猴子脸上有假装出的平静,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内心,尴尬之极,同为名声远场的阵法宗师,他一向不服这老者的,可此刻,眼前这大阵让他发懵,完全看不懂。

    “此阵……内中有幻阵,有杀阵,内蕴空间之力,用四象归元阵做底,又暗合阴阳大道……可攻,可守,玄妙之极,这队人仙……的确是难对付!”

    老者缓声道,目光却未去看这中年妖,也未去搭理其它妖魔望来的眼神,而是始终盯着下方光罩,神情平静,目光深邃,似乎已看穿下方大阵的虚实,内心却实则慌得一逼,这大阵,他也看不懂,似乎是传自上古的十余座著名大阵的组合体,混合体,太复杂了,而这大阵的威力,方才已显露,很强悍!

    中年妖愣住了,心头波澜起伏,其它妖魔听懂了没有他不知道,他却秒懂,这老儿,和他一样,根本就看不穿这大阵的虚实,却又强要面子,有心想出言讥讽一番,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开口。

    一侧的那人形魔物听到二人的言语却更是不耐烦了,斜眼打量着二者,“两位,阵法的道理本座不懂,可主上有吩咐,一定要捉了这队人仙,两位就直说吧,这大阵,该如何破?”

    “没错,两位只说如何破阵就是了!”

    那名面皮靛青的紫袍中年男子接过话头道,这男子,身材雄壮,四方脸膛,满面金色虬须,正是那头实力强横的七首金狮。

    “这个……还是鹿老来说吧!”

    那中年妖麻溜地接过话头,心中却是闪过几分慌乱,倒不是这一魔一妖太强,他惹不起,而是那魔物口中的“主上”令他心悸,他之所以出现在此界,正是被那“主上”点了名,命令他协助这白衣女子和人形魔物,一定要捉了李鱼一行。

    听到这“主上”二字,那老者心头也是一阵慌乱,不敢再摆谱,不敢再装高人,目光一转,望向了那人形魔物,苦笑道:“非是鹿某在拖延时间,实则是此阵玄妙,一时间想不出周全的破阵之策,若是强行破阵,免不了会有伤亡!”

    “你只说如何破阵,别管他什么伤亡不伤亡!”

    人形魔物嗡声道,眼神中的不耐烦更浓。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这群大罗人仙,些许伤亡算得了什么?”

    七首狮接过话头,目光却是冲着下方南侧方向的一众海妖扫了一眼,口唇再动,改成了传音:“鹿兄只管出手就是,这些家伙,死了比活着更好!”

    听闻这传音,老者不由得把目光望向七首狮,脸上挤出了一抹笑容,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轻叹了一声。

    他也是受命而来,原本并没有把李鱼一行当回事,毕竟,李鱼一行人数有限,而身在此界的大妖巨魔众多,实力强横,足以轻松把李鱼一行给抓起来,可却没想到,这群妖魔连带着本土的几家大势力,几十倍于李鱼一行的力量,竟然没能捉住李鱼一行,反而被一路杀伤无数。

    仔细想想,这失败的原因,恐怕不是李鱼一行太强,而是隶属于这位“主上”的众妖魔内部不团结,而且众妖魔与本土各大妖族势力间的关系更恶劣,恨不得把本土各大妖族势力尽数奴役,甚至是杀光吞净取而代之,正因如此,李鱼一行才会一路走一路胜,大杀四方。

    此刻,仗未开打,这些妖魔就再一次内讧了起来,怎不让他感慨?

    这老者感慨之余,正要开口言说破阵事,耳畔却又响起了那白衣女子的传音:“有些事,不能做得太明显!”

    这女子的声音清脆,老者却是心头一凛。

    神色难明地和这白衣女子目光对视了一眼,老者再次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紧跟着,抬手举起了拂尘,指着下方的七色光罩:“此阵,能凝成玄武法相,防御力必然惊人,即便是我等一道联手攻击,也未必就能一击而破,而此阵乃是由多座法阵联结而成,内中杀招阵阵相连,防御的同时,反击之力同样惊人,无论从哪一个方向攻击,攻击者都会被反击所反噬,攻击越强烈,这反噬就越强!”

    顿了一顿,看到众妖魔听得认真,无人反驳,这老者手中拂尘冲着下方的四队妖魔一一点去,“依老朽来看,大伙可以一道发起攻击,四家各抽出十名最强者,约好出手方式,听号令,同时对大阵发动攻击,这大阵防御再强,也定然挡不住大家联手攻击,反噬之力再强,没机会反噬又能奈何?”

    此语一出,众妖魔神色皆变,有转头望向下方,有面面相觑,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却是皱起了眉。

    方才的大阵反噬,众妖魔看得清楚,那巨猿法相手中大棒的确是难以抵挡,甚至是挡不住,可若众妖魔从四个方向同时出手,即使大阵反击犀利,又该向哪个方向反击呢?

    冲四个方向同时反击这样的场景几乎不会出现,毕竟,大阵是活的,即便蕴生出通灵的阵灵,也不可能会蕴生出一堆阵灵,更不可能同时对四面八方发起攻击,而只要一击破阵,这犀利的反击恐怕就不能生成。

    这个办法想想其实极其普通,没有涉及到攻击大阵的任何诀窍。

    众妖魔若都是本地土著,没有他们这群高智的妖魔来领导,众妖魔恐怕早就这么干了,说不定已经破开了大阵,当然了,伤亡,也肯定是巨大的。

    短暂的沉默后,众妖魔齐齐把目光转向,望向了白衣女子和人形魔物。

    这二者,才是真正的决策者。

    “就这么办吧!”

    白衣女子沉吟了片刻,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办,选人吧!”

    那人形魔物紧跟着点了点头。

    眼看着二者统一了思想,要不顾下方众妖魔的性命安危来强攻,这云上的众妖魔竟是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忙碌了起来,讨论起了首波攻击的人选,讨论起了下方众妖魔该如何排兵布阵,一旦大阵破开,又该如何对李鱼一行绞杀和围追堵截。

    那中年妖物默不作声地退后了一些,躲在了人后,心中却是暗自冷笑。

    他虽看不穿这大阵,却明白,这大阵没这么简单,布阵者,不可能没有考虑到众妖魔四方围攻齐齐炸一波的可能,这布阵者,肯定会针对此种情况做出预案,甚至是做出反击,而这反击,肯定凶猛之极,他决定躲一躲。

    没有人关注他,那老者也没有关注他,此刻,脸上正带着笑,心中波澜起伏,心跳的似乎比平日快了不少。

    而不多时,下方的四群妖魔已然选出了合适人手,四个方向,各有十余头体型雄壮的妖魔站在了一起,联成一排,面对光罩,跃跃欲试,而其它妖魔,则纷纷向后退离,远离了光罩,站在了一众首领的身后。

    不知不觉已是过去了一刻钟。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刺耳长啸,随着这长啸,站在攻击位置的众妖魔齐齐昴首啸鸣,齐齐扬起了脚爪利爪,下一刻,四个方向的众妖魔齐齐发动了攻击。

    爪影纵横,狂风呼啸!

    一道道遮天蔽日般的巨大爪影挟带着狂暴巨力击向那七彩光罩,而地面的众妖魔却并不知道,四组妖魔看似同时发起了攻击,实则是南侧方向的众海妖当先发动了攻击,比其它三个方向的妖魔要早上数秒发起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