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给毛利兰的挑战书

    浅井家的别墅。

    宫野明美正在厨房里忙着为一家三口准备晚餐。

    而刚刚回来的林新一则是捧着一本专业书籍,艰难地啃着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学习过的知识:

    “用亚硫酸氢盐处理基因组DNA,则未发生甲基化的胞嘧啶被转化为尿嘧啶,而甲基化的胞嘧啶不变...”

    “啊...”

    他一阵头疼,无奈地放下书本:

    “怎么会这么难,跟我以前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该死...早知道就不吹牛,说这几天就发论文了!”

    因为说好了要发一篇《利用DNA甲基化修饰差异甄别同卵双生子》的论文,这几天里,林新一一直沉浸在这痛苦的学习之中。

    直到这时,他才认识到自己这种拿几千月薪的小法医,和能够开坛讲课的大学“法医学专家”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你好笨啊...”

    灰原小小姐乖巧地坐在林新一身旁,看着像是被家长辅导功课的孩子。

    但事实上,两者的地位完全颠倒了过来:

    “连亚硫酸氢盐测序法的原理都要废这么大功夫去理解...”

    “林...你之前是怎么从哥大毕业的?”

    灰原哀用她那冷冷的声音,说着非常扎心的话:

    “就算你是想故意找理由跟我多待一会。”

    “现在的进度,也未免慢得有些过分了。”

    “唉...”林新一无奈感叹,像个已经放弃努力的学渣。

    而辅导学渣读书的感觉是会让人心态爆炸的。

    就算这个笨蛋其实是自己最爱的男朋友,灰原哀也有点不耐烦了:

    “继续读书吧!”

    小哀将那本厚厚的书籍推回到了林新一面前,可爱的小脸上满是作为家长的威严:

    “今天不把这部分的内容吃透,你就不要上床睡觉了。”

    ...............................

    毛利侦探事务所。

    “什么?我的推理错了?”

    听到柯南小朋友的无情驳斥,服部平次当即愣在那里:

    “怎么可能...”

    “会跟林新一一起研究专业书籍,还跟他关系那么亲密的家伙。”

    “除了是作为他学生和女人的毛利小姐,还能是谁?!”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语道。

    “哈?女人?”毛利小五郎目光一凝。

    听到服部平次这么直白地点出他女儿和林新一的关系,作为养白菜的老父亲,他瞬间就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小兰,你不会已经跟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说、说什么呢...”

    毛利兰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我和林先生只是朋友关系,才不是什么他的女人!”

    “那就好...”

    毛利小五郎松了口气,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其实上次在温泉旅店的时候我已经看出来,那小子的确是个不错的男人。”

    “你们要是谈恋爱爸爸我不会反对,但是...”

    “喂喂...”

    旁边的柯南小朋友听得脸都绿了:

    什么叫谈恋爱不会反对啊...

    林新一什么时候连小兰老爸都给拿下了?!

    “混蛋...”柯南一阵咬牙切齿,本来就在重感冒的他,顿时气得头更晕了。

    但林新一并不在场,他没办法隔空输出,最终也只能把愤怒发泄到那位挑起事端的大嘴巴服部身上:

    “你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三流侦探,不知道的话就不要胡说八道啊!”

    “就这水平,也好意思说和新一哥哥齐名?”

    “三、三流侦探?”

    服部平次被柯南小朋友的毒舌打击得不轻:

    难道自己真的搞错了?

    可情报明明是从毛利兰最铁的闺蜜那里问来的,怎么会有错呢?

    还是说那位林管理官知道我要跟他对决,所以故意打电话过来,提前通知了毛利兰。

    不会吧...他这种层次的人物,会用这么耍赖的手段吗?

    服部平次有些不解,但最终,他还是认清了一个事实——林新一并不会到这里来。

    “啊——嚏!”

    重感冒的柯南打了个喷嚏,然后又气鼓鼓地对他说道:

    “你在这是找不到林新一哥哥的,还是赶快走人吧!”

    “唔...”服部平次一阵沉默。

    然后,他想了一想,又露出了热情开朗的笑容:

    “没关系,找不到林管理官,跟毛利小姐谈谈也好。”

    “你跟小兰姐姐有什么好谈的?”

    这些天已经患上绿色PTSD的柯南同学,顿时警惕起来:

    谁让服部平次也是个帅哥,而且,长得还跟以前的他有那么几分相像。

    “哈哈...小朋友,不要对我这么有意见嘛!”

    被柯南接连怼了好几回,服部平次的脸上却反而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他暂时也不解释,而是像前来做客的客人一样,客客气气地从包里掏出了一瓶包装精致的透明液体:

    “我看你感冒也挺重的。”

    “正好,我身上带了我从大阪带来的感冒特效药,可以给你试试。”

    说着,服部平次就自顾自地拿出一个杯子,往里面倒了一点“感冒特效药”。

    送到柯南嘴边,重感冒的柯南晕晕乎乎地一问:

    嘿,还挺香的。

    迷迷糊糊地,他就把那杯“感冒特效药”给吨吨吨地喝了下去。

    这一喝,柯南就小脸一红,身子摇摇欲坠地瘫了下去。

    毛利兰慌忙地扶住了柯南的小身板,让他勉强站稳了双脚。

    然后她才有些埋怨地回过头来:

    “喂,你给他喝了什么啊?!”

    “是华国的老白干,一种有1900年历史的名酒哦。”

    服部平次笑嘻嘻地回答道:

    “这瓶酒就送给毛利大叔当礼物了。”

    “接下来我还想跟毛利小姐谈谈,关于跟她对决的事情。”

    “对决?”毛利兰顿时忘了酒的事:“跟我?”

    她眼里满是不敢置信,但服部平次却是用非常严肃的目光看了过来:

    “没错,就是跟你。”

    “你是林新一先生的弟子,如果我打败了你,他一定会有所表示。”

    服部平次这两天会想着顺便调查毛利兰,就是为了这个:

    既然林新一觉得他的实力不能入眼,不想跟他对决,那他就退而求其次,向林新一的亲传弟子发难。

    只要毛利兰同意,自己就能在鉴识课下次出警的时候,跟着毛利兰一起去案发现场。

    而只要能及时赶到案发现场,那他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林新一就算想阻止他也来不及,他们师徒两个只能被动应战,跟他进行一场推理上的对决。

    “所以,毛利兰小姐。”

    “我想以关西的名侦探的身份,向你发起挑战。”

    服部平次语气认真地向毛利兰下了战书。

    而毛利兰盯着服部平次看了一会:

    这感觉...真的和工藤新一越来越像了。

    都是那么热衷于推理,还把推理当成游戏,想要分个输赢。

    也不知道新一还是不是和以前一样,但毛利兰知道,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就算是新一在面前,她也能很有底气地这么教训他:

    “抱歉,我拒绝!”

    “我们的工作是要传达死者的声音,而不是争什么胜负高低。”

    “破案这种事情...才不是什么游戏!”

    毛利兰的声音无比坚定,眉宇之间凝着一股英气。

    一旁的柯南小朋友在酒精的迷醉之下,似乎从他的小兰姐姐身上看到了:

    小兰与生俱来的温柔和善良。

    林新一工作时的严谨和认真。

    自己做推理时的坚定和自信。

    总之,现在的小兰跟他以前认识的非常不一样。

    她现在...很帅。

    不知不觉地,柯南小朋友看得脸更红了。

    而服部平次似乎也被毛利兰那种极具感染力的莫名气质所慑服,开始认真思考起毛利兰的话:

    “破案...不是游戏么。”他隐隐地有些触动。

    但年轻气盛的他即使热情有所退却,也仍旧会有些不甘:

    推理作为一种能力,明明就有高低之分。

    大家都会不自觉地在心里对各个侦探分出排名,他想要求个胜负出来,真的有错么?

    服部平次心里这么想着。

    而门外悄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有人在吧?”

    一个穿着大衣,戴着墨镜,打扮得非常神秘的中年女人敲了敲门,就推开那扇没关好的门,径直走了进来。

    她一走进这侦探事务所,目光就很自然地锁定在了毛利小五郎身上:

    “你就是那位,专业查出轨的毛利侦探吧?”

    毛利小五郎作为侦探虽然不出名,也没机会调查什么刑事案。

    但在调查出轨外遇、处理家庭纠纷这项业务上,他却是做得有声有色。

    “这...”毛利小五郎的表情有些尴尬:

    “什么叫专业查出轨...我也能接其他委托的啦!”

    这话没错,除了帮忙查出轨抓小三,他更多的是在帮人找猫找狗。

    “是你就好。”

    “正好我有些家事,需要你这样的侦探帮忙。”

    那位女士摘下墨镜,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

    “我是池村公江,我丈夫是外交官池村勋。”

    “我想请你调查一下,我儿子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