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时间与命运

    第488章 时间与命运

    一半是绚丽又满含苍茫之息的玫瑰金色,弥漫在视线所能抵达的所有地方,被这奇异光芒笼罩中的树木,都隐隐变得有些虚幻、不真实起来。

    但这种绮丽无比的光芒,也只是在目光所及之处,占据了一半的空间而已。

    从那光芒爆发开来的中心点为分界线,还存在着另外一种,更加奇特的光,能同命运的力量分庭抗礼。

    那是一种无色、透明的光芒。

    没错,相当奇怪。

    那本不应该是能够被人类用肉眼所捕捉到的光。

    但你就是能够发现,被视线驻足的地方,亮了起来,亮起了那种奇特的无色光芒。

    而被那种无色光芒笼罩之处,一切都处于一种有些诡异的静止状态。

    包括正在冲向那光芒爆发点的邪斗罗。

    他也正是因为这股奇特至极的无色光芒,从而诡异的静止在了半空之中。

    完全动弹不得。

    而那两种光芒的爆发还远未结束。

    醉人的玫瑰金和那奇异的无色之光在空中纠缠、盘旋,化作一道足以撼天动地的巨大光柱,似是本源相吸,又像是棋逢对手。

    直到天色都因为那道不停向外散发着亘古久远之息的光柱而变得黯淡下来,最终只剩下那两种同样奇特的光,立于天地间,成为那唯一耀眼的存在之时。

    玫瑰金中夹杂着透明花纹的光波,以那道顶天立地的光柱为中心,如同海上的层层浪花一般,骤然向外扩散而去。

    原本还完全静止在半空中的邪斗罗,在这光浪之下,也是被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外推飞了出去。

    但同时,他已被凝固多时的思绪也是重新活动起来,只是他那双猩红的眸中,依然倒映着那道光柱的影子。虽然他的身形正在急速后退,但视野之中的那道光柱,却没有丝毫变小的迹象,仿佛它也正随着自己一同移动似的。

    而让邪斗罗更加难以理解的是,自己的身体明明正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后方倒飞而去,更是在不停的撞断所碰上的每一棵树木,可他的身体却没有丝毫的痛感,哪怕他此刻的意识无比的清醒。

    他不解的,再次望向了那连接天与地的光柱。

    然后那份不解,就成为了他生命之中最后的一道念头。

    眼前的一切都黯淡了下来。

    在那道撑天的光柱蓦地闪烁了一下之后,视野便全然变得黑暗起来。

    唯余一颗巨大的金色龙首,像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就那么突兀的呈现在他早已变得一片黑暗的眼前。

    下一秒,那龙首上,唯一能看到的那只龙眸,蓦然睁开,像是流星划破天幕,像是闪电撕裂夜空,那满含凶光的眼里迸发出的光骤然形成了一只由虚幻的玫瑰金光芒凝结而成的眼眸,就像是三眼金猊额上的那只命运之眼......

    唯一不同的是,这光芒凝结而成的眼睛四周,没有命运之眼周围那种明亮的太阳纹,只有眼角和眼尾,长长拖出的两道光迹,像是定格的闪电,又像是流星的尾焰。

    而那虚幻的玫瑰金色眼睛,在出现的下一秒,那璀璨的光芒又将后方那图画般的金色龙首掩盖在了黑暗之中。

    那光芒似是亘古不变的永恒。

    又像是在刹那间便倾尽一切的绝美芳华。

    带着时间的久远。

    以及命运的苍茫。

    一同凝聚为满是威严的神光。

    所以在邪斗罗生命消逝的前一秒。

    他的眼里只剩下了那只眼睛睁开时划过的威光。

    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看到那光芒消散。

    意识便永沉于无尽的黑暗当中。

    仅有一声冗长而威严的,淡淡的龙吟,回荡在他早已破碎不堪的灵魂之中。

    而当邪斗罗身亡的那一刻,就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般,从那光柱上层层往外推出的光浪突然静止了下来,在停顿了一秒之后,便是开始骤然回转,朝着那道连接天地的光柱不停收拢着涌去。而被那光浪轻拂过的地方,那些被邪斗罗撞断的树木,就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将其缓缓托起,然后重新将其接回了树桩之上。

    时间在回转。

    无论是什么伤口,在岁月的冲刷之下,最终都将恢复如初。

    包括那道顶天立地的光柱,包括那因为光柱出现而变得黯淡的世界。

    只有那被光柱包裹的三眼金猊,还有戴云泽,依然额贴额,悬浮在空中,缓缓的旋转着落于地面,紧闭着眼睛,似乎意识还未能全然清醒。

    在这命运接引之时,绽放出的那种强大而奇特的力量,让他们的躯体变得有些透明,因而也才能隐约看到,在他们额头相贴的部位,那只命运之眼正睁开着,瞳孔里满是好奇,一闪一闪的,就像是不断在读取,同时还在交换着什么。

    更好的是,戴云泽身上的伤,也早已消失不见,全都恢复如初。

    就是不知道那究竟是得益于从三眼金猊那儿接引而来的命运之力。

    还是某种和命运之力相当的奇异力量。

    ......

    唐六看着那道冲天而起的,夹杂着透明花纹的绚丽玫瑰金光柱,忍不住稍微感叹了一下:“因果、命运、时间......这下子,总算是借着命运的力量将他体内藏着的那份时间彻底激活了,不过我居然觉得,他因此同时获得的第二精神之海,反而是他这次最大的收获,毕竟他精神之海里又没有天梦冰蚕这种家伙。”

    他旁边的芙霓吐槽了一句:“对啊,他脑海里的是你这个表现得极其不靠谱的家伙。”

    唐六:“......”

    芙霓没管被扎到心的唐六,看向星斗大森林深处的方向,略微有些担忧地:“这么大的动静,不会把里面的那些家伙惊动了么?还有那两个人类封号斗罗......”

    唐六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几步,步伐竟是透露出些许雀跃的感觉。这之后,他回头看着芙霓,意味深长的说道:“说不定,他们都是我的人呢?”

    芙霓愣了愣。

    ......

    “嗬——”

    深吸一口气,戴云泽从意识的无边黑暗之中醒来,猛地睁开了眼睛。

    几乎立刻从他此时所在的地方弹了起来,极为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在下一秒,他身上凛冽的气息就全部柔化了下来,表情相当的疑惑。

    因为入目的景象,赫然就是他在史莱克学院中的宿舍。

    但是,他不应该在星斗大森林么?

    为什么突然就回到宿舍里了?

    还有......三眼金猊呢?

    怀着这样的疑惑,他缓步走到了宿舍门前,犹豫了一下后,便是推开了门。

    他要去找人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

    星斗大森林,核心区。

    那片有零散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的柔软草地之上。

    三眼金猊揣着一对前爪,舒舒服服的躺在那儿,一遍又一遍的阅读着脑海之中新多出来的那些记忆。

    她看着记忆中那个手持金色长枪,一头粉蓝长发的人类女孩,眼里逐渐被一种极为强烈的好奇之色充满。

    王秋儿。

    那是......

    我?

    ?  ?呜呜呜救命中秋之后孩子被突如其来的各种作业和实验整傻了……

    ?      明天开始进入全力码字状态恢复更新呜呜呜

    ?      大家国庆快乐鸭~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