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等风来(全书完)

    冬日的大山萧瑟,与萧瑟群山映衬的是黄泥坪的热闹。

    富在深山有远亲,李传林本人是省内有名的企业家、省政协的副主席,加上他儿子又名满天下,现在他要嫁女儿了,自然各路宾客络绎不绝。幸好数年前毛砣在对面山上建了个直升机场,从省城机场下了飞机可以坐李家的商务直升机,远道而来的客人才不需要受车马之苦。

    省内的客人则驾车走黄泥坪对面山上的高速公路来赴宴,建在直升机场旁边的高速公路出口,则是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做的人情。虽然收的费用还不够给七八个工作人员开工资,但谁都知道这不是亏本买卖,即使亏的也是公家,从省局的领导到收费站的工作人员都不会吃亏的。

    宾客一多,场面就大,本来只准备几十桌的婚宴,一再加到二百多桌。这不打紧,人多好办事,钱多也好办事,李家不缺人也不缺钱,不要说二百来桌的婚宴,即使两千桌的婚宴也难不到他们。

    到了婚宴的那天,天公也作美。

    冬日下的黄泥坪,仿佛一夜之间到了春天般,空运来的十数万盆各色鲜花,把这个大山里的小村落装扮成了一个大花园,处处繁花似锦。古人都说白玉为堂金作马,李家明没办法将一个古色古香的村落变成金碧辉煌的宫殿,却能命令百花在冬日里怒放。

    光是把透着萧瑟的村落一夜之间变成花园还不够,李家明一个越洋电话便把原本很丰富的酒宴变成了奢华,也把对面山上的直升机场变成了货远机场,每天不停不息地降落直升机给这场婚宴运送着各类名贵食材。

    据蔡伯和柳主任说国宴用的是五头鲍,而且是人工养殖的,这场婚宴用的是澳洲野生四头鲍,摆在祠堂里的那十几桌甚至用的是双头鲍、一头鲍;深城的中档酒楼里一只一斤半的龙虾要卖上千块钱,还不能保证产地,酒席上用的是西班牙的Palamos红虾,跟着龙虾运来的还有一百名高级厨师。要不是怕亲戚朋友们吃不惯西餐,李家明还想从法国请厨师以免可惜了这些昂贵的Palamos红虾……。

    宾客们大多对这些半懂不懂,来作客的老蔡他们倒是懂但不说,只顾着与门生故吏喝酒品菜,倒是新新她们的眼睛亮了。要不是她们是花童,非得跑去她们外公的桌上,一尝平时吃不到的美味。

    被安排坐在文华亭外的老章他们识货,看着圆桌中央还保持着威猛的大虾、被服务生快步送上桌的双头鲍、桌上的九二年拉菲、苏格兰威士忌酒,再看看远处铺着红地毯的稻田里的热闹,不禁一阵阵发愣。这可不象老二的风格,那家伙确实不把钱当钱,但也没糟塌钱的习惯。

    拿着新iPhone6正直播的赵世清,很满意抢到了明天的头条,也古怪道:“老大,老二不过日子了?”

    西装革履的章狐狸狐疑着,倒是深谙国情的老顾长叹道:“自污尔”。

    老章心里一惊,却又莫名其妙地一松,下意识道:“不会吧?”

    明明是天下闻名的名士,却干出了暴发户的事,快知天命的老顾心里也松了口气却又觉得可惜,不禁扫了眼对面的丑人马郧,叹息道:“什么世道?”

    “老顾,你别冤枉我!”

    心头松了却又觉得遗憾的老顾抚着古樟之下的青石碑笑了笑,转头冲还在皱眉的老章道:“老章,这能和张氏三凤堂相比吗?”

    两人是多年老友,老章知道老顾的意思,看了看古樟下、长亭里错落有致的数十块各色文华碑,也笑笑道:“从立功、立德、立言方面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最服老二就是这事,读书他也能读得最好”。

    这群人里学历最低的马郧为之气结,却无法以牙还牙。在演讲台上他能把学历和学力说出花来,站在代表着李家明荣誉的汉白玉石碑前,他再把那一套搬出来就是自取其辱。

    等众人在不与这片亭台楼阁相衬的大圆桌前坐下,负责陪客的王铁挥挥手,示意衣着得体的服务生离开,玩笑道:“各位老大,通报大家一件事,公司不准备进军西南能源市场了。没办法,公司的技术实力不够,那块肉又太大,怕被活活撑死。”

    那就是老二知难而退了,听明白了的老章和老顾点了点头,同为老同学的冯刚却嘲弄道:“铁子,听过那句话吗?人心如秤,半两之差,心明如镜。”

    这话头王铁不敢接,打了哈哈道:“刚子,今天的天气很好,真是个好日子,不应该有雷霆雨露”。

    这话又让马郧听了象吞了苍蝇般难受,却拿这一桌人无可奈何,倒是陪他来赴宴的蔡丛信接了一句,“塞翁失马”。

    “但愿吧”。

    看了看不远处正热闹的祠堂,年纪最大的老顾知道老友夫妇正领着新人敬酒,自顾自地象喝白酒一样把大半杯拉菲倒进嘴里,咂吧着舌头自嘲道:“狐狸,其实老二说得也在理,这样喝拉菲是不是很豪气?”

    “小姐,拿两大瓶雪碧来!”

    特意从全省各地的五星级酒店调来的服务员,远远地古怪地看向这边,确定没听错才快步送来两瓶雪碧;更好奇地看着这几位闻名天下的超级富豪,而且是毕业于北大、清华、MiT的博士、硕士富豪们将冒着气泡的饮料倒进昂贵的拉菲里,就象十几年前那些暴发户、官员喝红酒一样。

    看着杯里正冒泡的拉菲,心情好了很多的孙维刚玩笑道:“小姐,不懂了吧?喝酒喝的是心情,品位那东西是强加于酒的。”

    想起来了,网上说这些富豪们读大学时,第一次喝红酒就是这样喝的,面容秀丽的服务员这才恍然大悟。

    “孙总,您喝的不是酒,喝的是缅怀。”

    真会说话,不愧是华灏酒店集团培训出来的,胖得象座肉山的孙维刚笑了起来,举杯道:“诸位,为往事干杯!”

    “干杯!”

    这次马郧没有与孙维刚唱反调,也与这帮亦敌亦友的老友举杯共饮。

    等到这场声势浩大、高调奢侈的婚宴结束,等到送走了各路宾客,一直陪着堂弟应酬的毛砣看着在轰鸣声中远去的直升机,突然道:“家明,你真是自污?”

    凛冽的山风有点大,李家明没听清楚,“什么?”

    “你是我老弟!”

    身材高大粗壮的毛砣的声音又大了点,陪在李家明身边的细狗、龙伢、小瘟都看了过来,等着李家明给个明确的答复。

    这是自己的堂兄弟、真正的死党。

    这些年来,从大哥、二哥到张仁和、宋小军他们,以及现在的袁州籍学子在全国各地入仕,官场上的交际与利益输送都是他们张罗的,这又有什么好瞒的?

    “等风来”

    黑丑却透出书卷气的李家明笑了笑,伸出蒲扇样的大手仿佛要抓住正吹得凛冽山风一样,几人脸色凝重却会意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