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选择(感谢cyansun的盟主

    一百三十年来,剑圣纵横东瀛从无敌手,这样的力量称得上最强么?可为何还会有一个夷人将军横压一世?

    将军那么强,不照样还是被美洲谱系囚禁在这一片岛国之上么?

    美洲谱系强么?

    通过金融和经济操控了三分之一的边境,垄断了无数地狱开发,诚然是寻常无法企及的庞然大物,可六大谱系,美洲最弱,这却是公认的。

    那么最强的谱系是哪个?罗马?埃及?东夏?东夏最强的符残光难道便能够为所欲为吗?上面照样还有兵主存在。

    但兵主不还是要受命于玄鸟么?

    东夏谱系的力量如此庞大,可本质却是东夏的延伸,那么东夏便是最强么?可它只是五常之一。

    五常如此庞大的力量,依旧无法维护这个世界的运转,还需要天文会的弥合和调动。三大封锁的压制之下,维护现境运转如常。

    可天文会照样有理想国的陨落,统辖局无法改变自身日渐臃肿,而存续院也在日复一日的忍受歪曲度上涨的压力,抽丝剥茧、夜以继日的进行修正。

    而黄金黎明,至今仍旧在地狱里扩张势力。

    更不要提地狱深处那些静寂区中的存在,乃至足以颠覆现境的毁灭要素……

    如果要将能造就死亡的力量称为最强的话,那么最强的力量就在地狱里。

    可那样的力量对于现境有价值么?

    执着于力量本身,从来没有意义,所能得到的不过只是一串不断膨胀的乏味数字。

    力量是有价值的,可真正重要的是运用这一份力量的目的。否则的话,升华者又和一个死期定存的银行账户又有什么区别?

    “在过去的时候,从每一个剑术道场里毕业的弟子,都会勤修武士之道和圣人诗书,可归根结底,都不过是为了培养出更加忠诚的下属和走狗而已。”

    剑圣淡淡的说道:“弟子们谋求力量,也是为了寻找进身之阶,成为武士,而公卿们也得到了忠实可靠的下属……抛去道德,以利益的角度来看,大抵都是如此的。

    也正因如此,才会背上‘以武犯法’的恶名。

    武士必须是工具,武士是刀剑,武士是走狗……如此的说法不知道流传的多么广泛,甚至有不少人自己都这么认为。

    哪怕工具也会有自己的渴求,哪怕是刀剑也会有自己的思想。”

    “我衷心的期望,你们能够有所不同。”

    剑圣说:“时代变了,各位,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

    这么说的时候,他丝毫不掩饰自己身上垂垂老矣的沧桑和衰败,可眼眸却变得越发锐利,像是要将自己的话语刻入弟子们的灵魂里。

    你们还有选择。

    倘若不想变成空有武力的工具,那么,就必须做出选择才可以!

    “今天我邀请来的几位客人,想必大家都已经有所了解。”

    寂静之中,上泉缓缓的告诉他们,“在这里的,有的人来自鹿鸣馆,代表着瀛洲的至上大权;有人来自天文会,代表现境不容忤逆的秩序;有人来自边境,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也有无归者之墓的客人,在地狱之中说一不二,奠定了自己的权威……

    倘若这一片土地上还有什么东西称得上具备最强力量的话,毫无疑问正是他们所代表的东西。

    他们都是远胜于我这个老朽的人,他们所建树、所创造的成果,也远胜于我——你们所欲求的东西,尽可从他们的道路之上寻求。”

    “今日是你们最后一课,剑术你们都已经入门,我这个当老师的没有再指点的必要,短短的时间,也没有什么秘传能够交给你们。

    所以,只能帮你们推开未来的门。”

    上泉剑圣抬起眼眸,凝视着这群毕业的弟子们:“现在,你们已经有了能够成就力量的东西。

    往后的路,就需要你们自己走了。

    由你们决定,将自己的力量运用于何方——”

    如此,满怀着期待和希望,他轻声教导:“胡作非为也罢,秉持正道也没有关系……只希望你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能有所满足,有所领悟。”

    上泉说,“这就是我作为你们的老师,对你们所抱有的唯一期望了。”

    肃然的寂静里,所有的弟子缓缓起身,向着眼前的老人大礼参拜。

    向着老师献上了纯粹的感激。

    这便是剑圣最后的授业。

    指引未来之路……

    在席间,槐诗自嘲的摇头。

    没想到剑圣送自己请帖,竟然为了拉他出来做教学案例。

    同时,见证了来自剑圣的诚意——往后倘若有道场的弟子来到丹波内圈寻求职位的话,难道自己还能够不考虑一下?

    除了自己之外,瀛洲统辖局的人,鹿鸣馆的人,天狗山的人,无归者之墓的人,乃至其他企业巨阀的代理……

    这一波啊,是直接大型人才招募市场了。

    老师牵头卖面子,帮你们搞了高端聚会,让你们见识一下大佬们。

    识相一点的,这帮获得免许资质从道场毕业的弟子们等宴会过了之后,恐怕就直接开始抱大腿递简历了。

    顺带还压制一波好勇斗狠的浮躁风气,凭借自己的权威,强行让弟子们在惨烈的现实面前有所沉淀。

    ——你有力量算个屁,三大封锁面前,你又算老几?

    一石数鸟。

    这操作好像在哪儿见到过?

    可就在他喝茶感慨的时候,却听见了剑圣的声音。

    “对了,左边这位槐诗先生,想必大家都已经见过了。”

    在谈笑之中,剑圣随意的说道:“从明天开始,他将担任道场副馆长一职,你们要敬爱他,就像是敬爱我一样。”

    啥玩意儿?

    槐诗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要露出标志性的傻样。

    不解的看向了剑圣。

    你这是嘛意思啊?

    剑圣也在看着他,微微一笑,好像彼此之间早有默契一样,可他们有个屁的默契,今天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忽然间,他耳边却响起罗老之前对自己说的话。

    “你就只要坐着就好,听着小曲,吃好喝好,最后拿着礼物走人,说不定人家还要直接把你送到门口,欢迎你下次再来呢……”

    所以,就特么在这儿等着我么!

    好好的在旁边喝酒吃瓜,结果安排两个字从天而降,一顿饭没吃完,自己怎么就成了道场的股东了?

    可别是个用来背锅的法人代表哦!

    结果不等他提出异议,下面就一阵扰动,好像有人怒而拍桌,起身想要说话,槐诗顿时眉飞色舞,眼神充满了鼓励和期待。

    快闹啊,大兄弟,闹大一点,给这老东西一点颜色看看!

    结果,上泉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那个怒不可遏的中年男人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脸色苍白,跌坐在了地上,说不出话来。

    令槐诗分外的恼怒。

    怎么是这样一个铁废物!

    你起码说个不字儿,我也要发挥啊!

    结果,无视下面师范和弟子们震惊的样子,上泉剑圣继续说道:“还有,右边的这位大天狗,从明天开始起,也将担任道场的副馆长,你们要尊崇他,就如同尊崇我。”

    有了前面一次唐突的任职宣布之后,这一次,下面的反应似乎要小了一些。

    毕竟是大天狗,成名数百年的老牌升华者,天狗山说一不二的主宰,如此高贵的身份,担任道场的副馆长也并不算辱没门楣。

    可往日道场的运转,从来都是剑圣一言而决,如今为何又贸然引入了丹波和天狗山一近一远两个势力?

    就在这剧烈的变化之中,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不安和荒谬的意味——难道最近流传在高层之间的那个传言是真的?

    “就如同大家所想的那样,我已经老了,精力不济,近一段时间也感觉到了疲乏和衰弱,恐怕没有精力在主持道场的运行了。”

    那个看上去精神抖擞的老人平静的宣布:“我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为了保护前代上皇,已经战死在地狱中。幼子不幸夭折,未能成年。在女儿远嫁之后,只有二儿子陪伴在身边……”

    一言既出,下面刚刚那个脸色苍白的异议者顿时一愣,旋即浮现出狂喜的神色。

    “直幸,你出来吧。”

    剑圣说,“到我面前来。”

    于是,中年人兴奋的起身,努力的挤出庄重的神色,迈着沉稳的步伐上前,跪在了老人的面前。

    “父亲大人!”

    “你我父子之间,不必再多说什么。”老人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已经长大了,直幸,也应该有自己的成就了。”

    他停顿了一下,说:“从今往后,便由你代替我,出任上皇的剑术指导,为瀛洲效力吧。”

    上泉直幸喜笑颜开,正准备点头,紧接着却愣住了。

    呆滞在原地。

    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死寂突如其来,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没想到剑圣竟然如此唐突的将自己的仅存的继承者丢出去,远离了道场的基业!

    诚然出任上皇的剑术指导十分的光荣,可这一份职位除了清贵的声名之外,却几乎一无所有。

    难道上皇真的要学剑术么?

    别开玩笑了,现在上皇的身体跑个马拉松都够呛,还不如找个广播体操老师带着他锻炼身体呢。

    一个剑术指导的头衔?和吉祥物有什么区别?

    这是近乎放逐一般的命令!

    “怎么?你不同意么?”上泉凝视着自己仅存的儿子:“直幸,你要违背我的命令么?”

    “儿子……不敢。”

    直幸终究低下了头,呆滞的应承,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只是,请容我留下来,陪伴父亲,尽孝一段时间……”

    “明天就去。”

    上泉决然的下令,“你能听从我的吩咐,就是对我这个父亲最好的孝顺了。”

    道场不是这个志大才疏的儿子能够染指的东西。

    只有狠心的放逐,才是保全他的性命和其他人心血的唯一方法。越是果断,越是不容回转,才越是对他的爱护。

    老老实实的,去当一个人畜无害的吉祥物吧。

    这是见惯了无数人的生死之后,作为父亲,剑圣所作出的抉择。

    就这样,静静的凝视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踉跄离去。

    在最后,宣布了最终的任命。

    “从下个月开始,道场的事物,将由老朽长子的女儿,也就是老朽的孙女‘上泉遥香’代为管理。

    还请各位能够多多关照她,老朽也会从旁引导,不令她行差踏错。”

    说着,老人抬起眼睛:“遥香,过来见见客人们吧,从今以后,就是你来代替我招待大家了。”

    “是,祖父大人。”

    垂帘之后,端庄严肃的少女缓缓走出,顺着老人的引导,跪坐在了他的身边。

    就在所有人的面前。

    直到现在,槐诗才终于反应过来。

    这才是今晚剑圣大费周章所想要得到的结果——在所有成员和各方的见证之下,道场的新旧交接!

    可为什么……却有一种交代后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