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大结局(无敌)

    三十年后

    深秋

    龙城

    曾经的三线城市龙城,如今已经成为北方第一大城市。遍地拔起的摩天大厦,已经看不出来这座城市曾经的模样。

    新修建的高价,如同飞虹一般,贯穿整个城市的东南西北。脚下的地铁站,更是四通八达。如今龙城的人们,再也不用向三十年前那样,满头大汗的挤公交,听司机瞎吹后面还有一辆而苦苦等候。

    如今的龙城,在这深秋的时候,带着一种大城市特有的韵味。

    刚刚下过雨,地上湿润润的。

    行人们裹紧身上的衣服,行色匆匆。

    城市发展,经济腾飞,人们似乎更忙了。

    回想起曾经悠闲的龙城生活,再看看现在繁忙的大都市,杨青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秋风吹过,银杏树的叶子,洋洋洒洒落下。

    仿佛在地上铺了一层黄花一般。

    今天是国庆节,很多外地人口都回家了。龙城大街上,车辆不多,行人也不多。

    曾经的南宫市场,如今已经变成了收费停车场。

    曾经的人山人海的场面,如今变得只剩下一堆汽车静静的停在这里。

    杨青骑着一辆电动车,停在了路边,看着这座面目全非的南宫,不由叹了一口气。

    刘皇叔,老秦,这些家伙不知道都去哪儿了?

    时至今日,虽然南宫市场已经大变样,曾经的摊位划分线也消失不见。

    但杨青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的曾经的摊位在哪儿。

    这里曾经是自己发迹的地方啊。

    在这里,他卖掉了第一贴膏药。

    买家是自己的岳父,林长剑。也因此,他才迎来了人生真正意义上的腾飞。

    只是,林长剑已经于两年前去世了。

    老头活了一百零二岁,真正的高寿。林长剑的老伴,杨青的岳母,去年无病而终。

    杨青和林婉秋给老人家寻了一处风水宝地,合葬在了一起。

    丁璇的母亲,如今也已经八十多了。

    老人家如今跟着她的妹妹,丁璇的师父,到处游览名山大川。哦,对了,丁璇的母亲竟然修行入道了,虽然修为不高,但在丁璇的帮助下,还有杨青的炼丹术的加持下,突破元婴期就是时间问题了。

    丁璇的师父,美丽的道姑,已经与十年前,晋升元婴期。

    与天同寿。

    不过,在过元婴劫的时候,发生了一点点意外。

    杨青在道姑的心魔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当然,最后,这个秘密除了道姑和杨青以外,没有人第三个人知道。

    不过,度过元婴后。

    道姑就匆匆带着丁璇的母亲离开了。

    似乎很怕看到杨青。

    至于自己的四位夫人。

    林婉秋修为已经是在大乘期巅峰,刘菲菲也差不多了,作为剑修的丁璇的修为进展最快,如今已经是渡劫期了。

    而苏无双,好吧,看上去还是普普通通。

    不过,偶尔杨青与她同行的时候,感应到的那一丝天劫气息,让他心里很不安。

    顺便说一句,杨青如今的修为和苏无双齐平。

    老孙的修为已经进入出窍期,不过老孙现在已经不在参加各种建筑设计的赛事了。如今的他,呆在凤凰山庄里,一门心思修炼。

    大王……嘿,这家伙已经度过了第三次血脉觉醒,和杨青一样,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是时间问题。

    哎,该走了!

    杨青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自言自语。

    深秋的风,带着寒意吹来。

    虽然如今已经不惧寒暑,但杨青还是下意识的竖起了领口。

    摸了摸兜,从里面掏出一包烟。

    抽出一根,窝着风点燃了。

    杨青深吸一口,缓缓喷出。

    这时,有一对儿老夫妻走过。

    老妇扶着老头,听着老头指着南宫说着往事。

    “这里以前多热闹!”

    “到处都是各种古玩文玩,一到礼拜六日开市,那家伙,人山人海啊!”

    “我以前在这里买过很多东西!”

    老头得意道:“记得我花一千块买的那个碗吗?。”

    老妇闻言一笑道:“你都说了多少次了!”

    “嘿,那可是我的得意之作!”老头哼了一声道:“不然的话,咱儿子的婚房哪儿来的!”

    “知道你厉害,行了吧!”老妇呵呵笑着说道。

    老汉轻叹一声道:“当然,有时候也会打眼!”

    老妇闻言,惊讶道:“你还被人骗过?”

    “有一次!”

    老头脸一红道:“有个家伙,二十来岁,卖药的。说是从印度来的神油。结果用了以后,屁用都没有!气死我了!”

    “呸!”

    老妇面红耳赤没好气的掐了老头一把。

    不远处,原本还想跟老夫妇打听一下南宫市场搬到哪里去的杨青,在听到这番话后,顿时冷汗津津。

    他连忙拉下鸭舌帽,骑着电动车,飞快离开了。

    ……

    在路上,问了一下路人,曾经的南宫古玩市场搬去了何处。

    路人遥指龙城西。

    杨青道谢后,骑着车子前往。

    沿着龙城大街,一路向西。跨过汾水大桥,一直到了西大街。

    杨青终于在一家即将建成的建材馆附近,找到了古玩市场。

    新修建的古玩市场很气派,五层大楼,看上去气势不凡。只不过,却少了那种杨青最喜欢的市井味道。

    将车子停好,问了一下保安这古玩市场的情况。

    得知如今摆摊需要按年交房租后,杨青顿时就失去了兴趣。

    曾今在南宫的时候,杨青只需要按天交钱,每次开始过去零号,一个号对应一块地摊。杨青每次只要付出八十块钱一天的摊位费就可以了。

    而现在,竟然要交房租,还是按年来算。

    这已经不能再叫做市场,而是应该取名为古玩购物中心了。

    进去逛了一圈。

    四层的商厦,灯火通明,地板擦得干干净净的。四周一间间隔断的商铺内,摆放着各种摆件古玩,还有文玩。

    油头粉面的老板们,坐在商铺里喝着茶,玩着手机,看着电视。

    五层转了一圈,杨青没有找到一个熟人。

    他摇摇头,坐着电梯下了楼。

    ……

    漫无目的的骑着电动车,再次回到了南宫。

    之前有寻仇嫌疑的老夫妇已经不见了,杨青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坐在停车场旁边的栏杆上,掏出一支烟,慢慢的抽着。

    一支烟,两支烟……

    当烟盒空瘪,杨青意犹未尽的扔掉了烟头。

    他竖起领口,准备启动电动车离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闪电般伸了过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了杨青的电动车钥匙。

    “卧槽!”

    杨青大怒,转过头准备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不过,等看清楚来人后,杨青的怒火瞬间熄灭。

    一个胳膊上带红袖章,头上带着红色鸭舌帽的大妈,用看待阶级敌人的目光看着杨青。

    “随地乱扔烟头,罚款五百!”

    大妈冷冷的看着杨青:“可以开发票!”

    杨青闻言倒吸一口凉气:“以前不是五十块吗?怎么现在成了五百了?”

    “废话,以前房价五千,现在都五万了!”大妈翻了个白眼,拿出笔,在收据上刷刷刷写下一窜数字,拍在了杨青身上,然后伸出手道:“快点交罚款!”

    杨青:“……”

    ……

    看着大妈离去,杨青喟然长叹。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扑哧一声,银铃般的娇笑声。

    杨青回头一看。

    黑色的商务车停在路边,四张娇媚的脸庞,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杨青不好意思挠头一笑。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