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九章 帅不帅可是一辈子的事!(二合一,78/521)

    万众瞩目下。

    唰!

    秋水软剑出鞘,劲力一吐,软剑绷直,就见长剑上秋水潋滟,光影映彻虚空,衬托得江平更像天上谪仙。

    旁的不说,就凭这副卖相,称他一句剑仙也是绰绰有余的。

    只不过刚才落日剑派的弟子孟天然突破失败在前,江平再行突破,在众人看来,却是有些不理智了。

    明明连架都不敢打,为何要冒死突破?

    难道是恼羞成怒了?

    还是另有隐情?

    刚才还口吐芬芳的各位龙套观众此刻化身理智看客,搬起马扎,准备看戏。

    “他在找死吗?!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铁傲朝着邱道雨发出低喝声。

    在他眼中,突破大宗师不说要沐浴更衣,静心三月,起码也得找个安静的地方,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他本来都准备了一颗价值万金,还有价无市的菩提悟道果准备送给江平,为他辅助突破大宗师,提高成功率。

    只是江平没事就气气他,让他这份嫁妆一直没来得及送出手。

    现在江平更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竟是在一个最不可能的时刻选择突破。

    铁傲也是明白江平的想法。

    如果突破成功,那么一切舆论扭转,没有人会觉得一个大宗师不敢和一个宗师较量。

    天底下能够以宗师之躯逆伐大宗师的妖孽才几个,何况江平本身就是其中一个妖孽。

    可若失败了呢?

    宗师突破大宗师,不是说战力达标就行了的。

    其中的境界,感悟,机缘,还有最不可缺少的一份运气,哪个都不能少。

    一不小心,那就是身死道消。

    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

    或许一开始,他就不该逼迫和试探江平。

    可谁知道江平如此刚烈呢,难道他和这个许午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宁愿冒生死之危,也不愿与他交手。

    铁傲赶紧把这个想法甩出脑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是想想怎么保住江平这条命吧。

    万一江平真的死了,他该怎么跟自家女儿交代。

    有她娘撑腰,恐怕她更加不会回来了吧?

    还有,江平这个混蛋曾经跟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观音是否真的跟他起了生死相随的盟誓。

    守活寡他都还能勉强接受,要就这么随江平去了,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一时间,铁傲的心绪大乱起来。

    我的好女婿,你可千万别死啊!

    至于邱道雨,听到铁傲的喝问,却是面不改色,甚至还有点想打个哈欠。

    不过就是突破个大宗师吗?

    自家公子没事就突破好几重境界的时候,他眼睛都快惊得掉下来了。

    不过这种事,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毕竟突破大宗师很难嘛,搞得谁好像不是一样。

    而且以公子的性格,明知道突破大宗师,不成则死,若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恐怕宁愿一辈子都待在宗师境界,也不愿意突破的。

    所以这波突破看似冲动,实则稳如老狗。

    这事,邱道雨心中门儿清。

    也就是铁傲因为关心则乱,一时才会乱了神智,等他冷静下来,很快就能想明白这个问题。

    当然,他关心的是自家女儿,不是江平这个混蛋女婿。

    不过该安慰还是得安慰,邱道雨对铁傲说道:

    “铁司长,你尽可放心,我家公子此次突破必定功成,无人能挡。”

    铁傲哪还听得进安慰,只喃喃道:

    “这小子就这般着急吗?以他的年纪,即便再等个十几二十年,也是不晚的啊。”

    邱道雨不由摇摇头。

    得,又被公子搞疯一个。

    ……

    台上。

    吸引万千目光的江平凹了半天造型,感觉大家伙都惊叹得差不多了,甚至他还隐隐听到刚才的黑粉说好帅啊的声音。

    他心中不由甚是满意。

    虽然这次升级没有坑到哪个倒霉蛋,但就凭这句好帅,也算勉强值回票价了。

    毕竟,如果不能装逼,升级那将毫无意义。

    在上台的那一刻,他终于灵光一闪,而后传音给老邱。

    对于老邱同志的办事能力,他还是给予充分信任的。

    果不其然,就在大家最失望,在他名声被踩到最低的时候,一句‘好帅’就完成了惊天逆转。

    这才有一点点逆袭打脸的味道嘛。

    都穿越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抓着个机会让人看不起,还不得把他们的脸打得啪啪响。

    在上台的那一刻他便想好了。

    既不想丢名声,又不想跟七夜打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那就是跳出固有的层面,走到另一层境界上去。

    只要他突破了,就不会有人计较他不战而败的名声。

    反而别人还要为他解释,那是他不愿意以大欺小,这等宗师风度,简直是我辈楷模。

    再花个几万两银子找找江湖水军刷刷名声,一个低调谦逊,为人着想的大宗师人设就造出来了。

    别管人家信不信,武道大宗师就是有这个实力和底气。

    就算有人不信,也顶多是心中腹诽几句,绝不敢和刚才一样,骂他懦夫,胆小鬼。

    搞得好像他的剑就不会杀人一样。

    现在就看他花式突破了。

    江平昂首望天,手中秋水长剑光波流转。

    只见半空之上,天门浩荡,矗立空中,煌煌然,令人心悸,无法直视。

    这是每个武者的锁,身体上的,精神上的,只不过通过某种方式将它的形象具现出来。

    打开它,便是宗师。

    打碎它,就成大宗师。

    说来容易,却不知道拦住了多少武道天才。

    不过对于江平来说,什么天门,纸老虎一个。

    区区天门,能够大得过系统吗?

    只见江平视野前方一行行提示不断刷过:

    【你完成了50级进阶任务,你升级到了五十级。】

    【你的长生剑意蜕变圆满,达到宗师极限。】

    【你自创功法《长生真经·残》,品阶超过典级,满足突破要求。】

    【进阶要求3/3全部满足,恭喜你,你突破了。现在你的境界是:武道大宗师!】

    但在外人看来,就见江平浑身冒出一层青绿色的气焰,人剑合一,一道剑气好似光柱般直冲天际。

    轰!

    江平凌空跃起,身影消失,而后一道交错的剑光一闪而逝。

    待到江平再次出现之时,他已经越过天门,出现在其身后。

    喀嚓!

    坚不可摧的天门此刻如同豆腐一般,被切成一块一块的,还没掉到地上,就化作光点悬浮在空中。

    然后就见这些光点聚集,一股脑地灌到了江平体内。

    【你打碎了天门,正在受到天门洗礼,你的精、气、神得到大幅度提升。】

    江平只觉一股浑厚的力量凭空出现,涌动入他体内当中,扫平他一切暗伤,治愈他一切伤势。

    只不过他身体自出道以来,甚少受伤,太过于健康,这股力量也就用了一小点,还剩余大部分停留在体内。

    冥冥中,江平明白了自己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让这股力量化作自身力量,彻底为自己所用。

    如此,他突破之后,就能在体内真气质量和数量都双双领先普通的大宗师,和老牌大宗师媲美。

    武道天才之名,当之无愧。

    另一个则是选择让这股力量让自己重塑身躯,脱胎换骨,治好暗疾,垒实基础,让未来的发展潜力更强。

    而且一定程度上还能改容易面,不过会消耗更多能量,简而言之,变得更帅。

    一个选择当下,一个选择未来。

    江平想都不想地选择了第二个。

    强不强的他不在乎,反正有经验值在手,他迟早会变强。

    帅不帅的可就是一辈子的大事。

    他江某人走到现在,有几次靠的是实力,至于什么未来发展潜力更强,那不过是一张帅脸发附赠品。

    随着他的念头一转,那能令普通大宗师疯狂的天门之力就被江平用在改造身体上面了。

    在外人看不到的身体内部,他的五脏六腑变得更加强健强力,可以为他身体更高效,且更充足地提供能量。

    同时他的经脉变得更加宽广,容纳的真气更多,他的身躯变得更加坚韧,能够抵御更强的外部攻击。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

    他的脸型更加完美,眉毛根根顺滑坚韧,一些稀疏的地方还自动长齐了,小痘痘小颗粒什么的更是一扫而空,整个人焕然一新。

    明明五官没有什么变化,但就是感觉更帅了。

    然后嘴里牙齿脱落,又迅速重新长出,四十颗牙齿细密整齐,顺带还小小美白了一波。

    江平将牙齿吐出,拿了个小布袋装起来,一共三十二颗,嘴里还多长了八颗出来,赚了。

    至于这些牙齿,江平准备包装包装,搞几句口号,以后送给未来老婆们当定情信物。

    毕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嘛,意义重大深远。

    外人可不知道江平肚子里的花花肠子,他们只看到天门破碎之后,江平就静静站在擂台上冥想,不时还吐出一颗牙齿。

    他们全都屏住呼吸,能够见识到一位大宗师在他们眼前诞生,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种机缘。

    但对于在场的大宗师来说。

    江平的突破已然结束了。

    因为天门破碎的那一刻,他们便知道,一个新的大宗师诞生了。

    只不过他们大多数人心中都冒出一个疑惑。

    怎么感觉江平的天门如此脆弱,随便搞两下就碎成渣渣了。

    而当年他们突破之时,这天门可是遇强则强,他们牙齿都快崩掉了,险些没啃下来。

    若不是运气好,可能在场诸位就见到他们了。

    而这个江平,突破却是这般简单,随意。

    莫非,这就是武道妖孽的厉害?

    ……

    “成了!”

    铁傲提着的一颗心终于缓缓落下,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却看到一旁的邱道雨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甚至脸色在不断变幻,心神根本就没在这儿。

    “你就不担心江平?那可是他的生死之关!”

    邱道雨看了一眼在台上沉溺于突(zhuang)破(bi)的自家公子,又想到公子交给他的那些羞耻台词。

    真是想想都令人脸红。

    他堂堂大宗师,为何就沦落成水军了呢?

    “铁司长说的严重了,用公子的一句话来说,基本操作,请坐下。”

    铁傲脸色一僵。

    这说的好像他挺没见识一样。

    江平可恶,现在看来他的随从也学习到了他的恶劣性子。

    至于邱道雨没管铁傲什么脸色,他长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见公子快要突破结束,终于下定决心。

    他扯下一块布蒙住面庞。

    铁傲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到邱道雨的身形一闪,混入了人群。

    “原来是我们误会了剑君大人!”

    “剑君大人威武!”

    “谁还敢说剑君不敢一战,都给我站出来!”

    “没错没错,剑君阁下只是不愿以大欺小,才不战而降。

    我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我错了啊!”

    “剑君阁下,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的!”

    “剑君大人,你永远是我心里最帅的!”

    一道道声音从人群堆里冒出,或是年轻,或是年老,或男,或女,全是忏悔赞美之言。

    如果不是铁傲盯着邱道雨的身影不断转动,他还真说不定信了他的邪。

    随着反转声音出现,大伙议论纷纷,觉得自己刚才确实是误会了江平。

    一个能够随随便便就突破大宗师的宗师榜第一,怎么会不战而降,他完全是不想欺负人家啊。

    这种甘愿成全的品格是多么高尚!

    反正突破了说什么都是对的。

    要是没有突破,大伙只会对着他的尸体再狠狠吐上两口唾沫,说一句不自量力。

    待到邱道雨回归座位,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

    不得不说,跟着江平久了,单论脸皮这一块,他确实有长足长进。

    铁傲一脸的欲言又止。

    堂堂大宗师,被这么祸祸安排,简直是给整个大宗师阶层丢人。

    邱道雨似乎看出来铁傲的疑惑,他缓缓说道:

    “我家公子说,一个能够创造生产力的大宗师才是好大宗师,所以铁司长不必疑惑。

    如果我们只是坐在这儿不动,其实和庙里的泥胎菩萨没什么区别,有时候突破一下自己,才能见识到新的天地。”

    铁傲沉默了会,问道:

    “这话你信吗?”

    邱道雨摇摇头:“不信。”

    可他是公子呀。

    台上。

    江平睁开眼,两道神光射出,又很快隐没。

    这次他可是吃了个饱,只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随时随地能大战三天三夜。

    同时身后一道气息慢慢散去。

    江平知道,那是默默守护的七夜。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只有七夜兄才是最关心他的。

    他振奋起精神,朝着人群朗声道:

    “今日早上灵机有感,我之突破机缘在此,所以不敢出手,以免坏了机缘,却未曾想到给大家造成了困扰,还望勿怪。

    至于大家刚才给我的教诲,我会时刻谨记,以后定会对诸位好好报答。”

    哗哗哗!!!

    场下喧嚣声冲天。

    这话一说,大家比刚才的动静还要大,脑海中不断回想,刚才到底有没有口出不逊之言。

    然后发现,刚才貌似都骂得挺痛快的。

    “剑君大人威武!”

    有人率先喊出口号。

    别管骂没骂,先说两句好话。

    于是……

    “剑君大人威武!!!”

    喊叫声此起彼伏,响彻云天。

    嗯!

    江平对着台下一拱手,满足地走下台。

    看在大家这么懂事的份上,刚才的冒犯就先原谅他们了。

    “岳父大人。”

    江平走下台,光彩照人,朝着铁傲笑眯眯道。

    铁傲表情一僵,只好干巴巴点点头:“恭喜你了。”

    江平却是道:“这都要感谢岳父大人啊,如果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潜力这么大,侥幸,都是侥幸,哈哈哈……”

    这台词可算说出来了。

    虽然坑的是老丈人,但爽就行了。

    铁傲脸色一黑,心里刚才的什么担心啊,愧疚啊全都一扫而空,然后默默记下小本本。

    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