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你升级了!(一更)

    台下。

    让出位置,捻须而笑的白发老者笑容骤然一僵。

    铁傲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也是瞬间拉胯。

    场中原本群情涌动的观众俱是一静,心中蓦然浮现出一个问题。

    怎么可以这么嚣张?

    甚至还嚣张得有点没有道理。

    凭什么啊?

    你一个不战而降的家伙,怎么可以表现得比胜者还要嚣张过分。

    场面按下静止键后几秒钟,瞬间场面就爆发起来。

    “滚下去!”

    “什么辣鸡剑君,全是假的!”

    “懦夫!胆小鬼!”

    “你不配拿剑,滚下去!”

    “假赛!都是假的,赔钱!”

    “呜呜呜,母上大人,女儿刚刚给你找好的女婿——他没了!”

    ……

    群情激荡,场面劲爆。

    也就是大家互相讲点脸面,手里还没有像江平一般随身带些瓜子水果之类的玩意。

    否则这会儿大概什么臭鸡蛋,烂蔬菜全都扔了上来。

    “咳咳!”

    白发老者轻咳两声,激发的剑势席卷全场,场面终于得到控制。

    玩归玩,闹归闹,谁也不敢拿着剑道大宗师开玩笑。

    白发老者目光看向台上还在睥睨四方的江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家伙刚才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小友,这个玩笑可是开大了?”

    江平放下七夜的手,一副天真加无辜的模样:

    “老前辈,难道我说错了吗?我瞧着大家也不反对啊,要不我帮你问问。”

    “请问这位兄台高姓大名?”

    江平盯准前排一个看起来憨憨,一看就好欺负的男剑客。

    男剑客长得人高马大,手旁放着一把双手阔剑,一看走的就是大开大合的路子,刚才也是他叫得脸红脖子粗。

    男剑客一愣,见到笑眯眯的江平,竟有些紧张,他回道:

    “我叫牛奋,是勤奋的奋,奋斗的奋,不是牛粪的那个粪。”

    “懂,我都懂,不用解释这么多,请问你反对吗?”

    江平笑眯眯道。

    “我反……”

    牛奋正要大声说出自己的意见,就听到台上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

    “反对的人要自己上来跟我旁边这位帅哥打的哦,哎呀呀,我这脚下怎么黏糊糊的,全是血啊。”

    咕噜!

    牛奋想起了刚才剑气纵横,三大剑派嫡传弟子饮恨当场的样子,不由狠狠咽了口口水,然后干巴巴道:

    “我反……正就……就这么看,你说谁赢了就谁赢了吧。”

    同时心里泛起委屈。

    就知道欺负他这种老实人,老实人好欺负吗?

    好在江平没有逮着一个老实人就使劲欺负,他又朝着旁边的人问道:

    “你有意见吗?”

    “还是你有意见?”

    “看这位兄台满脸不服气的样子,是想上来比试一番?”

    “呜呜呜……”

    大家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台下叫叫黑幕就行了,谁上台打啊,那可是要玩命的。

    江平朝白发老者摊了摊手道:“老前辈你瞧,我说了吧,这个结果是众望所归,我只是遵从民意罢了。”

    白发老者脸色很是不好看,但他却是发现了,当一个人真正无耻起来的时候,有时候除了暴力之外,还真就无可奈何。

    可他真能冲上台去,把这不要脸的小子一剑捅死吗?

    自然是不能的。

    他最后只能说上一句不算威胁的威胁:

    “小友这么做,可是把自己的名声都毁于一旦,真的值的吗?”

    江平笑眯眯点头:“就不劳老前辈操心了。”

    “好。”

    白发老者身形一动,人又回到了台上,他手掌朝上一招,悬浮在半空,坚若磐石,一定都没被刚才战斗风波影响到的玉质小剑化作一道流光落入他手。

    “既然江平认输,大家又无所异议,今日外道第六剑,胜者,青云剑门,许午!”

    说罢,他将玉质小剑交到七夜手中,还不忘叮嘱一句:

    “小友,若是遇到了麻烦,可来寻我们五岳剑宗,对于小友这般人才,我们一定会扫榻相迎。”

    七夜接过小剑,摩挲几下就收入袖中,对于白发老者的暗示不置可否。

    谁找谁麻烦还不一定呢。

    白发老者不以为意。

    天才总有些傲气的嘛,他以为战胜了五大剑派的弟子就够了,可后面的大宗师他挡得住吗?

    到那时候才是他们出场的时候,以恩义收人心,才是上上策。

    至于江平。

    白发老者都不曾给个正眼。

    本以为堂堂神鹰铁傲的女婿,剑斩魔尊的绝世剑客,结果就是这么个流氓小子,甚至连无耻已经难以形容他了。

    宁愿不要名声,也不敢出剑,恐怕江湖上的那些黑料是真的。

    他真就是个银样蜡枪头!

    现实和理想的落差太大,他这个老人家得好好缓缓。

    台下。

    人流开始渐渐散去。

    既然最终胜者已经出现,就等着明日五岳剑宗真正登场了,至于什么剑君江平,不久后就会成为他们的一个下酒料。

    当然,是个笑料。

    铁傲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脸色恢复成古井不波的模样,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已经把江平剁成了多少块。

    他发现自己错了,低估了江平的不要脸程度,堂堂宗师第一的名声说不要就不要,连一点犹豫都不带的。

    他推江平上台,本是要看他和许午虚实。

    现在却把他脸打肿了。

    就刚才,他可听到不少人说什么剑君第一,全是靠着他有个便宜岳父,一个叫神鹰铁傲的,好像还是个什么大官。

    一副世风日下,道德败坏,人心不古的样子。

    他铁傲兢兢业业一辈子的风评就这样惨遭被害。

    玛德,宁愿自损一万,也要杀敌八百。

    至于吗?

    他转过头,想要寻个人取取经。

    “邱道雨,你跟着江平应该也不少时间了吧,你是怎么适应他这种性格的?不想打死他吗?”

    邱道雨耿直地点点头:“偶尔想过。”

    然后铁傲就看到邱道雨面不改色地说出了一句令他脸红的台词:

    “哇,看那,剑君阁下要突破了!”

    “好帅!”

    嗯,邱道雨脸还是没忍住绿了一下。

    要不是江平强烈要求,这句话他是宁死也不肯说的,可谁让他是邱家三代单传的小孙子的干爹呢。

    声音经过一位大宗师的传播,瞬间留住了散去的人群,甚至不少已经走出会场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又转身回来。

    铁傲脸色一变,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不会吧,玩得这么大?!

    他当即扭头看去。

    只见天空风云变色,一道神秘,巨大,又充满魅力的门户骤然出现。

    风云变,天门出!

    江平背负双手,骤起的狂风将他身上白色长袍猎猎吹起,灰白长发随风乱舞,让他脸上平静的神情若隐若现,让人凭空多了一丝想象和神秘。

    他站在风口之中,身形飘荡,好似随时要升天而去。

    【你使用50级升级卡一张,你升级了,你现在的等级为:50。】

    ps:龙套老实人牛奋由书友‘你是我曾经的泪’提供,希望大家多多留言,我每天想名字都得从百家姓里随机抽取,好麻烦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