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一些话

    “轰!!!”

    丰茂葱郁的青山之上,声起了磅礴的剑光,宣布新地球上最大的修仙宗门妙云宗正式进入战备状态。

    “师叔,什么情况?”

    不明所以的宗门弟子抬起头,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按理说在新地球上,应该没有势力敢惹他们才对,怎么突然就陷入危机了?

    “听说有一个宇宙中极其邪恶的存在盯上了我们的荣誉长老,掌门暴怒,要跟那个家伙决一死战。”妙云宗的一名长老郑重道。

    “啊?纪长老?!”

    那名弟子惊叫出声,其余的弟子也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面露愤慨之色。

    要说他们纪长老,在门派建成之初就和林妙真掌门是私交好友。修为高深、立下赫赫战功不说,美貌与气质堪称绝世无双。

    虽然她不怎么参与宗门事务,但声名在外,仰慕者遍布全球,更别说他们妙云宗的弟子心中的地位了。

    如今她被域外邪魔盯上,那还得了?!

    “不行,我们绝不答应!”

    “那种肮脏的生物怎么能配得上我们的纪长老!”

    众弟子同时拔出了自己的宝剑,杀气腾腾。

    “没错!他配不上!”

    长老也拔出了自己的剑,声音洪亮地说道:“掌门已经发话了,今日我们将与邪魔不死不休!所以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守卫我们妙云宗!”

    “是!”

    “誓死守卫纪长老!”

    众人的声音拧成了一股绳,只是口号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对。

    妙云主峰的山巅之上,林妙真平静地看着山下的一幕,目光上移,缓缓地抽出了剑……

    此时在距离新地球八万公里的大气层外,一辆棱形的飞船正停靠在那,里头走出来三个穿着正装的男人。

    “准备好了吗?”

    中间的男人抬头,和其余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下一秒,三人同时纵身落下。高速行进的身体与大气发生剧烈摩擦,如同陨石坠落,划出了三道长长的尾焰。

    “天上!他们来了!”

    “这速度太快了!护山大阵能顶住吗?”

    “顶不住也要顶!”

    妙云宗的大长老怒声咆哮,举剑喝道:“起阵!灭神!”

    “灭神!”

    所有集结起来的妙云宗弟子齐齐发力,方圆千里的灵气都随之运转起来,凝成一柄通天的长剑,朝着落下的三道身影斩去。

    “这么猛?!”

    最右的那人吓了一跳,手指虚画,十八道符咒旋转着立起,保护着他的周身。

    “哈哈,这开门的一剑,就让我来吧。”

    中间的一人哈哈大笑,主动迎向下方那有弑神之威的剑气。

    “他来了!”

    见三人中只分出了一人,妙云宗的众人都屏起了呼吸,神色凝重。能让掌门都忌惮的存在,他们自然很难奢望这一剑能够轻松解决。

    事实也如他们所预想的那般,那邪魔只出了一剑,他们集整座山门弟子的力量斩出的攻势就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般消弭殆尽,泛不起一点波澜。

    等到第二剑下来的时候,

    山门大阵,

    破了!

    “怎么可能?!”

    “两剑就?!”

    “他把我们的攻击用法则给……逆转抵消了?”

    这匪夷所思的场景,令一干长老和弟子纷纷惊叫出声,心中升起了莫大的恐怖。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真的能有一点胜算吗?

    “快看!掌门!”

    “掌门上去了!”

    “掌门……她能赢吗?”

    一袭红衣飘飘升空,挡在三人的面前。林妙真看着来犯之敌,手中的剑虚实难辨,沉声道:“我很早以前就想和你交手了,打个痛快吧。”

    “嗯哼?”

    中间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右侧的同伴顿时会意,朝着另一侧围上来的其他弟子迎去。

    左边的男人也同样站了出来,挡在林妙真的面前,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抱歉,你今天的对手是我。”

    “你?现在的你还不够格吧?”

    “打过才知道!”

    男人将防风眼镜插进外套里侧的口袋,苍白的身体上升起腾腾的煞气,头生两面,半神半魔。

    此人,正是范疆。

    “好兄弟。”

    程海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着长老院的方向飞去。

    “站住!”

    林妙真抬手便是一剑,不想却被范疆给抓到了手上,黑色的煞气紧紧地锁着她的剑意。

    “开始吧。”

    范疆咧开嘴,露出了口中的獠牙。

    林妙真无奈,也只能和他打。

    当然,是压制了实力的那种。

    否则等他们打完,这个妙云宗就不能要了……

    “站住!”

    飞到一半的程海,被一个黄色的身影给拦了下来。哈斯塔的身下满是触手,显露了他的真身。

    “你来凑什么热闹?”程海不满道。

    干掉了奈亚和一干古神之后,那些收到风声的家伙已经退居宇宙的深处,不敢再出来。

    对面抱成了团也不好杀,所以程海也就选择暂时返航,并找了个日子履行了契约,把哈斯塔的封印给拆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来坏他的好事。

    “怎么说纪小姐也是我的知己好友,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我做闺蜜的当然要帮她把一把关。”哈斯塔理直气壮道。

    “闺蜜……”

    程海捂住了额头,不知要怎么评价这个家伙。

    不过这也不是大事,因为现在在这的只是程海的一具分身。真正的他已经通过法则同化的能力,潜到了妙云宗的长老院。

    哈斯塔,再一次看走了眼。

    ……

    此时的纪幽竹正提着裙摆,满脸通红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怎么办呀?这家伙的求婚方式也太奇怪了,感觉好丢人啊……”

    一个人的美丽,除了外表之外,和她的精气神也有很大的关系。

    经过了上千年的修炼,纪幽竹也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优柔寡断的小年轻,气质逐渐在向林妙真靠拢,变得沉稳了许多。

    要是以被劫亲的形象被带走,她一直以来的形象估计要因此而破灭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纪幽竹已早早换好了凤冠霞帔,脖子挂着程海很久以前送她的项链,整装待发。

    “我来了。”

    门没上锁,程海用手一推,便风风火火地跨步而入。

    还没等他看清屋内的景象,纪幽竹已经化作一道红影跳进他的怀抱里,搂着他的脖子道:“走!”

    “噗。”

    程海忍俊不禁,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你的形象呢?不是号称新地球最难攻克的冰山吗?”

    “不是,快给我走!”

    纪幽竹环着程海的脖子,用额头撞向他的胸膛。

    为了这一天,她等了多少年。

    区区名声,那算个屁!

    “遵命~”

    程海哈哈一笑,化作一道流光掠过妙云峰,同时哈哈大笑道:“林妙真,看来你们的防御工事还有待加强。人我就先带走了,神仙都拦不住!”

    “这么快?”

    林妙真无语地看向山下发愣的哈斯塔,面露疑惑之色。

    这家伙说要搞事,结果连拖延一下都没做到。

    “哈哈哈,那我们也撤了。”

    范疆哈哈大笑,招呼着徐秋凡一同离开。

    林妙真叹了一口气,对着山下的众人道:“都听到了吧,你们的阵法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不堪一击,日后谁若是再因为自傲而懈怠了修炼,我会将他逐出宗门,绝不留情!”

    这一次“劫亲”除了满足程海的胡闹之外,也算是一次集体的实战演练,为的就是搓一搓这些同辈中鲜有对手的新一代的锐气。

    只是这演练的成果,很是惨烈。

    “是我等能力不足,请掌门责罚!”

    大长老带头单膝跪下,脸上满是羞愧之色。

    其余的弟子也感到羞愧难当,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好了,这次就先饶过你们。我得先出去一下,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林妙真说着,身体再度飘了起来。

    “出去……”

    大长老瞳孔一缩,吃惊道:“难道掌门要去追击那三位邪魔?”

    他们已经领略过程海三人的战斗力,再回想起刚才和林妙真打得有来有回的范疆,不由得心生忧虑。

    “不,去参加婚礼。”

    林妙真淡淡地说了一句,御剑离开。

    只留下妙云宗的众人,面面相觑。

    “婚礼?”

    “不会是邪魔和纪长老的吧?”

    “我去!掌门直接投敌了?!”

    这一下,妙云宗的众人,集体傻眼。

    ……

    新地球的天空晶莹得像是一块宝石,宏伟的空中楼阁横亘于其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旧地球的众神已围坐于一块,等待着正主的到来。

    “我不想当妈,我想在下面吃瓜……”八云紫坐于主位,郁闷地自言自语。

    纪幽竹和程海的双亲已转世多年,所以能当长辈的也只有她一个。

    可她至今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这个请求实在是伤人自尊。

    “来了来了!”

    “哦!我看见他们了!”

    宙斯和奥丁从座位上站起,看着怀抱纪幽竹的程海如利剑一般落下。

    “程海。”

    程依一从八云紫的身边跑上前,给他递上一束鲜花。

    “谢谢。”

    程海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接过了花束。

    随后,耶稣亲自充当司仪,为两人主持婚礼。

    “你们这个文明结婚,都要弄得跟灭门一样吗?”罗格皱着眉头,脸上写满了不解。

    被程海从卡塔尼救回来之后,她没有留在新地球,而是在星际流浪,寻找可能幸存的族人。也就是收到程海的请柬,才特意赶回来一趟。

    “不是,只是他的爱好比较变态而已。”

    小爱鄙夷地说着,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程海。

    “呜呜呜,不是说自古青梅敌不过天降吗?为什么我这么惨啊?”

    看着主台上般配的两人,虚渊抱着自己的妹妹,满脸的醋意。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纪小姐的切入点比你准确,所以你输了。”八云蓝坐在她的身边,微笑着解释道。

    这让虚渊更郁闷了。

    “呼,程海可真会玩。”

    徐秋凡和范疆跟在后面赶来,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要不别人怎么能成为最强呢?”一名头上长着兽耳的美女轻笑道。

    在程海独战深渊的这些年,徐秋凡早已成了家,老婆还不止一个,五个孩子中最小的也有一百岁了。

    他左拥右抱,忽然看向范疆道:“话说你不打算也找一个吗?以你的条件,那还不是随便挑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范疆挑了挑眉。

    “难道你……”徐秋凡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范疆神秘地笑了笑,回答道:“是的,我是有一个儿子。”

    ……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完成了复杂的宣誓流程后,耶稣说出了最激动人心的一句话。

    程海闻言,抓起了纪幽竹的手,那永远自信的嘴角划过一个好看弧度:“幽竹,你愿意嫁给我,并在明年的今天为我生一个胖乎乎的孩子吗?”

    万物寂静,纪幽竹的呼吸也在这一刻停顿。

    她抿起嘴唇,喉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哽咽在那,眼角微微泛红,如同那忙碌奔波的倦鸟,找到了她最后的归宿。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一天!

    “我愿意!”

    “哭什么。”

    程海轻轻地抹去了她的眼泪,柔声道:“笑起来更好看。”

    “嘿嘿,我愿意。”

    纪幽竹抬起头,笑靥如花。

    于是,两人拥吻在一块。

    那热烈的欢呼声,响彻了整片天空。

    …………………………………………

    应广大读者的要求,写了个将近两章的不知道是番外还是后记还是真结局的东西,免费的,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们。

    原本这是准备发新书的那一天一起发的,顺便在末尾写个新书预告。但由于我经常半夜三四点更新,把身体给玩出问题了。这周天天得跑医院,花了我两三万,后面还有几天的疗程,可以说都没怎么码字,感觉不一定能够按照我的计划发新书,也就索性把这个先扔出来了。

    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等一波新书预告,先别取消书架呗。

    至于新书剧透,目前暂定是末世类,和这本书的世界观没有关系(如果有,那就是我没想到)。原本按照我的计划我觉得还蛮爽的。但是写出来之后(目前只写了七章和大纲),再去看老鬼的《从红月开始》,我就感觉我写的啥玩意……

    反正改大纲的欲望很强,可能会推了重写,发书时间顺利的话可能四月十来号,也有可能更久些。(得存个二十章这样发,不然我这速度,一有事分分钟得断更。)

    最后建议大家没事少熬夜吧,QAQ生大病真的太花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