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反响

    “你是不是也能跟着出名?”关长丰又问道。

    想什么呢?

    李照夜翻了翻眼皮。

    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明星是靠着一段广告片火起来的,哪怕他帅出了天际。

    也没听说,哪个创作人,只凭着一首作品,就突然出名的?

    哪怕作品再经典。

    更有一些唱作人,不但帅,还极有才,作品一大堆,还首首经典,可是自己怎么唱都唱不火。

    但突然被人一翻唱,就火的一踏糊涂了……

    比如高近。

    李照夜估计,虽然他不会火,但好处也应该有一些。

    至少在创作人,文工团体这两个领域,他的知名度会有一定程度的提高……

    “那电视台呢?”关长丰有些不服气。

    一提电视台,李照夜就有些幸灾乐祸。

    火是肯定能火,不过肯定是被骂火的。

    “怎么可能?”关长丰不信。

    “等看完节目,你就有感受了!”李照夜指了指大屏幕。

    晚会已经开始了,四个主持人正在念开场台词。

    接下来,就是《男儿当自强》……

    好东西就是好东西,一群大爷老太太看的心潮澎湃,热血难平,嚷嚷着文工团多久没出这么好的作品了,电视台真有眼光……

    但等到第二个节目,乃至第三个节目演完,画风就不对了。

    “什么东西,这不是糊弄人么……”

    “还精彩纷呈?一点新意都没有……”

    “这……有点无法接受啊?”关长丰指着大屏幕,一脸便秘的表情。

    “你才知道?”李照夜苦笑道。

    录制当天,他就在场,剩下的节目什么水平,李照夜很清楚。

    要说有多差,也不至于,毕竟还是有几位二三线明星,有几出亮眼的节目。

    但关键就在于,开场节目太好了。

    这就好比,刚开席,先上了一道鲍鱼龙虾,食客吃的正欢,可一看,剩下的竟特么全是野菜窝窝头?

    落差太大了!

    “金陵电视台估计惨了!”关长丰幸灾乐祸的说道。

    “这是必然的。”李照夜点点头,“算是痛并快乐着吧……”

    ……

    次日一早,金陵电视台,副台长办公室。

    孙乐林看看报表,再看看电脑,再看看报表,再看看电脑……

    脸上的表情也比较精彩,一会呲牙,一会傻乐呵,一会又似是狂怒,还时不时伴着嘀嘀咕咕骂人的小话。

    曲高义和付振生就坐的对面,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谁能想到,开局就是高光,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报表上代表收视率变化的那道斜线,就像是拿尺子划上去的一样。

    没有任何铺垫,也没有任何起伏,晚会刚开场,收视率就达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顶峰。

    但只持续了五分钟,也就是《男儿当自强》表演结束后,就一泄千里了。

    这倒是其次。

    不管是孙乐林这个现阶段电视台实质上的一把手,还是曲高义和付振生这两个晚会总策划和总负责人,都能预料到这一点。

    与《男儿当自强》相比,剩下的节目确实要差一些。

    但也绝对没有差到观众所认为的这种程度。

    这才是他们没有料到的……

    骂的太难听了:

    “我看到了什么?

    一块带果珍的蛋糕?

    不,是鱼子酱,不过只有最尖上的那一小撮,剩下的,全特么是屎……”

    ……

    “这何止是屎,简直是屎里带毒……电视台就是靠着唯一能吃的那点精华,把我们骗到了电视机前,然后硬生生的给我们塞了一嘴有毒的屎……”

    ……

    “要不是晚会的前缀顶着‘全陵电视台’几个字,我还以为回到了咱村,看的是草台班子的表演……

    我想问问电视台的领导,既然做了,为什么不一次性做好?既然金陵文工团有这个能力和水平,为什么电视台不直接把整台晚会全权委托给他们制作?”

    ……

    这几条,都是具有代表性的,剩下的那些,骂的更难听。

    有问候电视台领导,问候晚会制作人的,甚至还有照着字幕表,挨个点名骂的……

    出奇一致的是,文工团得到的,全都是赞誉,还有人建议他们,再不要和金陵电视台合作了,这么好的节目,至少也要去省卫视……

    也有人留言,询问在哪里能看录制版本,他们还想看一遍……当然,只限于开场的《男儿当自强》……

    何必故意要让自己不开心呢?

    孙乐林直接关了电脑,又看了一眼报表最前端的那个峰值。

    这个数值,超过了近五年来金陵电视台各频道的收视高峰,如果不出意外,很可能还超过了省卫视前一夜晚会的平均收视值。

    简直就是破天荒……

    有这个,挨多少骂都值了。

    “不要在意。”

    孙乐林放下报表,乐呵呵的看着两个手下:“有人骂,就说明有人看……骂的越激烈,就说明他们对《男儿当自强》越认可,也证明,我们的这台晚会是成功的……”

    曲高义和付振生同时点了点头。

    确实是这样的道理:挨骂总比一滩死水的强。

    至少代表,有相当数量的一部分本地观众,在全国电视台统一黄金档的这个时段,没有去看央视,也没有去看各大卫视,而是选择了金陵电视台……

    从这一点来说,晚会办的很成功,开门这一枪,打的非常响。

    这对于他们三位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局,秀的非常成功。

    难的是,如何利用好这个开局,继续打开局面?

    “先一鼓做气,再拿下一城再说……”

    孙乐林自信的说道:“有文工团的管弦乐版打底,咱们元旦可以再做一台晚会……宣传方案,就按照这次的做……”

    还来?

    曲高义和付振生面面相觑。

    如果还做成这次的类型:开局即是巅峰,然后再没有一两出节目支撑,那观众问候的就不可能只是他们本人了……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怕什么?”孙乐林自信的说道,“你们先做策划,完了我再到局里争取争取,看能不能请两三个一线明星……”

    曲高义和付振生压根不信。

    那费用至少得千万计,领导能答应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