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们的天下(大结局)

    而越明军却觉得大清国一定会在北京城进行一次异常坚决的抵抗,已经做好强攻北京城死上几万人或是入城之后遭遇伏击的一切方案,有不少将领甚至认为这次北京之役可能持续几十天甚至几个月,所以当北京城所有城门洞开的时候,越明军上上下下都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但越明军之前有过清军诈降突然设伏的预案,所以包括邢胜平、李定国、高一功、赵志杰在内的明军将领很快就反应过来按照预案开始接收北京城,而且他们很快发现城内的清国权贵是诚心诚意地准备投降,只是希望他们的利益不会受到太大损害。

    对于越明军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完美的解决方案,毕竟与清国的战争如果持续下去至少消耗几百万两白银与几年时间,说不定到时候局面还会有所反复,现在大清国愿意与承天朝进行合作并且按照承天皇帝事先预想的方案镇守九边,越明军都是松了一口气。

    接收北京城的过程可以用“按步就班”来形容,虽然中间也出现过一些小小的波澜,还有少数人为大清国的灭亡殉葬,但从整体而言双方的合作异常愉快,而刘永锡也得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名单:“虽然有过荆州故事,但是多铎与大清国也太尽心了吧!”

    虽然大家都说刘永锡极其荒凉,但是为了与兴平旧部合营他也只是收了一个邢夫人而已,忠贞营这边同样只是一位高皇后,大西军的善后被许多正人君子指责但也不过是四位贵妃,可多铎与大清国的权贵却是送来了一个大几十人的名单。

    这名单上既有昭圣皇太后大玉儿这样的清国贵妇,也有象顾横波、寇白门这样的江南丽人,刘永锡一时间竟然算不清这名单到底有多少人,其中甚至还有豪格与阿济格的福晋,而派来谈判的清国礼部尚书龚鼎孳:“这都是诸位王爷、贝勒的一片诚意,为了天下大定,还请陛下不要辜负诸位王爷、贝勒的一片好意!”

    如果顾横波不是龚鼎孳的侧室,刘永锡还真信了龚鼎孳的这套说辞,但顾横波既然在名单之上,刘永锡只能面带微笑:“那就心领了!”

    “陛下绝对不可只是心领,诸位夫人现在就在帐外,请陛下依照睢州、荆州诸故事与诸位王爷、贝勒及早订立盟约,北边与西域才能无忧!”

    龚鼎孳毕竟是进士出身又做过言官,所以讲起道理来自然是滔滔不绝,谁也争不过他,按照龚鼎孳的说法刘永锡如果不收下这批美人以后北边就要多事了,所以刘永锡当即笑了起来:“就依龚尚书的意思来办!”

    龚鼎孳可以说是三朝元老,在大明、大顺与大清朝都是屹立不倒,而现在刘永锡既然称他“龚尚书”,大家就知道在承天朝龚鼎孳照样能混得有滋有味,难怪人家特意把最心爱的美妾顾横波都献出来。

    只是大家看着龚鼎孳的眼光虽然带着几分诡秘,但龚鼎孳却是气势十足:“陛下肯按睢州、荆州诸故事来办,天下大定在即,接下去就是订立盟约!”

    虽然在各方眼中,这次的北京盟约是典型的城下之盟,完全属于临时性质,但是这个盟约的影响力之大、持续时间之久却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力之外。

    《两明民众起义史》更是明确地指出:“在李自成、张献忠农民起义的胜利果实被刘永锡反动集团尽数篡夺的背景,北方各族起义军面临被中外反动势力联手扼杀的危险,在险象环生的残酷环境中,一部分封建贵族与叛徒、内奸联手杀害了北方各族起义军的重要领袖多尔衮……”

    “在多尔衮被杀之后,这些封建贵族、叛徒、内奸迫不及待地与刘永锡反动集团达成了所谓“北京盟约”并出卖转战多年的北方各族起义军,从此北方各族起义军变成了征服与镇压欧洲人民与中亚、南亚各国人民的急先锋与帮凶,替刘永锡反动集团征服了不计其数的殖民地,给欧洲各国与亚洲各国人民带来极大的伤害!

    但是连刘永锡都不知道北京盟约会有如此深远的影响,他只知道在北京盟约之后还有许多繁琐至极的事务来处理。

    现在越明军不但要全取关内,而且还要征服整个关外并要与乘胜而入的俄罗斯人进行交锋,更要在如此广阔的地域中重建统治秩序并恢复商路贸易,甚至还要进行大规模移民与开发。

    这其中自然有许多波折与逆转,特别是关外的农业复兴与开发更是个大麻烦,大明朝亡国就是因为在关外的农业开发彻底失败,但是关外可以说是中国最有价值的土地,不管是农业、矿业、林业都可以说是自然资源极大丰富,大清国之所以维持两百多年的国运,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全面封禁的情况东北的农业开发还是获得极大的成功。

    因此刘永锡在这件事投入了极大的精力,事实上也证明刘永锡的投入能获得双倍甚至几倍的回报,承天朝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东北亚霸主。

    但是繁琐的事务并不仅仅局限于新征服地区重建统治秩序那么简单,现在方方面面都要求承天皇帝忠实地践行北京盟约的履行,尤其是女真王爷、贝勒更是提出了许多附加要求。

    他们之所以不满意,并不是对全新的统治秩序有所不满,反而是因为在重建统治秩序的过程这些王爷、贝勒的既有利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护又因为向北进军有了全新的收获,所以希望通过北京盟约来巩固他们的既有利益。

    虽然昭圣皇太后变成了孝庄皇后,但是大玉儿终究是蒙古人,所以女真人认为承天皇帝得立一位女真皇后才是最佳选择,而他们的想法却引发了蒙古贵族的危机感,现在刘永锡的更多宠幸已经成了九边镇守与殖民大业的关键问题。

    刘永锡只能尽量一碗水端平,倒是张皇后对这件事异常坦然:“陛下是英明之主,所以八荒四海皆是王土,目标不仅仅局限于西域与北边上!”

    听到张皇后这么说刘永锡不由笑了起来:“嫣姐说得很对,承天朝既然应天出世,自然是剑指八荒四海。”

    虽然说是八荒四海,但承天朝的扩张并不象汉武帝那样倾尽全力,而是采取商业、贸易与探险同时并用的方式,不管是北边、西域还是海上都是这种润雨细无声的方式,但是这一两年来却是收获良多。

    现在小半个西伯利亚与西域已经在承天朝的控制之下,光是从西伯利亚皮毛与其它贸易品带来的利润已经让女真贵族变得异常狂热好战,而蒙古贵族也在为西域贸易的巨大利润而变得更加激进,而从海上带来的贸易利润更是数倍于北边与西域。

    而张皇后支持的太康侯府就是海上贸易的最大受益者,虽然太康侯府在陆上也获得惊人的利润,但是海上的利润实在过于惊人,所以张皇后不得不提醒刘永锡:“八荒四海皆是王土,但是中土才是根本啊!”

    刘永锡也笑了起来,不管是西伯利亚贸易、西域贸易还是海上贸易,之所以能有如此爆炸式的增长,关键在于持续了几十年的战乱终于告一段落,重建中的越明朝既然选择重商路线,自然是一种惊人的速度吞噬着一切消费品。

    因此刘永锡虽然在北京停留了将近一年时间,但是他又选择重回南京,而张皇后继续说道:“小锡现在不用考虑这么多琐事,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生个一儿一女出来!哪怕是女儿也能继承承天皇位!”

    说到这张皇后又笑了起来:“这是承天朝最大的心腹之患,只要能生得出一儿一女,不管是承天长平皇后、奉天皇后、邢皇后、陈皇后、孝庄皇后,还是什么李香君、朱媚儿、顾横波,那才是真皇后!”

    刘永锡却是笑得特别开心:“可在我心底,嫣姐才是真皇后啊!”

    张皇后异常坦诚地说道:“嫣姐自然也想替小锡生个宝宝,但是这件事小锡可要特别努力了,小锡以后要在后宫多用些心思了,国家大事有我们来分担,小锡在风流上多花些心思,这天下都是承天皇帝的天下!”

    刘永锡没想到张皇后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但是张皇后这番话却特别有道理,让刘永锡看到一种极致欢乐的场景:“嫣姐,还有诸位姐姐妹妹都要来帮我分担才行,这天下既属我刘永锡,也属于诸位皇后、贵妃,这是我们的天下!”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刘永锡变得特别自信起来,他突然发现这才是自己想要追求的目标!

    在征服世界的道路上,一个人负重前行实在太辛苦了,有这么多美人一同分担才是最佳选择。

    没错,这是我们的天下!

    这个世界终究将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