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本为获得多相付(第三更)

    樊凡又抿一口酒,觉得就不应该喝,越喝越想喝,一口下去,从鼻孔中把酒气呼出,会特别放松。

    “上雪橇,用不上你们,我们负责,咋,不相信兄弟部队?”柳庭光拍拍樊凡的肩膀。

    “那也得给口汤喝,光喝酒不行。”樊凡鄙视一下,再喝一口酒,过瘾。

    其他的羽林飞骑同样放松,别的部队他们可以不相信,这些海军却没问题。

    不是说不信对方的忠诚,一般其他部队,害怕能力不足。

    海军经历的困难并不少,回程的时候甚至冒死抛弃淡水和煤,多疯狂啊?

    脑袋一根筋,万一出事了呢?怎么不多想想?

    就这样缺心眼的队伍,硬是回来了,一个人不少。

    东主又心疼又愤怒,听说东主在自己院子里咆哮着骂:‘傻大兵,活该你们去死。’

    队伍中有了新的马匹和外援,一下子轻松起来。稍微休息下,继续前进。

    “前面有坡,马来着雪橇费尽,把人背起来。”柳庭光接过指挥权。

    海军们跑过去背老人、背孩子、担架抬孕妇,有的少女干脆扛到肩膀上。

    各部族的头领们看着,他们实在想不明白,大唐的兵怎么一个个这么强?还特别亲民。

    他们哪晓得他们遇到的都是大唐最强的兵,最好的五千西南蛮、羽林飞骑、大唐远洋海军。

    他们的伙食待遇、训练强度、经历,跟普通的折冲府府兵不一样。

    前来帮忙的人,也是挑选身体强壮的,给大量好处。

    于是之后的十来里路,众人在保护下抵达,这边的营地搭建好,大锅炖的肉咕嘟咕嘟冒泡。

    “你们真舍得呀!”樊凡看到大铁锅就知道,这些会给帮忙的其他百姓拿回去。

    一般都是村子动员,一个村子给几口大铁锅。

    百姓吃饭的时候会把各家的东西拿过来,一起放在大锅里炖,分配的时候又族老或村正负责。

    有人在山上抓了两只兔子,兔子肉放进去,跟其他人吃一样的?

    好办,给额外的柴火等东西。

    还有祭祖的时候让你家的位置往前排上一位,其他人吃着别人贡献的肉,没有意见。

    当然两只兔子不行,别人的位置有的拿命换来的,你的两只兔子咋那么值钱?

    先记下来,等凑多了与其他人比较,再开个会,才可以。

    大铁锅树立了一种规则,村子里有资格掌握分配权的人利用这个规则。

    年岁大的人分配到肉,其实自己吃不了几口,会再分给孙子那一辈儿的孩子。

    谁家有媳妇腆着大肚子,额外多给。

    村民认同,谁家没有娶媳妇、生孩子的时候?谁还能不老?

    樊凡明白,以前不是很懂,跟部族接触多了,原来一口大铁锅,想要获得如此不易。

    可是李家庄子的大铁锅,一个摞一个,有的都生锈了。

    照此说来,李易应该被打倒,然后……哎呀!突然间这么冷呢?东主,我开玩笑呢!你还没睡呢?

    樊凡自己想着就害怕了,左右看看,见无人识破自己方才不该有的心思,长出口气。

    也走了不少路,前来帮忙的百姓一个个却不觉得累。

    现在的东西全归他们,铁锅、菜刀、磨刀棒。

    说好了的,之后有其他东西送来。

    成套的针线、顶针、锔子、凿子、刨子、抹子、锥子、镰刀、斧头、炒锅、蒸锅、勺子……

    全是好铁的,用上二十年不会坏。

    从两个都护府来的百姓满脑子都是这个,大唐皇帝答应的,关键李东主也作保,有羽林飞骑说的。

    他们觉得赚了,相信李易。

    他们不知道的是,原本也会给他们,稳定地方,必然得付出代价。

    地方的百姓在其他的时候连把好的铁菜刀都没有,还用石头刀切菜。

    大唐朝廷给成套的铁器,过日子什么都不缺了,百姓的心自然向着大唐,觉得自己是大唐人。

    于是明明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需要通过额外的劳动付出来得到。

    这个事情不会有人提起,付出不正常吗?大唐别的地方百姓难道不付出?问问蜀地的,看看万昭远的腿是怎么被砸折的。

    你们不付出给你们,属于笼络。你们付出给你们,算是认可。

    认可之后的后续东西可就多了,更笼络不同。

    苏禄以前就被笼络着,看他现在所面临的。

    这里的百姓考虑的事情简单,给我东西你就是好人,我拥护你。

    不似京兆府的百姓,京兆府的百姓长时间受教育和李家庄子的恩惠,觉得应该拥护朝廷,自己生是大唐人,死为大唐魂。

    勃赖罗等部族的人更不懂,他们只晓得自己部族生活不下去了,前往大唐可以得到保障。

    吃着饭菜,他们心中愈发坚定要去洛阳。

    “你们和东主打好招呼了?”樊凡喝两口汤,肚子里热乎,出去溜达一圈,看看情况。

    等转回来,对等着他在那里烤一支狍子腿的柳庭光说。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柳庭光给出答案,没说。

    “上次就是打轻了,应该让你们趴在塌子上半年。把淡水和煤扔了,也是有所不受?”

    樊凡听懂了,又是柳庭光他们自作主张。

    柳庭光满不在乎地说:“打呗!真正打死我们?你们到外面执行任务,难道就每一个动作都听东主的?”

    “你没跟东主说啊!”樊凡指指旁边的电报机,有人正在那里编码,准备发报。

    “地方将领,临危而断,我给东主发报,东主难道还可以远程指挥?”

    柳庭光理直气壮地说,那么远,东主知道实际情况?

    樊凡摇头:“你是不晓得东主的厉害,之前的电报你没收到过?”

    “没呀!”柳庭光诧异。

    “啊?那……哦,频段,东主竟然可以控制频段,东主让调频的时候……”

    “东主说让我们把频段调一下。”柳庭光仔细回忆,怎么做到的?

    “平时多换波段,就能懂了,这玩意儿可不能落到敌人手上。”樊凡能猜测到一些技术。

    “放心,死之前保证毁掉,如有时间,发最后一次电报。”柳庭光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