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 这孩子劲可真够大的

    秋去冬来,在年底,月绫的预产期已经逐渐临近,苏墨一家人在公司的时间逐渐缩短,除开苏墨有工作上的事情要亲自前往会议进行决断外,小柔和依梨基本都在家里陪伴照顾月绫。

    文汉市16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在这个关键的节点,预产期的月绫又出现了一些低烧的症状。

    这可把一大家子人给急坏了,苏墨这些天一直把月绫捧在手心里,又是主动喂药,又是帮忙换衣擦背暖脚,不过月绫的低烧一直不见好,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要不还是直接提前去医院待产吧……这样会比较安全。”

    苏墨正在耐心地做着月绫的思想工作,不过月绫却不以为然。

    “离预产期还有将近一个月呢,这么早过去干什么……”江月绫嘟嚷道,“我在家还落得清闲,医院多不方便……还有,住那么久,那得花多少钱。”

    “这又不是钱的问题……”苏墨小心翼翼地替江月绫搓着后背。

    “就算再有钱,那也不能乱花啊……”江月绫歪头埋怨苏墨道,“最近公司效益也不太好,上市的事情遥遥无期,你总不能指望我爸我妈接济吧?还有这房子……”

    “不是跟你说了还有比特币吗……钱的事你真不用操心。”

    苏墨帮月绫擦好了后背,接着便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盖上一层厚厚的绒毯,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养好。还有……心情也放开朗一些,感觉你最近总是有点愁眉苦脸的。”

    “嗯……我当然会发愁啊……”

    江月绫叹了口气道,“怀孕之后我现在已经增重了快20斤,现在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肥婆,以后你肯定不会喜欢我了。”

    “哎呀……你这是什么话……怀孕增重是很正常的啊,你要是没增重那么多,我还跟你急呢。”

    “可我看正常的增重也才15斤左右吧……我肯定营养过剩了,你看我胳膊,这都肉嘟嘟的了……还有啊……”

    江月绫正在埋怨着自己最近的体重问题,苏墨忽然凑向她的耳边,轻轻说了句悄悄话,弄得江月绫耳朵刷地一下就红了,还从绒毯里探出手掐苏墨的胳膊,“色鬼……那里本来就会变大啊……不然你要我喂什么给绫宝吃,你喂啊?”

    在月绫的整个孕期,苏墨对月绫一直也都是非常温柔宠爱的,重点就体现在非常有耐心上。虽然两世为人,但这也是头一遭做父母,苏墨想要做一个好爸爸,也很努力地在为了这个身份积极地做准备,这些行动江月绫都是看在眼里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

    “苏墨……其实,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生完绫宝之后,你就不会那么宠我了。”江月绫咕哝道,“虽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总之就是……我这个人本来就很敏感,脾气又不好是吧……要是到时候无理取闹了,我先给你道个歉。”

    “这有什么好提前道歉的……夫妻之间会吵架那也很正常啊,能和好就行了。而且啊——”

    苏墨轻轻挽起江月绫的鬓发,目光里满是爱怜之意,“你现在变了很多,不是一个会无理取闹的人啦……”

    “那、那你意思就是,我以前是个很无理取闹的人咯?”

    江月绫冲着苏墨哼唧完自己就笑了,苏墨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轻轻挠起她的痒痒来,月绫被弄得咯咯直笑,从一开始的有气无力也变得慢慢有了声音。

    两人闹腾了一阵之后,苏墨躺在月绫的膝枕上,耳朵贴在月绫的肚子上,感受着新生命的律动气息。

    “之前你和依梨小柔商量名字商量的怎么样了?”

    “有一版想法是,男孩就叫苏新仪,女孩叫苏心怡……”

    “啊……听上去好没辨识度啊?”苏墨嘟嚷道,“我之前有跟你们说过吧,子轩紫萱梓轩和心怡欣怡馨怡的梗,应该要刻意避开才是嘛。”

    “那要怪你的姓太普通了!”

    江月绫停顿了一小会儿,“不过,除了这个名字之外,还有一个想法是叫苏依柔——前提是女孩子的话。”

    苏墨点点头道,“这个名字才有点意思……用的是小柔和依梨名字的一部分吧。”

    “你一听就听出来了啊……”

    江月绫温声道,“按照这个起名的方式,我们还可以给依梨的女儿起名字苏小绫、苏月柔,给小柔的女儿起名苏月梨、苏夏绫之类的……不过前提是女孩子。”

    “男孩子也可以呀,用谐音和单音名字不就可以了,比如苏晓(小)、苏夏、苏凌这样……呜……”

    江月绫说到一半忽然轻声呻/银喊起来了,苏墨见她痛苦难受,便轻声帮她揉着肚子道,“踢你了?”

    江月绫轻轻点点头,“这孩子劲可真够大的……这些名字就这么不讨这孩子喜欢吗……”

    “绫宝乖……妈妈还生着病呢,不要让妈妈难受啊……等你出来了,爸爸天天带你去游乐场玩。”

    苏墨轻轻抚摸着江月绫的肚子,一边低声安抚着月绫肚子里的绫宝,别说这一招还真有效,江月绫很快就恢复了神态,“这孩子……游乐场能听得懂吗,结果真的不闹腾了。”

    月绫的目光里显现出无限柔和之意,“看来也会是个贪玩的孩子呀……不过,只要别学你依梨妈妈就好。”

    说起依梨啊……

    苏墨当即哼唧起来,“话说这个依梨……这么大冷的天,还和小柔约出去逛街买东西……”

    “她那是在给我们俩单独相处的时间,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我是觉得没什么必要……这屋子这么大,去其它房间不就行了……害我要替她担心。”

    苏墨说着便从月绫身旁起开,在远离月绫的位置,正准备拿手机拨通电话,结果窗外就传来了车子缓缓行驶的声音。

    “这刚打电话就回来了……不催就没反应,哈哈。”

    苏墨说着便下楼去接小柔和依梨,却看到小柔从驾驶座里走了出来,依梨却坐在副驾驶上。

    “今天怎么是小柔你开回来的?”

    小柔拿到驾照还没多久,平时也就在家附近的小道上练练车,几乎还没有在道上开过几次,是以苏墨会觉得很意外。

    而路小柔便温声解释道,“依梨姐逛街的时候不小心扭了脚,安全起见,所以我把车开回来了……”

    “扭了脚?怎么样……伤得严不严重?”

    苏墨开副驾驶座去接应依梨,结果瘫坐在椅子上的依梨一把就扑腾进苏墨的怀里,紧紧地抱住苏墨,死死地不肯撒手。

    “怎、怎么了你这是……别吓唬我啊你……”

    苏墨正想看看夏依梨的正脸,接着她便像个孩子一样呜咽起来,“呜呜阿墨我今天疼死了……你今天可要好好安慰我……”

    “你也真是的……都多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那样。”

    苏墨以为这只是依梨的日常撒娇,也就没有太去在意她脸上的表情,这时一旁的小柔也打岔道:

    “苏墨哥哥,你抱依梨姐进屋,我把车开进车库里。”

    “哦好,你要小心,慢着点开。”

    “嗯……好。”

    路小柔回到驾驶座上,静静地注视着苏墨哥哥的背影,车内的暖气窜着一股突如其来的寒风遇冷液化,车窗内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雾,小柔的视线也渐渐地有些模糊起来。

    苏墨哥哥……

    真正的冬天,似乎很快便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