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枯树逢春

    吃完糯米饭又擦了药,铃子觉得好多了,胡劲开车把她送去了银行,存好钱又把她送到了服装一条街。

    “下午我来接你,保证六点之前就到。”胡劲朝着铃子做了个飞吻,一溜烟的把汽车开走了。

    “哟哟哟,这是谁呀?是你男朋友吗?”长舌妇黄阿英凑了过来。

    “阿英姐,你可别乱说,是我家亲戚……”铃子不想招惹是非,胡乱编了个谎话。

    “你有这么有钱的亲戚还出来打什么工啊?”黄阿英撇了撇嘴,“听说你昨天晚上被抢了?损失多少?”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铃子就纳闷了,黄阿英真不愧是情报交换站,大事小事没有她不知道的。

    “昨晚杨警官给我们老板打电话了,让大家都注意安全,所以说你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黄阿英把手一摊有些幸灾乐祸。

    “哦,我这个反面教材让大家引以为戒也好,那人啥也没抢去就被抓了。”铃子瘸着一条腿把拖把涮好,准备拖地。

    “你受伤了?怎么瘸了?那人没有……劫色吧?”黄阿英不怀好意地笑道。

    “不理你了!我是让那个坏人踢了两脚而已,是杨警官救了我。”铃子心里烦死这个长舌妇了。

    打扫完卫生,打开传真机,看看厂家有什么资料传过来,结果没有,桌上的座机来电显示上也没有新的电话,看来今天是清闲的一天了。

    正好养养伤腿,晚上还要去医院换班呢,铃子给自己倒了杯水,胡劲今早还给她买了三七片,专治跌打损伤的,还没来得及吃。

    手机响了,是张正阳。

    “张哥,老板怎么样了?”铃子问。

    “挺好的,医生说她恢复的很好,超乎了想象,今晚你不要过来了,还是我来,悄悄告诉你,这都是我的功效,哈哈哈!”张正阳爽朗的笑声在电话喇叭里回荡,铃子忍不住将手机远离了耳朵。

    “张哥,你的嗓门太大了,我耳朵差点聋了。”铃子也笑,她比谁都希望看到宋超莲能够得到幸福,就像盼着自己也能得到幸福一样。

    “老板老板,你赶紧好起来吧!”挂了电话,铃子朝空中双手合十祈祷着。

    这一天果然很清闲,总共没有几个顾客上门,偶尔进来一两个也只是转转,毕竟卿本佳人都是指望回头客来光顾的,想发展新客户不是那么容易,何况小店在巷子里面,很多人不会往里面走。

    “小娟,你开张了吗?”下午三点的时候,铃子站在门口透气,问对面店里的营业员。

    “没开张,不仅今天没开张,昨天也没开张,所以早早的关门下班了。”小娟垂头丧气的靠在门上。

    “怪不得昨天你们都不在。”铃子想想还是有些后怕。

    “昨天我走的时候,你还在里面忙着呢,我就没跟你打招呼,听说昨天你遇见事了?”看来昨天发生的事情确实传遍了整个服装一条街。

    “谁说不是呢?一忙我就晕了,忘了把钱存上,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我今天专门用手机定了闹钟,说三点一定去对面的储蓄所存钱,结果你看……今天根本没开张。”铃子摊了摊手。

    “哈哈哈!老天爷照顾你,怕你太劳累了!”小军哈哈大笑。

    “不!老天爷看我腿瘸了,走路不方便。”铃子也笑得前仰后合。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你们这两个傻丫头。”两人抬头一看,原来是杨警官来了。

    “我是来护送你们去银行存钱的。”杨警官一本正经的说。

    “哈哈哈!”两个丫头又一次疯笑起来,搞得杨警官莫名其妙的。

    “你们这两个疯丫头笑什么呢?”

    “杨警官,你是不知道,哈哈哈……”小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俩正在说呢,铃子怕自己忘了去存钱专门还定了闹钟,你猜结果怎么样?”

    “还是忘了对不对?现在都三点半了,一会儿银行该关门了。”

    “不对不对!是因为我俩今天都没开张,哈哈哈!”铃子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实在是太可笑了。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那我就不担心你们啦,记得今天早点关门哦。”杨警官笑着走了,铃子和小娟蹲在门口又聊了一会,看来今天不会有什么收获了,两个人开始打扫卫生,准备关门。

    “铃子,下了班准备去哪儿啊?一起去逛商场吧,里面有美食一条街,净好吃的!”小娟提议。

    “我不去了,我的腿不能多走路。”铃子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里面还是隐隐作痛。

    “哦,那算了,下次再约,我都忘了这茬儿了。”小娟锁上门挥了挥手离开了。

    铃子仔细检查好水电,也锁上了卷帘门,她准备去医院看看宋超莲。

    别看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平时走起来根本觉不着累,可是铃子腿本来就疼,这几百米走下来,简直就像跑了一万米一样,腿又酸又疼。

    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坐下歇了几分钟,铃子突然想起胡劲要去店里接她的事情,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医院门口等她。

    安排好以后铃子这才站起来,往病房里走去,两天没来医院了,也不知道宋超莲恢复的怎么样。

    还没进病房,就听到了张正阳哈哈哈的笑声,“这家伙不是晚上来陪床吗?这才下午五点多,这么早就来了?到底是热恋中的人啊!”铃子捂着嘴偷偷笑了。

    “宋姐,你对象是个老师吧?懂得还挺多的。”一个女人高声说道。

    铃子一进门就看到宋超莲躺在那里抿着嘴笑,嘴里的管子已经拔掉了。

    “老板,你好点没有?”铃子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几步来到床前,抓住了宋超莲的手。

    恢复中的宋超莲比以前更瘦了,两只手就是皮包骨头,但是精神很好,两只眼睛亮亮的,只见她笑了笑,小声说:“我好多了。”

    “声音怎么都哑了?要不要多喝点水?”铃子有些着急,这些人是怎么伺候病号的?

    “小丫头别胡乱操心了,你老板这嗓子是插管磨的,过两天自己就会好的,别担心。”张正阳笑眯眯的,一点都不在乎。

    “能吃饭了吗?医生说什么时候能让你吃点好的?我会煲鸡汤,真的!我在老家的时候跟我奶奶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