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屠龙者?受戮者!

    天灾军团发起的攻势,让刀塔食人魔自以为坚不可摧的要塞和工事变成了笑话。

    残余的食人魔完全丧失了斗志,要么被亡灵追上斩杀,要么扔下手中的武器,没命地朝着瘟疫所没有覆盖的地方狂奔。

    刀塔食人魔最后的辉煌已然终结,但是这次袭击最终的目标还未出现。

    阿尔萨斯站在浮空城的舰桥平台上,拄着霜之哀伤,注视着下方的战况,食人魔大王莫加尔和他手下的顾问因为瘟疫蔓延的缘故,被迫逃出洞穴,这让他们事先准备的抵抗措施全部报废。

    走到外面的食人魔很快就被死亡骑士追上,在石像鬼和通灵师的掩护下一顿乱揍,莫加尔咆哮着挥舞着手里的武器,但只是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根本没有真正还手的机会。

    很快,这名食人魔大王就被格罗玛什一斧头砍翻在地,抽搐了两下,不再动弹了。

    面对几乎不在一个维度的天灾军团,还以氏族为体系的原始食人魔部落连像样的反抗都没有做出,就被轻易地毁灭了,而摆在天灾面前的最后一道关卡,就是格鲁尔本人了。

    格罗玛什将斧刃从莫加尔的身体里拔出,神色冷酷地抹去了斧刃上的鲜血,全神贯注地盯住了那漆黑的洞窟。

    天空中的生物感受不到,但是此时所有站在地面上的天灾成员,都察觉到,地面正在轻微的颤抖,那巨大的洞窟和山峰都开始摇晃起来。

    双手握斧的格罗玛什在这场战斗中头一次表情严肃起来,格鲁尔的凶名在外域毁灭之前就在德拉诺流传,这是个相当难缠的对手。

    低等的亡灵炮灰没有感受到压迫感的能力,但是他们却被洞窟的动静吸引,开始朝着山洞不断聚集,有一些甚至已经走进了山洞里面。

    但是那深邃的洞口就仿佛无底深渊一样,走进去的亡灵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能轰炸到洞内吗?”阿尔萨斯问道。

    克尔苏加德立刻校准了参数,调整了炮口方向,模拟一轮炮击结束之后,他回答道,“只能覆盖到洞穴的外侧,得调整浮空城位置,更靠近山洞才行。”

    “不用了,让那两只戈隆构造体对洞里面进行轰炸就行,格鲁尔察觉到了危险,不愿出来。”

    阿尔萨斯知道天灾军团的力量让格鲁尔畏惧了,和曾经袭击过刀锋山的巨龙不一样,除了奈萨里奥,黑龙并不能很快的解决食人魔和其它的戈隆,有了底气的格鲁尔肯定敢和奈萨里奥的碰一碰。

    但现在的情况是食人魔几乎全军覆没,他的子嗣要么远在别处,要么已经被天灾军团抓住变成了战争傀儡,孤军奋战的格鲁尔明白想要莽掉天灾军团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尽力用自己不大的脑仁想设计先坑天灾一把。

    如果真把浮空城挪到靠近洞口的位置,恐怕屠龙者会使出全身的劲儿,撞塌半座山峰也要把浮空城击落。

    得到了来自纳克萨纳尔的指令之后,戈隆构造体的巨爪直接握住了一桶封装好的瘟疫炸弹——根本不需要炮管,这些凶兽本身就是巨型投石机。

    构造体开始机械地朝山洞里投掷炸弹,骷髅攻城师则将一桶又一桶的炸弹不断运输到他们的手边。

    “格罗玛什,做好准备,那家伙很快就要坐不住了。”阿尔萨斯的话语在格罗玛什的耳边响起,兽人嗤了嗤鼻,把战斧握的更紧了些。

    戈隆不同于玛戈隆,毕竟还是已经有了部分血肉的有机生物,尽管格鲁尔强健的体魄能让他豁免大部分瘟疫的效果,但当瘟疫的浓度上升,侵蚀时间增加,就算是戈隆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毒气里。

    果不其然,当一桶瘟疫炸弹又落在山洞之中,炸飞了不少还在往里面靠的低级亡灵,引起了连锁的尸爆后,让山峰和大地都开始疯狂颤抖的咆哮从山洞里崩出。

    肉眼可见的音波肆虐开来,直接吹散了一部分瘟疫,更是将那些炮灰直接掀飞,像雨点一样砸在各处,变成了散架的亡灵。

    紧接着,一颗直径足有十米的巨石像炮弹一样飞出,朝着两只戈隆构造体轰去,构造体立刻放下炸弹,那些后勤亡灵也迅速分散,两只构造体也嘶吼一声,同时挥舞着巨爪迎了上去。

    一声巨响过后,石头在空中被它们直接拍落,但巨大的冲击力也让两只戈隆构造体直接仰倒在地,它们庞大的身体砸毁了还没来得及投掷的瘟疫炸弹,一团浓绿色的雾气冲天而起,将他们的身影掩盖在其中。

    紧接着,在地面的颤动之下,一个庞然大物飞快地从洞内掠出,他比天灾军团捕捉的戈隆体型更加庞大,而且他原本该是深褐色的皮肤却泛起了红色,磅礴的元素和生命之力在他体内汹涌澎湃,让这只巨兽的体型甚至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屠龙者出现的瞬间,就将一大团试图扑咬他的亡灵碾成了碎屑,这只戈隆的巨爪横扫而出,地上的建筑物和掩体也爆成漫天碎屑。

    格罗玛什也电射而出,灵活地躲避着迸溅飞射的各种碎片,提着战斧穿行了数十米的距离,直接登上了一处高耸的石柱,双腿一蹬,整个人直接飞在了半空中。

    格鲁尔察觉到了兽人的威胁,他也奋力挥出爪子还击,但还是稍慢一步,只是将兽人落脚的石柱拍成碎石,而格罗玛什借着他伸出手臂的瞬间,左手的黑暗能量化作一根绳索,捆住了格鲁尔身上的石质凸起。

    死亡骑士稳稳地站在了格鲁尔的手臂上,他咧嘴一笑,斧刃毫不留情地在自己经过的位置一带,身影闪动之间,也在格鲁尔的手臂和肩膀连接的地方留下了巨大的伤口。

    吃痛的格鲁尔用另一侧的爪子想要拍扁自己身上的蝼蚁,但格罗玛什身为战歌氏族的酋长,血吼的持有者,继承了氏族内对付戈隆的大量经验。

    他一手握住黑暗绳索,飞快地纵身一跃,朝着格鲁尔后背的盲区下坠而去,同时也没忘了用斧头卡住格鲁尔的身体为自己提供缓冲。

    这一下又是一记狠招,格鲁尔的背部又被划开一道伤口,尽管对于他来说并不致命,可被他看不起的小虫子多次伤到,屠龙者的怒火愈加狂暴。

    格罗玛什还在找机会再给格鲁尔来一下狠得,可是斧子还没挥出,自己正在格鲁尔如岩石般崎岖的表皮上找落脚点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体受到重力的方向变了!

    “该死!”

    身经百战的格罗玛什立刻意识到格鲁尔正在后仰身体,想要和山峰来一次亲密接触。

    看着那尖锐的岩石柱,格罗玛什的身上恐怕要多好几个窟窿,甚至直接被挤成肉泥也不是没可能。

    就在这时,格鲁尔仰倒的身体却突然止住,他怒吼一声,双臂齐挥,暂时放弃了针对格罗玛什,因为他的肩膀上,多了两只惨白的巨大骨爪。

    重心不稳的格鲁尔很快就尝到了苦头,正常角力,他比大部分巨龙都要强,但现在,他并没有站稳,而且萨贝里安的锐爪穿破了他的皮肤,死死地扣住了格鲁尔,龙巫妖的沛然巨力直接将他斜着掀翻在地。

    萨贝里安完全无视了那捏碎他身体好几节骨头,甚至把他的一只爪子都直接捏碎的戈隆,甩动着尾巴,尾部的骨骼瞬间并成了一段剑刃样的尾端,他冷静而又精准地朝着格鲁尔的胸腹刺下。

    格鲁尔疯狂地想要挣扎,求生的本能让他甚至快要挣脱了萨贝里安的束缚,但就在他快要躲开的时候,他的身体却猛然一僵——

    在刚刚被甩了出去,还飞在半空中的格罗玛什冷笑着一抓斧柄,斧刃上的符文暗下数枚,阴寒的冰霜之力在格鲁尔手臂和背部的伤口上轰然爆开,甚至炸出一团冰簇。

    鲜血四溅,萨贝里安的剑尾稍微偏了些许,但将格鲁尔的腰部一侧轻易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