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朝堂处置

    朱元璋缓步走在众臣的中央。

    纵然此刻老朱一句话都没说,但不说话,比说话更加恐怖。

    起码不少朝廷官员都被吓得背后冷汗直冒。

    老朱骤然来到前方,冷声道:“这第一种人呐,就是站在这最前方的一列。”

    “身为朝廷大臣,流连于青楼赌坊,集体嫖娼,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美其名曰:附庸风雅。”

    “将士们在前方同元廷浴血奋战,爬冰卧雪,那些娃儿们每天都在流血牺牲,无数的人死在了战场上,就是为了让你们这些人在后方安于享乐的?”

    一些从北伐战场上回来的将士死死地盯着老朱面前的那些人。

    他么的,想想都心里不平衡。

    老子们在前线打生打死,你们这群狗东西倒是快活,每天还去青楼嫖妓,还作诗寻欢,有这个道理么?

    老朱双手负立在身后,沉声道:“传旨,这第一列所有官员一律降级三等,所有亲族牵往淮安,开拓新地,以示惩戒。”

    “这第二排的,倒是有咱的一些熟人。”老朱笑了两声。

    看向了其中一人,道:“马三刀,你说是不是?”

    被点名那人慌忙跪在地上,不敢吱声。

    “马三刀,说起来你也是有功,当年鄱阳湖大战的时候,咱记得,还是你亲自驾着小船,去和陈友谅拼命,那一战下来,你的两个儿子,都打没了!”

    “后来,咱念你年老,就将你安置在工部。这些年来,你将自己的俸禄都散发给哪些死难将士的遗孀遗孤,倒是没给自己留多少,你做的这些事情每一桩每一件咱都清楚。”

    马三刀颤抖的看着老朱,原先他以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至少来说,这等小事不会被老朱知道,却不曾想,都被老朱看在了眼里。

    老朱话语一转,恨铁不成钢道:“可是,这一回,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么?”

    “你去青楼赌坊,这一点,咱可以宽恕你。可是,你伪造军械,以劣充优,你知道你这么做是什么后果么?”

    “为了一己之私,你让多少将士在沙场含恨,他们本来可以不用死,可就因为你,他们只能屈死在了战场上。”

    “马三刀,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当年在鄱阳湖战场上你有多疯,现在你就有多疯,你拿的那些脏银,去青楼赌坊快活,你就没有感到一丝丝的不安,你就不怕晚上睡到三更之时,那些屈死在战场上的亡魂来找你?”

    “亏你还是一名老兵……”

    “皇上,您……您别说了!”马三刀此刻也是羞愧难当。

    到了此刻,他才如梦方醒。

    也许他之前就知道是这样的一个事实,可他不敢去想,只是一味地逃避,当老朱彻底挑明之后,马三刀自觉自己已然没有面目遗留在世上。

    一些武将也是有些无可奈何,想为他说两句话,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皇上,臣想向皇上求个恩典,就算是念在昔日的一些情分上,还请皇上答应臣。”马三刀颤声开口。

    “说。”

    “臣自知罪孽深重,不敢祈求皇上宽恕,亦无脸求得皇上的宽恕,请皇上赐臣一柄剑,让臣自裁以谢前线将士。”

    老朱微微闭目,点头答应。

    “谢皇上。”马三刀郑重叩首,然后随着侍卫离去。

    朱标也是微微叹息一声,在这众多的人里面,最令他感到可惜的就是这位了。

    在战场上,两个亲子丧命,却是独留了他一个人活下来,继而将自己的俸禄散发给遗孀遗孤,到这里,马三刀都是令人肃然起敬。

    若是之后没有被人拉下水,他都是一位英雄,是大明的开国功臣。

    可一朝犯错,前尘过往,尽数化为乌有。

    老朱睁开双目,看向了剩下来的那些人,冷声道:“你们的罪名咱就不细说了,比之马三刀,你们这些人更加混账。”

    “传旨,推至午门外斩首示众,亲族发配。”

    当即,许多人连声跪地求饶,只是老朱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漠。

    马三刀都死了,你们又怎么能活?

    无非是马三刀曾经立过功,他想要一个体面,可以给他,可你们又凭什么?

    接连处置了两拨人,就连那些骄横的武将也被震慑了不少,蓝玉更是有些惊惧的看着这一幕。

    有功,并不一定就不会死。

    老朱此刻回到了皇位上,看向了那奉天殿正中仅剩下的一拨人,并不说话。

    许久,老朱才淡淡开口,看向了他们,道:“咱现在就想问问你们,你们花费重金去购买那些军械和军粮是为了什么?”

    “他们是为了去青楼赌坊寻欢作乐,你们呢?”

    “是为了谋反?”

    “为什么都不说话?哑巴了?”老朱一声声发问,可就是没有一人敢站出来回话。

    “好!既然都不说话,那你们就是认了,传旨,将这些人满门抄斩,所有财产尽数抄没官府,余下亲族发配边地。”

    “皇上,我们购买军械和军粮,只是为了自保,并无他意……”当老朱郑重下达旨意的时候,有人终于撑不住了!

    急忙求饶,只是这个时候,再说又有什么意义?

    自保,谁信呢?

    处理完这一拨人之后,整个朝堂之上,不少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起码这一次,处置的这一拨,他们应该都没事了。

    老朱扫视了众人一眼,淡淡道:“咱知道,开国之后,不少人都松懈了下来,都开始打着自己心里那一点点小算盘。”

    “终于到了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是不是?”

    “可你们不看看,元廷至今在北方还盘踞着数十万的兵力,难道你们真就觉得我大明稳操胜券?”

    “元廷是怎么败落的,你们心里就一点不清楚?”

    “朝廷之中贪污横行,文恬武嬉,耽于享乐,今天,咱处置了这些人,就是希望诸位能够引以为鉴,不要再犯这等相同的罪过。”

    “朝中大臣,就该有一个朝中大臣的风范,更应该时刻惕励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