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失踪

    随着阿拉贝拉双眼视野的成功合并,以及她逐渐适应了通过眼镜看到的视野,关于之后的恢复方案,专家们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分歧,有人的意见比较激进,提议先调节眼镜的视野范围,令她看到更多东西,进一步刺激她的视神经与大脑皮层的发育,也许这样可以反过来促进她将视野颠倒,也有人的意见趋于保守求稳,建议暂时保持原样不变,等她成功地将视野颠倒过来再说其他的,这两派都是为她好,但很难说哪边更有道理,毕竟她的病情是没有先例的,谁也不敢断言目前哪处是瓶颈,可能是视神经,可能是大脑,也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还好这些专家们都是远隔千里在网上视频会诊,如果是坐在一处讨论,说不定会打起来。

    专家们的讨论暂且放在一边不管,阿拉贝拉的精神状态和信心是越来越足,回想起刚看到光明的第一天,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能看到世界明明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为什么那天她像是看到了地狱一样惊恐?

    原因当然很简单,因为她看周围的人是越来越“顺眼”了,名副其实的“顺眼”,经过这些天她的大脑对人脸的适应和优化,纠正了她以前盲人摸象形成的错误形象,她看姐姐和朋友们不再是第一次那样的群魔乱舞,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只可惜还是上下颠倒的。

    “现在再戴上试试看,如果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路惟静将调整过的眼镜还给阿拉贝拉,她权衡过两派专家的意见之后,决定采用大多数人可以接受的折中方案,稍微调整眼镜的视野距离,虽然从数字上增加的不太多,但能看清的视野是近似球面的一部分,半径增加一点,球面的表面积增加了就不止一点点。

    阿拉贝拉接过眼镜并重新戴上,凯瑟琳屏住呼吸等待她的反应。

    以前眼镜能看清的视距只有几十厘米,模仿婴儿的视距,现在增加到了一米出头,她能看清的范围骤然变大了。

    “有点儿模糊……有点儿头晕……”阿拉贝拉左顾右盼,如实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模糊和头晕应该是正常的,就像是近视患者度数加深之后配了一副新眼镜,肯定需要一定时间的适应,正常人大概半天就好了,考虑到你的情况,我觉得最多也就一两天吧,如果一两天之后还是觉得头晕和模糊再告诉我。”路惟静解释道,这就是保守派专家们反对调整眼镜的原因。

    阿拉贝拉乖乖地点头。

    “鼻梁上压出印子了,摘眼镜休息的时候可以用手指按摩一下。”路惟静知道戴这副又厚又重的眼镜本身就不舒服,压迫感十足,压在阿拉贝拉小巧的鼻子上,尽管看着挺萌的,但肯定很不舒服。

    “好,谢谢您。”阿拉贝拉站起来,礼貌地告辞道:“路医生您忙着,我们先回病房了。”

    “嗯……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路惟静一边补充阿拉贝拉的病例,一边又问道:“你的眼睛没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吧?”

    “没有……吧?”阿拉贝拉不太确定,她不知道她看到的东西里,有哪个是正常人该看到的,又有哪个是正常人不该看到的,就算她看到也无法区分。

    “嗯,我说着玩儿而已,不用太当真。”路惟静笑了笑,“别往歪处想,你的眼睛看到被正常人的大脑PS掉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即使看到也不用担心,可能过一阵儿就跟正常人一样了。”

    “好的。”阿拉贝拉戴上调整过的眼镜之后有轻微的眩晕感,稳妥起见,还是凯瑟琳把她搀扶回病房。

    眩晕感是好事,这证明她能感受到视野的纵深和立体空间,若是以前两眼视野分别独立的时候,她是不会有眩晕感的。

    “怎么样?”

    优奈等在病房里,一见姐妹俩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询问,因为她看到本来已经可以自己走路的阿拉贝拉再次被凯瑟琳搀扶着,以为眼睛的状况有反复。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路医生给我调整了一下眼镜,稍微有些不适应。”阿拉贝拉解释道,“路医生说从今天起,不用再吃药了。”

    “太好了,吃药很苦吧?”优奈跑到阿拉贝拉身后,给她梳头发,就像她给小朋友们梳头发一样,已经成了她每天的习惯。

    “还好,只要能得到正常的视力,再苦都没关系。”阿拉贝拉幸福地笑着。

    她一直在吃路惟静开的抗排异药,尽管没有出现排异反应,还是要预防出现,否则真要出现就晚了,当然这药是常规的抗排异药,做了移植手术的患者基本都得吃。

    “等你的眼睛看到‘正’过来的东西,咱们就一起去逛街吧,到时候多叫几个人,肯定很有意思!”优奈憧憬地规划着未来的安排,侧头望向端着牛奶和饮料进入病房的江禅机,委屈地问道:“15号是不是又在躲着我?”

    江禅机不管阿拉贝拉吃不吃路惟静开的药,反正他每天都给她喝他配出来的药,直到喝完为止再说,省得浪费。

    “好像不是故意在躲着你。”他把牛奶和饮料分给她们,“她今天本来是说过来的,好像是实验室老师想跟她交流一下阿尔法和贝塔的驯化进度,结果今天早上她突然有事,连跟实验室老师约好的时间都推掉了。”

    “是吗?是什么事?”优奈稍感安慰,又好奇地问道。

    “具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她们忍者内部的事,不仅是她,早上33号和她几乎是同时低头察看手机来着,然后就推掉了跟实验室老师的见面,你看今天33号也没过来。”

    其实江禅机也挺好奇的,33号和15号一个是忍者里的中坚力量,一个是留党查看的未来之星,她们两个在任务方面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会同时收到信息并临时改变安排,多半表示是收到了上级发来的重要事项,而这个上级要么是宗主,要么是2号,反正肯定是重要的事。

    难道忍者学院内部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不能吧,被15号大闹一场之后,原本铁板一块的忍者学院也悄然发生了一些改变,比如不再是上下级之间的单线联系,加强了同级之间的协同等等,所以即使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也不至于因为群龙无首而瘫痪,再说宗主提高了警惕,只要宗主没出事,其他的都是小事。

    他好奇归好奇,没有腆着脸去问,毕竟是人家的内部事务,就算他去问15号,八成也会碰钉子,而如果他去问33号,她很可能会酸气冲天地反问他怎么不去自己问宗主,不是跟宗主的关系很好吗?总之,他已经能预想到会得到什么样的回答了,还不如不问。

    优奈听到并不是15号在躲着自己就放心了,她更是谨小慎微地不去追问可能引起他人不快的事。

    “33号没事吗?会不会被派去执行其他任务?”凯瑟琳闻言,也关切地问道,她跟33号的关系很好,毕竟是曾经共过患难,33号还在空难中救了她的命,否则她就永远看不到妹妹见到光明的幸福时刻。

    “这个……大概不会吧?”

    江禅机不能肯定,他知道33号留在这里的任务是继续观察陈依依和赵曼,看她们两个是否会进一步显露出摩利支天菩萨转世者的迹象,忍者学院人才济济,不至于人手紧缺到需要调动她的程度吧?倒是15号不太好说,15号是戴罪之身,如果派她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以赎罪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她已经找到了隐异猴的听觉频率,抽身离开的问题不大。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来电者竟然是宗主,赶紧跟凯瑟琳她们表示要去接个重要电话,然后独自来到走廊里,又快步走上天台。

    他一边无声地跟米雪挥手打招呼,一边接通了电话。

    “宗主……”

    他刚开口就被宗主打断了,她语气严肃地问道:“虽然大概不太可能,但姑且问一下,你最近跟22号联系过没有?”

    “22号?”他一愣,22号是忍者学院内部的大忙人,任务安排得满满的,自从拓真事件结束后就离开去执行其他任务了,他既没有打听过她去执行什么任务,也没有因为私事而跟她联系过。

    “您说的最近是指多久?”他谨慎地问道。

    “这一两天之内。”宗主说。

    “没有,绝对没有。”他干脆地答道。

    “这样啊……”宗主的语气里透出失望,“我知道了。”

    “冒昧问一句,如果不方便的话,您可以不用回答……22号她出什么事了么?”

    江禅机明知自己不该追问,22号虽然比他和33号她们年长几岁,但也算是他的朋友,他追问并不是探究,而是对朋友的关心。

    宗主顿了一下,说道:“22号……她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