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极安

    在看了孙齐的能力展示后,极安一脸赞许地拍了拍孙齐的肩膀,告诉他继续努力,极凶族的未来就看他了,随即转身腾空离去。

    然而在内心深处,极安早已有了新想法。

    对于传承力量的执念,让他心底产生了一股贪欲。

    虽然孙齐加入了极凶族,就是极凶族的一份子了。

    可这股力量,他觉得终究还是由自己掌握更靠谱,此时极安内心蠢蠢欲动。

    在离开天下书院后,极安径直来到了黑域军驻地,随后迈步走入了黑域军地下研究室。

    身形闪烁间,他进入了地下广场中的一间房间。

    此时房间内,极符正一脸憔悴的在进行着血脉研究,身前一不远,还挂着一名已经奄奄一息的外族男子。

    似有察觉,极符当即转头,顿时与极安目光相对。

    看到来着是极安,极符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随即又化为愤怒,最终一切情绪都荡然无存,收进眼底。

    “还在恨我?”

    “我怎么敢恨你,族长大人!”极符淡然开口,随后又继续道:

    “族长大人出关,特地前来,找我何事!”

    对于极符的态度,极安丝毫不在乎,望着极符面色凝重开口道:

    “你的血脉研究进行得如何了!”

    “这与族长大人找我有什么关系吗?”

    “有!”极安毫不犹豫道。

    “无论是什么血脉,只要给我时间,我都能将血脉中的本源力量提取出来!”极符淡然一笑。

    “那你是否有能力剥离血脉与灵魂中的法则力量!”极安继续询问。

    听到这番话,极符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

    思考中,他忽然明白极符要做什么了。

    现阶段整个极凶族,只有一人拥有法则传承,所以很显然,是极安贪婪孙齐的法则传承,想要对其下手了。

    “不愧是你,还是这么的无耻,你想这么做,大长老他们应该都不知道吧!”

    “闭嘴,别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杂种!”极安这时忽然面露怒容,呵斥道。

    “杂种?也是!”对于极安的称呼,极符丝毫不在意,反而笑得很开心。

    谁都以为,黑域军第一天才极符的身份是极家旁系的一名普通族人。

    但是没有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现任极凶族族长,极符的私生子。

    更准确地说,他连私生子都算不上,顶多算个杂种。

    她的母亲不是极凶族人,而是外族成员。

    当初极安带领极凶族,清扫极凶域之际,她母亲所在的部落,就是目标之一。

    整个部落在这一次清扫中被彻底抹杀,族人尽数死亡。

    唯一的族长之女,也被极安带走,成为了发泄欲望的对象。

    原本她的母亲早就该死了。

    但是那时候,她怀孕了,因此引起了极安的重视,逃过一劫。

    不过在极符出生后,一切又变回来了。

    虽然靠着极安强大的基因,出生后的极符,一切特征都与极凶族人相似,但是他的修炼天赋却奇差无比,根本达不到极安的期望。

    所以理所当然的,他被抛弃了。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对于后代的要求极高,正如水蓝星的古斯巴达人一样。

    弱小的后代会被认为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所以极符与母亲被极安彻底抛弃了,在极凶城内活得不如狗。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让极符通过了天下书院测试,并靠着自学展现出了强大的血脉研究方面天赋,他甚至已经死了。

    正如没有丝毫利用价值,存在只会抹黑极安族长身份的母亲一样,被杀死。

    因为在那个男人眼中,毫无价值,就可以被随意丢弃。

    这就是极安,一个以自身利益为中心的男人。

    而极凶族的成长,在极安这种人看来,也不过是辅助自己成长的工具罢了。

    极符深刻了解这个男人背后的阴暗面,因为他曾经见证过。

    而他之所以还没死,是因为眼前的男人,知道他有巨大价值。

    “我再问你一遍,能不能做到!”极安语气冰冷的询问道。

    “将他带来,我不能保证能,只能说,或许能做到!”极符知道拒绝此人的代价是什么,当即开口道。

    虽然内心充满怒火,可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在没有能够与其一战的实力之前,他必须选择隐忍。

    “好,两天后,他会出现在你实验室!”丢下此话,极符身形闪烁间消失在了实验室内。

    ……

    第二天深夜。

    正在熬夜码字的孙齐只觉得脑袋一疼,当即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黑域军地下广场的一间实验室内。

    在他不远处,极符正一脸病态的望着他。

    双手双脚被束缚,根本无法挣脱,这让孙齐无比紧张。

    此时的他意识到一件事,自己特么被绑架了。

    “为什么要绑我?”孙齐当即望向极符询问道。

    “别抱怨,只能怪你抢走了某只畜生的毕生追求的力量,所以你死定了!”极符病态一笑,开始抚摸工具台上的各类工具。

    镊子、针管、手术刀、燃血溶剂……

    这些工具让孙齐不寒而栗。

    他自然有听说过这位黑域军内的奇才,明白这家伙是做什么的,所以他能想象接下来自己会遭遇什么。

    “是谁要这么做,哪只畜生,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孙齐当即询问道。

    “就是现任的极凶族族长:极符!”

    “原因呢!”

    “他看上你体内的法则传承了,这个原因够吗?”

    “这么做,不怕所有加入极凶族的人族成员寒心吗?”

    “反正你再也出不去了,除了你、我,还有那个老畜生,没有人会知道这一切。”极符显得很是淡定,继续擦拭工具开口道。

    听闻此话,孙齐表情变得古怪:

    “你确定?”

    此时孙齐直播间内。

    网友们已经在骂骂咧咧了:

    “狗币极凶族族长,老子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小人罢了!”

    “艹,我还真有想为极凶族干掉太岁族的想法,现在才知道,我们都是被利用的工具人,还真以为极凶族重视我们呢!”

    “已经录好视频了,等一下发论坛去,让大家看看极凶族的真面目!”

    ……

    一场动荡,正在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