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潘麻醉:我不该(谢谢kivor大佬的盟主)

    “有没有平车?!”

    张天阳冲进了抢救室,席卷着一阵凉风,吹得值班医生一个激灵。

    而远处,听从张天阳的嘱咐慢慢跟过来的女生在抢救室门口踌躇了一会。

    继而在大门快要关闭的时候,被已经找到平车咕噜咕噜推过来的张天阳拉着走了进去,乖乖在平车上躺下。

    “保持心情平稳!”

    抛下一句话,张天阳再次步履匆匆。

    而女生依言躺着,刚刚“分手”的她感觉鼻子尖有点酸酸的。

    但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她偏过头去看抢救室里医生护士们各自忙碌的身影,然后视线不自觉的就追上了张天阳的背影。

    这个医生……

    他刚刚冲过来帮自己的时候,身上穿的还是便装。

    但这里的医生明显是认识他的,白大褂还是人家脱给他的呢!

    那么是不是说……其实这个医生今天早上刚刚下班,但是为了自己,又回来加班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女生盯着张天阳不怎么合身的白大褂,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于是赶紧闭紧了双眼,深呼吸调整状态——

    医生在为了自己努力。

    那么自己,也不可以拖他的后腿!

    ……

    值班医生也认出了张天阳身上白大褂的胸牌。

    想到急诊内科师兄就在外面坐诊,他一时间有些发愣。

    但再看到张天阳轻车熟路找来了平车,又抢了护士的活三两下就把病人的静脉通道建立上了,他一瞬间就拐过了弯来。

    这必然是大佬下班时间遇到病人随手送过来了啊!

    于是值班医生左右看看,伸手往身边小医生的肩膀上一拍。

    “去,跟着那个师兄!”

    刚刚坐下来歇一会的实习医生于是又被派了过去,值班医生在后头还不忘嘱咐一声,“让你干啥就干啥啊,完全服从!”

    扔出了名为“实习医生”的宠物球之后,他还有些不太放心的站起来晃了晃。

    不过很快又让自己从坐立不安的情绪中脱离了出来。

    这个男医生手脚利索,气势磅礴,一看就是个靠谱的。

    放心!

    另一边,刚刚做了手术的傻姑娘床边,她的父母正各套了一件白大褂陪着,床旁B超医生正在操作。

    他们也看到了张天阳匆匆的身影,但并没有打招呼。

    都是医务工作者,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可张天阳却径直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皱眉看向B超医生。

    “还有多久?!”

    那对夫妇显然意识到了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傻姑娘的妈妈眼神有些游移,而傻姑娘的爸爸却直接冲着张天阳问出了口。

    “那边怎么回事?!”

    “可疑宫外孕!”

    “那你们先!”

    毕竟是主任级别的人物,他一挥手,气势压倒了似乎想说什么的女人。

    而莫名其妙被“让出去”的B超医生脸上显示出了微微怒意。

    什么就什么了啊!

    你们谦让的时候难道不应该问问我的意见吗???

    可她一扭头,对上张天阳的脸,一些记忆深处的回忆便突然翻了上来。

    “你……你是那个……”

    B超医生恍恍惚惚,回想起了当初被支配的恐惧。

    而在她愣神的时候,张天阳已经不客气的夺走了超声探头,把机器一拉。

    “他想自己做?”

    傻姑娘的妈妈忍不住惊讶。

    可她身边,B超医生已经放弃了抵抗,干脆的把手套一脱,背着手踱步过去,看着张天阳的操作。

    “B超医生怎么……”

    傻姑娘的妈妈依旧疑惑。

    可没有人回答她。

    所有人目光都自觉或不自觉的落在了张天阳的身上。

    看着他行云流水的操作。

    有些震惊。

    但又觉得好像就应该是这样。

    而在众人目光注视中的张天阳,正认真的盯着屏幕上黑白的画面。

    某个时刻,他的呼吸猛然间一滞。

    稍微慢了一秒钟,B超医生的声音紧跟着响起。

    “看到了!”

    屏幕上,那个小小的囊胚,正呆在它不该呆在的地方!

    确认了!就是宫外孕!

    张天阳面色一肃,整个人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了气势,左右一扫,开始发号施令。

    “护士,马上给他抽血!术前全套都要!”

    “你,马上给检验科打电话,让他们加急做!”

    “师兄,这是她家属电话,麻烦您联系一下!”

    “再来个有力气的,推床去手术室!”

    “好的!”

    “收到!”

    “马上!”

    “我来!”

    周围的人很快有了回应。

    整个抢救室,像是瞬间活了过来。

    ……

    “宫外孕啊!那姑娘年纪轻轻的,咋回事嘞!”

    急诊内科诊室,好心肠的大妈一拍大腿,满脸的同情和感叹。

    “我听说过这个病嘞!说是不严重的时候难发现,发现了人都快没了嘞!”

    急诊内科师兄沉默着叹气,一边接过大妈的诊疗卡,脑海里一边闪过了宫外孕的相关资料。

    宫外孕,其实就是异位妊娠,是孕期妇女死亡的常见原因。

    不典型的表现会有一侧下腹部隐痛或酸胀感。

    只有发生输卵管妊娠流产或破裂时,患者才突感一侧下腹部撕裂样疼痛,常伴有恶心、呕吐。

    但到了这种时候,一个不小心,患者是真的很容易救不回来的。

    张师弟既然给了诊断,那十有八九就是了。

    那妹子需要急诊手术,所以才那么着急做检查。

    但是这是大手术啊,急诊科手术室拿不下来的,必须要送去手术室……

    思绪纷乱的急诊内科师兄有些忧心的将目光投向门口。

    手术室哪有那么好约台的?而且这种情况,说不定还要找医疗值班,一来二去也耽误时间。

    除非有过硬的关系……

    “咕噜咕噜咕噜……”

    平车颠簸着从门口闪过,把急诊内科师兄的思绪撵成了碎片。

    他猛地起身,窜到门口,就听到张天阳渐行渐远的声音——

    “我已经约好了,现在送过去马上手术!”

    于是急诊内科师兄僵在了原地。

    想不通,想不通啊!

    张师弟明明是个实习生吧?

    他还能有手术室的关系?

    而且还是硬关系?

    ……

    手术室里,潘麻醉挂了电话,突然抬手。

    “啪!啪!”

    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手术间。

    却是潘麻醉直接照着自己的脸来了两下结实的。

    旁边正在骂学生的女主刀医生都不由得停了下来,震惊的看向一脸恍恍惚惚的潘麻醉。

    “我就不该码字的!

    如果我不码字,就不会写下那段话。如果不写下那段话,就不会招来张天阳。如果不招来张天阳,我就不会过现在的日子……”

    手术室里剩下的人都面面相觑。

    安静了许久,还是主刀女医生轻咳了两声,打断了“佟掌柜”上身的潘麻醉。

    “麻醉老师,你没事吧?”

    潘麻醉轻轻摇头,“我没事,我很好,我就是不该……”

    “算了,咱们开始准备手术吧。急诊那边来了一个异位妊娠的,咱们这边要插队先做那个……”

    随着潘麻醉起身,开始准备麻醉药剂,手术室里的其他人也慢慢沉默着开始各自准备。

    收拾手术台的,处理本来该做手术的病人的,准备术中物品的,联系妇产科教授的……

    但很快,刚刚被骂了两句就解脱了的实习小医生突然瞪大了双眼。

    他分明看到,麻醉老师的脸上,两行清泪正在蔓延……

    ——————

    谢谢大佬们的打赏!爱你们~顺便再求个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