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归来的天空之城

    下午两三点钟,阳光明媚。

    又是一年的盛夏时节!

    永恒丛林上方,白云飘逸。

    神王之战以后,外出旅行了两年多的天空之城徐徐破开世界壁,返回了绿丛林世界。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和天空之城有传送联系的城市内,都有传送阵在沉寂了两年多以后,浮现出斑斓的元素之光。

    “和天空之城的传送恢复了?!”

    “天空之城回来了?!”

    长期守在传送阵外的一些人,第一时间发现变化,惊喜莫名。

    这一刻,举世沸腾。无数人奔走相告,传达着天空之城回归的消息。

    宠师协会。

    一个徐娘半老风韵仍在的中年女子,兴奋的推开了提农办公室的房门。

    “会长,天空之城回来了。”

    提农从椅子上蓦然起身:“那小子终于回来了?走走走,咱们去看看。”

    魔都。

    “曹延把我妹妹拐跑了两年多,还有脸回来?”

    浮夸男脸带怒容:“咱们去找他算账。”

    油头粉面吓了一跳:“你可小点声吧,万一被曹延听到,你说怎么整?”

    浮夸男:“我隔这么远当个嘴强王者,不至于被他听见吧?”

    油头粉面一本正经道:“我听说神王的感应能无视距离,每一个思维念头都能洞察一个世界,只要有人提到他,就会被其察觉。”

    “再说两年前人曹延说要去各位面旅行,是你妹妹凤栖梧还有江孜、姬雯她们非要跟着去,哪有人家拐走你妹妹这一说?”

    浮夸男和油头粉面哥俩传送赶到天空之城的时候,却是小吃了一惊。

    此时的城市内外,喧哗热闹程度有些出人意料。

    他们出现的广场上,近百座传送阵交替闪烁,从各地赶来的人和赶集似的。

    “特娘的,我们过来,连个欢迎的人都没有。”浮夸男不满道。

    “咱们还有台车架来接,就不错了。你看那边……”

    油头粉面指指面前的一台车架,又示意浮夸男去看隔壁另一座传送阵的情况。

    他们面前的车架由两匹魔兽拉乘。

    那魔兽的形态犹如麒麟,头上生角,遍体青色的鳞甲,腹下四蹄有雷霆和云气盘绕,威武凶猛。

    负责驾驭车架的是一个天空之城的御者,浓眉如墨,面容俊逸,是个精灵族出身的消瘦青年。

    他见浮夸男二人的视线落在拉车的魔兽身上,主动解说道:“这是我们在外游历时,找到的一个喷雷兽族群,吸收它们进入城内,用来接送出入城主府的客人。”

    浮夸男瞥了下嘴,对天空之城用这种散发着君王层次波动的魔兽迎接宾客的土豪行为表示看不上眼,其实心里羡慕的要死,酸溜溜的。

    他又转头看向油头粉面示意的方向。

    那个方向也有人从传送阵出来,为首者体型彪悍,面容阴鸷,前呼后拥,看样子是个狠人,地位极高,却没有任何人来迎接,传送阵外也没有车架等候。

    那人却是半点也不着恼,快步轻快,欣然率众往城内走去。

    浮夸男收回目光,边走向车架边大模大样的问御者:“曹延知道我这个老朋友入城,也不说来接一下,就派了你这么一台车架过来?”

    御者失笑道:“您出来的这座传送阵,对应的是魔都城的来人,那是我们城主和夫人出身的地方,所有从魔都来的人都有车架等候接送,可不是专门为了接您。”

    这倒霉御者会不会聊天?

    浮夸男猛翻白眼,感觉有一口槽卡在喉咙里,十分扎心。

    他们的车架在城市上方浮行,沿途所见,城内种族万千,形态各异,奇幻至极。

    油头粉面诧异道:“天空之城这次外出归来,城内好像多了不少生面孔,是这两年入城的种族?”

    御者应道:“那是我们路过不同世界,招募的一些神祇,有些神系也整个并入了我们城内。”

    油头粉面和浮夸男面面相视,心忖直接招募神灵入城居住,怕是只有如今的天空之城才有这么强的号召力。

    搭载两人的车架很快来到了城主府。

    这里更为热闹,大门内外,出入者络绎不绝。

    而在门口处的石台上,还趴着一头吃瓜看热闹的老龟,一边懒洋洋的晒太阳,一边眯着绿豆大小的眼睛,注视过往人群,悠闲惬意!

    这时候老龟缓缓抬头瞄了一眼上方的高空,周围的人群亦是起了一阵躁动,不少人仰头上望。

    浮夸男二人也不例外,跟着看向天空。

    白云浮动如水的城市上方,也有一辆车架飞驰而过,卷起漫天光芒。

    那车架上坐着两个女子,说说笑笑。

    透过车幔,能看见那两个女子一人身穿宝蓝色神袍,手执权杖。另一人着白袍,袖口和衣角处滚着淡金色的纹饰。

    其中穿白袍的女子气质圣洁纯美,眼内神采奕奕。

    宝蓝神袍的女子却是眉目如画,娇艳不可方物,尤其身段起伏,给人一种沉甸甸的丰腴赶脚。

    “光明神系的两位主神佛洛狄忒和圣女狄俄……”

    在下方人群的议论声中,搭乘着两大女神的车架一闪而逝,进入了天空之城上方的一座浮岛神山,消失不见。

    ————

    阿撒兹勒感觉自己在无边的黑暗里,沉睡了漫长的岁月,而后意识渐渐复苏,就像是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耳畔叨逼叨叨逼叨,没完没了。

    他被这个声音烦的不行,于是想要努力醒来,打断这个声音的叨逼叨。

    努力了好久,才慢慢感觉体内有力量滋生。

    一段时间后,记忆愈发清晰,体内的每个细胞中仿佛都蕴含着记忆的片段,它们汇聚在一起倒卷而回,融入了他的意识。

    他记起了‘沉睡前’的事情,林林种种,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被光明之主洞穿身躯的那一瞬。

    “老撒,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天使大美妞,有容臀(和谐)翘……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送别人了啊……”

    那个叨逼叨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记忆全部回归的阿撒兹勒涌起了强烈的熟悉感——他霍然睁开眼,转头看去,便见到一个骚里骚气的蓝银坐在那,一边嗑瓜子一边瞅他。

    原来沉睡的漫长时间里,在自己耳边唠叨的人是曹延……阿撒兹勒突然有些心酸,曹延一直叨逼叨,显然是为了更早的让自己醒来。

    阿撒兹勒发现自己身形悬空的躺在那里,于是从仰躺的姿势坐起来。

    他感应了一下现在的身体,惊讶道:“居然是我原本的身躯?

    我被光明之主击中,每个细胞都被光明神力焚化……你为了让我这具身躯恢复生命力?付出了什么代价?”

    那个椅子上的蓝银吊儿郎当道:“有了起源之光,自然就能够逆转光明神力,让你的身躯重新蕴育出生机。”

    “你怎么可能拥有起源之光?”

    阿撒兹勒旋即反应过来:“光明之主死了!”

    他盯着曹延打量片刻,匪夷所思:“你成就了神王?”

    曹老板颔首:“哥们废了不少力气才把你弄活了,你记得以后当牛做马还老子的人情啊。”

    阿撒兹勒消化掉心里的震惊后,问:“光明神系现在是什么情况,被你打散覆灭了?还是你扶持了一个新的光明之主,已经将光明神系纳入控制当中?”

    曹延:“阿波罗是现在的光明之主,但光明神系再不是一家独大,而是和众多神系并存。

    至暗之神复辟了黑暗神系,这几年努力经营,已经有了些规模。”

    又道:“你要是有意接管光明神系,咱们就把阿波罗踢下去,由你接手。”

    阿撒兹勒:“光明之主都死了,和你到处浪岂不是更香,还有必要接手光明神系?”

    曹延莞尔道:“这两年天空之城四处游历,刚返回绿丛林世界。各位面的人都要过来碰面,至暗和阿波罗他们也来了,咱们先去和他们见见。”

    阿撒兹勒:“光明神系都有谁还活着?”

    “佛洛狄忒,狄俄,阿尔忒弥斯。”曹延说。

    “都是美貌的女性神祇,你是不是把她们干了?”

    “当然没有。”

    俩人一边交谈一边往外走,曹延解释道:“阿尔忒弥斯这几年一直被囚禁在城内的一座浮岛神山上。佛洛狄忒和狄俄则留在光明神系,处理各项事宜。我与她们也有两年多没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