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三场赌斗!

    第三百五十六章三场赌斗!

    李承乾听到姬人屠的答话,嘴角微微一勾,抬起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着说道道:“请赐教!”

    光头汉子脸色一紧,但并未接着这茬儿。他清楚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也清楚自己肯定不是对手。刚刚之所以强者回答,就是怕尹十三这个夯货,贸然答应与春风镇一方开战,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身披重甲的秦凯自然也清楚,身边这位与自己齐名的汉子心中所想,他清了清嗓子,出声道:“此事本是江湖之事,我落叶城本不该掺和,可作为一城守将,也不能放任这种宵小肆意妄为!”

    说着,他瞪了一眼对面的张铭等人。

    秦凯的这话说的极有学问,之谈江湖,不谈势力。又点名了落叶城本不想掺和江湖之事,但是不管又不行。这让已经走到场地中,站在那等待挑战的李承乾有些尴尬,对方说不想掺和,总不能逼着对方派人跟自己打吧。

    燕冥波眼中眸光一闪,沉声打破这种尴尬的沉默。

    “既然是江湖之事,我春风镇倒是愿意做这和事佬,替落叶城与隐仁镇调停一二。”

    尹十三与张岩石盯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黑氅大汉,心里却暗骂对方老狐狸!

    这让本就局势对立的两方,稍微缓和了几分。

    突然一道道身影从春风镇的山坡上闪现,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黑色夜行衣,头上戴着黑巾蒙面,不正是燕冥波花费多年心血培养的精锐私兵,黑巾死士。

    而与之一同赶来的,还有周迪等人。

    如此一来,之前承接两项不同任务的两支小队,竟再次在这里相距。不得不说,这对于护卫铁衣来说,也是极为罕见了。看来这次的“超地阶任务”以及“连环任务”还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队、芦队!”周迪先是向两位护卫铁衣队长打了声招呼,才转头看向了易惜风。

    “听说你们遇到了真武弩雷?”

    易惜风挑了挑眉毛,寻思半晌,回道:“嗯,啊!”

    “虽然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过,不过对你我还是很放心的。”手持方天戟的周迪,笑着点头道。

    白净少年看着对方那张充满阳光的刚毅脸庞,心中微微一沉,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之前的雷电炼体,还是有效的!等这里完事儿,还得练,得加练!”周迪自言自语地说道。

    易惜风嘴角扯了扯,不知该如何接话,那种雷电贯体的痛苦是直击灵魂的!每次进行雷电炼体,都让他想起前世的坐电椅。

    那种痛苦堪比凌迟之痛,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在,这种堪称自残式的炼体方式,究竟效果怎么样。要不是自身内劲功法的特殊,拥有及极强的肉身恢复能力,寻常习武之人,在这种炼体下,绝对会撑不住的。

    无论是精神还是肉身,总会有一个先崩溃。

    “周队,这个炼体之事,再议,再议!”易惜风干笑了两声,附和道。

    ……

    燕冥波见到黑巾死士的到来,心中顿时有了些底气,最起码真要起了冲突,自己也有能力控制局面。

    而对面的秦凯,在感知中看到这么一片黑巾士卒,眼中的忌惮之意更甚。

    “那就请燕统……帮主,给出个主意,这比斗该如何比?”披甲汉子秦凯朗声回道。

    燕冥波看了看李承乾,又看了看汇合在一处的周迪、张岩石十几人,心中便有了一番计较。

    此番比斗,无非是要找隐仁一方讨个说法,同时也是给双方撤兵一个台阶下。若是仅出一人比斗,在场之人恐怕无一人是这个李教头的对手。这样一来,落叶城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燕帮主想通其中关节,便开口说道:

    “依燕某人看,此番比斗应进行三场,双方各派三人!至于胜者,需要对方一物作为战利品,也算是赌斗的彩头!至于战斗双方以后再有何恩怨,那便与今日之事无关!”

    三场赌斗?!

    此话一出,秦凯等人先是皱眉思考了片刻,而后便纷纷商议起来。

    而李承乾却破有深意地看了这位燕帮主一眼,他自然清楚对方的打算,既要给足双方面子,还得把事情解决。在他看来,比一场跟比三场区别不大,只要解决此事,他们便可以打道回府。

    而易惜风却多了一个心眼儿,他看着身量不高,却给人一种魁梧壮硕感的燕冥波。喃喃自语道:“好一个燕帮主,既能解决问题,还进一步探查出隐仁这些生面孔的实力底蕴。”

    只是他话音刚落,便发现对方便向这边看了过来,白净少年立刻换上一副腼腆的模样,也不躲避对方的目光,就这么与其对视了一眼。

    “这个小鬼,好像听老二他们提到过……哦!想起来了,那个在一年半之后,将正式成为追风侠者江湖行走的小鬼!是他?”

    所谓江湖行走,也叫天下行走。乃是“评天榜”的强者设定的挑战人。

    想要挑战评天榜上的武道强者,必须先击败此人的江湖行走,否则就算偷袭得手,或者利用什么其他手段取胜,整个江湖武林也都不会承认的。

    当然要细说这江湖行走与天下行走的区别,那便是被代表武者的实力层次了。

    若入评天榜之人,实力在大侠境以下,那么他设立的挑战人便是“江湖行走”。

    若入评天榜之人,实力在大侠境以上(包括),那么这个挑战人便可称为“天下行走”。

    所以易惜风乃是李承涛的“江湖行走”,而张铭则是李东丹的“天下行走”!

    易惜风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嘟囔的那几句话,依然被距离不远的燕冥波察觉到,不过他的心理素质,毕竟比齐骋骋强不少,所以面对强者的审视,白净少年一点也没有弱者的自觉性。

    “既然燕帮主这般说了,那就这么办吧!”秦凯与众人商议完毕,朗声回道。

    燕冥波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一旁的李承乾。中年汉子呵呵笑道:“赌斗?我喜欢,那就别废话了,开始吧!”

    说着李承乾就要向场间走去。

    燕冥波提醒道:“李教头,你确定第一场你上?先说好,三场要让不同的人参与。”

    身穿黑氅的燕帮主出言提醒道,意思也很明确,你只能上一次,是不是等看准了再出场。

    一旁的周迪排众而出,走了出来,他朗声对李承乾说道:“教头,不如先让小子试试?”

    周迪算是隐仁这边实力比较靠前的几人,作为护卫铁衣的队长级,一身修为也达到了半步侠者。由于功法的特殊,实力层级更是能够媲美侠者境的强者。

    而持戟青年想的更直接,李承乾作为在场实力最高之人,不可轻易出手,而张岩石、芦花花两人,经过之前的逃亡和激战,想必恢复不如自己这边。所以无论是哪种原因,自己第一个出场,确实极为合适。

    看着持戟青年缓步走到场地中央,众人的目光也在此聚集到他的身上。

    姬人屠麾下的赤甲骑将刘栋,对周迪的印象极为深刻,他一身雷电属性内劲功法诡异的很!而且威力也比寻常的五行级功法强大不少。

    秦凯与姬人屠对视一眼,显然披甲汉子想让对方上这第一场,不过姬人屠自己知道自家情况,之前在和风码头,与燕冥波一战自己受伤不轻,又被李承乾硬生生挡住了一击,几番打击之下,此时的人屠将军状态极差,并不想打这个头阵。

    而在一旁早就听腻歪的尹十三,按奈不住性子,也不跟秦凯等人打招呼,便大刺刺地向场地中间走去。

    他手里捂着两柄狭刀,脸色极为难看。本以为落叶城带了诸多士卒来讨说法,最终会给个说法,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劳什子的赌斗!

    汉子身为帮主,自然清楚这权衡之术,不过事情清楚归清楚,道理明白也算明白。但是,尹十三就是不爽,就是想打一架的欲望,从得知比斗之时便有些按奈不住。

    见秦凯与姬人屠相互之间争执不下,尹十三便不再废话,直接站了出去。

    说到底,尹十三还是一个江湖人,相比于朝堂上那些机关算尽,脸色冷漠的汉子更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

    ……

    见尹十三登场进行这场比斗,隐仁镇这边一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毕竟两者之间实力相差不小。

    而一直在一旁观战的张铭,也出言讥讽道:“要是可以这么玩儿,那么是不是我也可以下场试试?”

    此言一出,众人都将目光齐聚到这位身穿锦衣的青年身上。

    张铭的实力毋庸置疑,经过之前的战斗,秦凯一众人也对其实力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评判,虽然内劲层级只有侠者登堂境,但是实力层级却达到了小成境。

    果然没有一个天下行走是容易应付的!

    不过他的实力要跟其身后势力比起来的话,这些也都不算什么了。

    尹十三没有在意张铭话中的警告,或者说早就尝遍世间冷暖的冷漠汉子,对于这些所谓的世俗门阀,江湖豪门,已然不再感冒。对于像他这种从底层挣扎而起的小角色,哪怕用尽全力,也依然是那些门阀、豪门家里的一条狗罢了。

    “我只想打架,没什么东西可以赌,如果你真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个承诺,以后帮你办个事儿。”尹十三咧着嘴,嘿然笑道。

    “办事儿?”周迪疑惑地看向对方,从对方冷漠的脸上,他看不到丝毫的怜悯。

    尹十三嘴角难得露出一抹笑意,喃喃道:“看你的年纪,也就二十出头,这二十多年来,总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有些人也不想再见。有的人曾经对不起你,或者你也想过杀了他……”

    周迪眯着眼睛,沉声道:“我没有想杀的人。”

    “哦,也许你不敢,或者你觉得不值得!不过,可以找我!你赢了,我免费帮你杀!”尹十三言罢便直接冲了过去,竟然没有询问对方,自己赢了会得到什么赌注。

    不过看他的架势,如果尹十三赢了,估计他真的会下死手,击杀持戟青年。

    ……

    一上来,尹十三使出了两柄狭刀,俨然是双刀流的打法。要知道尹十三当初在沙河赌坊的天井中,与张铭交手时,一上来也没有用双刀,而是利用自身的寒刃流罡,对抗那些犀利的熄风指罡。

    周迪的战斗意识极强,在那些冰蓝色寒气向他席卷而来时,他的方天戟上便亮起了紫色的电芒!

    “紫雷灭神戟!”

    一道道碗口粗的紫色雷电,在那根方天戟上缠绕跳动,激射出的电弧,将靠上来的寒气尽数击碎。

    尹十三所修内劲功法,乃是其自创的功法,名叫“寒魄三刀流”!听名字便是由一种万象级功法演变而来,经过这些年不断的摸索,已然是五行级顶级功法,而其实际战力更是达到了阴阳初阶战力。

    这也是为何他能一举进军侠者入室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内劲功法的战力是随着武者的功法境界,不断攀升,当然如果师从好的门派,或者有名师指点,高阶的功法更是能让武者更快地进阶成功,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自进入阴阳级后,尹十三的原本水属性的功法,便逐渐与阴阳中的阴属性融合。

    水、阴两属性相互融合、影响,最终成为了汉子独特的寒属性,并带有“寒气特性”。

    不过有利也有弊,这种由寒属性功法,对于阴属性的克星雷属性,也带有天生的劣势。

    场间凡是由紫色电芒扫过的地方,这些寒气顿时消散一空。

    这一幕落在场上众人眼中,倒是让隐仁这一方的心里,多少安心了一些。

    最起码从场面上看,还无法看出到底是谁处于劣势。

    易惜风看着两人的交战,心中略有所思:看来周迪在帮助自己进行雷电炼体之时,自身的雷属性操控能力,也得到了显著提升!

    “狼牙双流破!”

    尹十三显然也意识到场上局面,一记双流破,两柄狭刀顿时化作两颗狼牙般,直刺周迪的要害!